二十章 势均力敌/碎星物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巨大的花形结界,笼罩整座钱都,华丽而绝美,带着异样的奢靡感,上百狮鹫盘旋于空中,气势非凡,勾连阵法,在苍穹之上投射出一片黑暗天幕,加上结界壁上一一浮现的神禽虚影、古圣形影,钱都方圆数百里内,异象都是清楚可见,端的是摆足了排场,场面恢弘对得起朱氏的身份和钱,但……谁也看得出,出事了!

距离钱都百余里的小山上,虽然山势不奇,景色平庸,往日人烟稀少,但是如今却是封刀盟的暂时总部,大批高手停驻其中,此刻也算是分外引人关注。此刻临时驻地中封刀盟的高手都被钱都的异象所惊,纷纷整装蓄势,准备等待盟主命令,进行驰援。

然而,他们一直也没有等到那条命令,为此,他们一个个面带困惑,瞥望向营地当中的一间高脚木楼。耀宇朱氏和封刀盟以联姻为纽带缔结的盟约不可破灭,特别在封刀盟总部被亢金龙一剑催毁之后,却又紧接着遇到人道之主失位,碎星余孽再起的大争之世,朱氏富甲天下的财富支持对于封刀盟更是不可或缺,如今朱氏遭遇大敌,盟主为何毫无反应?

封刀盟的驻地,基本上都是一群汉子,但这座木楼中的风景,却极其香艳,几名香汗淋漓的裸女,各具不凡艳色,眼角眉梢,都带着化不开的满足春情,或趴卧地上,或横陈榻前,摆着种种诱惑人心弦的姿势。

床上,一名精壮的汉子,半裸着上身,却气息平和,毫无欲动,置身在这香艳的场景中,却像是一截枯木、一块山石,既协调融入场景中,又格格不入。

“……看来……是钱都出事了,好大的动静啊……”

不用看,光是感知,就知道钱都城的战况,更晓得外头惊愕焦急的部属都在等着自己下令,汉子却全无动作,静静坐在榻上沉思。

“盟主,钱都好像出事了……”一名艳女腻声道:“你不出去吗?”

“……何必浪费时间呢?如果有诚意,人早就来了。”

……温去病归来撒豆成兵大败四家联军之后,随之而来的碎星团报复行动,在意料之中,但温去病目前在钱都实际上一个人也没杀,连魔染者都没碰,就这么敲锣打鼓,闹到惊天动地,摆明是想引诱人过去,换句话说,冲着自己来的机会……很高!

汉子洒脱地一笑,“我的刀不知扔哪去了,你们先帮我找出来,找到了,我就出去看看。”

“……唷,您可是堂堂封刀盟主,怎么连自己的刀也找不着了?”一名艳女,*的娇躯贴靠在汉子臂上,双手搂着精壮的手臂吃吃笑道:“你们这些高人,不是总说什么手中无刀,心中有刀,人刀合一吗?怎么没有了刀,就没法做事了?”

“是啊!”

汉子扶着艳女的蛇腰,缓缓坐落,面上的笑,意味深长。

“……没有了刀,真是不太好做事了。”

低声呓语中,远远的钱都天上,响起一下痛呼,与连串爆炸声。

---------------------------------------------------------------------------

当朱鸟照天镜破空而去,紧跟着强横的狮鹫群纷落如雨下却纷纷自爆,将已动摇的结界壁,连同护城大阵一起轰开时,所有朱家人的感觉,就是末日降临,大劫临头,破家灭门之祸就在眼前。

而那名飘翔于高空中,狂笑不绝的骏逸身影,如神如魔,仿佛一手掌握着对众人生杀予夺的权力,乃是无可匹敌的至高存在,无论众人怎样挣扎,怎么拚命,都逃脱不了他洞悉一切的双眼,执掌天下的魔掌。

……直到他一声痛叫,被最后一批下坠的狮鹫自爆给轰个正着,仿佛垃圾一样摔坠出去,落向天的另一方,大部分朱家人还半天脑筋转不过来,傻傻站在当场,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或者说……不愿意相信发生在眼前的这件事,仿佛一个滑稽成了现实,自己却成了其中一部分一样尴尬……

……狮鹫和神器,不都是你的布局吗?

……不是你设下圈套,利用留下的半吊子技术引诱我们家入局,然后坑杀我们吗?

……不是你胜券在握,掌控一切,诱走神兵,更让狮鹫群和护城大阵同归于尽,无人能敌吗?

……怎么一下就被自己完全掌控的道具炸飞出去,当众丢人现眼?这难道也是你刻意营造出的效果?可是……哪有人会为自己的谋划营造这样的效果?其中意义何在?

在朱家高手一片迷惘中,终于有人开始接受现实,理解温去病的那句话是什么份量。

……他亲手做出来的作品,连他自己都会害怕,这种东西我们居然一无所知,就敢欢天喜地拿来用,甚至敢用自家技术补完后拿到原主面前耍宝,还想压他一头?我们岂不是比野蛮人还不如,此行此为真是自寻死路?

想到这点,人人都对朱永乐等领导阶层生出一股怒气,但对顶上的强敌,也不禁有几分哭笑不得……我们朱家居然栽在这种脑残的手上,即使今朝不破家灭门,只怕也要成为当世笑话……

而藏匿在暗中的双司组合,则面面相觑,原本她们还信心满满,打算等到温去病大获全胜时,可以出去跟着捡点好处,或者退一万步说,倘若温去病真的大意遇险时,能够帮上一点忙,但眼前这种尴尬情况……这让她们怎么出去?

便宜没有得捡,说帮手……这时候跳出去,感觉更像是看人笑话,那个男人一向没有什么心胸宽大的优点,被人看到这种挖坑把敌人和自己一起埋了的笑话,会不会恼羞成怒啊?

不过,护城大阵被破之后,虽然大部分狮鹫都是朝着朱家高手落下,但也有部分落在城中各处自爆,每一下爆炸,威力都波及几个街区,钱都城内此时混乱一片,几乎就和一年多前附近火山爆发时的情况有得一拚,城中受到波及的平民都在街上逃命,虽然似乎有神佛仙圣庇佑,少有人员伤亡,然而不少人家破财损,城内也是哭天喊地,而朱家高手也是无空旁注,此刻别说脱身,就算大摇大摆走在街上都没问题,两女对看一眼,都觉得先行离开为佳。

而她们才刚下决定准备趁势离开,城内的情况就已经生变。

朱永乐等人回过神来趁乱欲走,国公府上空,却陡然殃云笼罩,气压低沉,只道是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顷刻间黑云中电闪雷鸣,跟着一道雷电伴随疾影打落。

踏入地阶之后,便能以自身法相调动天地之力,引雷抗电,易如反掌,区区雷霆,弹指可灭,伴随在家主身边的众多地阶高手,惊怒下纷纷出手,但结果却是怒雷贯地,巨力爆发,轰鸣爆响中生出一股无尽风压,所有朱氏高手都被爆风抛出数十米外,更被雷网锁住动弹不得,却独独漏过了正中的朱永乐。

护卫被一击清空,现场就剩下朱永乐一个,面对着雷电中现身的温去病,看着他一掌击出,白皙如玉的手掌,氤氲生光,交织天地法理,迎面击来,幻化出一张大网,仿佛中只感觉无论自己怎么逃,都没法从这张大网中挣脱,只能乖乖束手待毙。

看着这一掌拍下,感受这一掌的玄妙,朱永乐忽然生出许多不解萦绕于心。

……他是天阶,明明可以更快、更猛,简单一掌就把我打死,为什么这一击要摆足气势?他在顾忌什么?或者说……他想要干什么?

念头一动,答案很快就有了。

……他是想要我全力抵抗,不作保留,拼尽全力挣扎求生,让所有人都看到我使用的魔族战技,逼我被迫使出魔气,让这里的人知道碎星团之前所言非虚。

想通这一点,朱永乐眼中多了一丝坦然,竟然不闪不避,任由这一掌拍向自家面门,连护身气劲也一道散去,仿佛放下一切,坦然受死。

这情况落在温去病眼中,他立刻明白对方的心思,却为之暗笑。

……真是自作聪明!你全力抵抗,我可以逼你露出破绽,你假装认命不抵抗,我一掌杀了你,难道就不能抽取记忆,阅读神识找到证据了吗?更有甚者,你不露法相魔气,我直接营造几个魔神幻象放出,别说你身上本就有问题,即使你是正常人,我硬栽赃扣屎盆子在你头上,你又能如何?

……神降附体篡夺了朱氏家主宝座又如何?在我的布局中,你至始至终只是个无关轻重的小人物。

温去病眼中的好整以暇,朱永乐读出来了,刹时心头剧震,慌乱中想要发动法相,强势出击,却已经太迟,周围天地法则,都被温去病压制掌控,他连一分力都用不出来。

就在这一掌将拍下时,温去病突然诡异一笑,身形闪烁,一下飞遁出去,朱永乐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凌空一道锐气斩来,穿过刚才温去病的位置,直袭至身,紧接着剧痛传来。在止不住的惨呼声中,鲜血喷溅,朱永乐的一条手臂被硬生生斩下。

温去病从容闪开这一记偷袭,转过身来,负手背后,遥望空中,意态优雅,“我估算过,这一次布局你现身的机会,只有三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