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章 一气化三清/碎星物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阶的一、二重,重在能量累积,三重则是将累积到极点的能量,进行压缩后爆发,最终凝成不竭的永动能量源。

能量的压缩聚变过程,牵涉到钜量的质能转换,非常危险,哪怕再怎么精心准备、在怎么谨慎小心,都还是很可能半途爆开,这是凝结大日之所以困难,天阶三重之所以难登的理由。

强如亢金龙,已经秘密在内世界中建构了大日雏形,却还是不敢冒险踏出关键一步,就是顾忌自身累积未够,压缩凝聚的过程变量太大,想等自身底气更足时,一举度之。

然而,亢金龙也确实没想到,这世上竟有那样的奇葩,凝结大日可以凝得那么险象环生,打一开始就给人随时会炸的感觉,更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衰,被限制在奇葩的内世界里,近距离围观这场奇葩的大日凝结……

看着此刻仿佛化为巨大恒星的魔屋,和其上扭曲变形的构建以及一bobo绽放的光与热,这种直逼而来的危险氛围,甚至让自己开始怀疑,对方根本不是想证天阶三重,而是存心想要自爆,跟自己同归于尽。

亢金龙心中暗叫不值,想要转身遁走,但情形骤然生变,原本正发出钜量光热,外表扭曲变形的魔屋,一下安定下来,跟着仿佛化为佛门菩萨的净土,开始喷发豪光,璀璨夺目,随着豪光一起喷涌而出的,是一点一点的金芒,纷落如雨,将整个黑暗世界点亮。

漫天金雨,如流星划破漆黑,更带着一股安定却强悍的气息,长飙如风,瞬间就席卷至世界的尽头,亢金龙完全肯定,对方已经踏足天阶三重,成功晋升。

只是,金雨纷坠中,自己却不见大日,未睹恒星,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状况?难道晋升天阶三重的温去病,没有凝结永动能量源?

在这份困惑中,亢金龙听见一阵“呀呀呀”的金铁摩擦声,似乎是巨大的机关正在运作,寻声望去,那座巨大的魔屋,门户似在缓缓开启,与之伴随的,是天阶三重的强横气势,还有……

一阵更为灿烂的金芒,从开启的魔屋大门内滚滚泄出,“哗啦哗啦”的清脆碰撞声响,如同海潮奔涌,又仿佛乐曲弹奏,某个角度来说,甚至说得上悦耳动听,而每一点金芒,都是一块黄澄澄的金币,如此倾泻,仿佛星河横空,内中滚动的金币数量,如恒河沙数,不可思议,却是一条金币银河,横跨苍穹,覆盖星海。

金币成河,横越苍穹,这绝对是一幕瑰丽而壮阔的绝景,若是寻常百姓看到,大约会惊觉自己尚在一场难得的美梦中,但目睹这幕奇景的亢金龙,却怔怔呆立,反应不太过来,连黑化状态的司徒诲人,都沉默伫立,额角仿佛还有冷汗滴落。

……好……好庸俗的“大日”。

……他竟然把三重天阶的核心,永动能量源的意象,表现为一道奔涌而出的金币银河,也就是表现为“永远花不完的钱”?

……从没看过这么没品的天阶!这简直是万古天阶之耻!

在亢金龙的连声腹谤中,一阵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声,响彻寰宇,跟着一道飘逸俊绝的身影,脚踏金莲,从半空中飘落。温去病脚下车*的金莲,也在不住旋转,同时洒下大量的金币雨,化为道道金虹,横跨星宇,光耀众生。

“我的推衍成功了!大日既是不竭的永动源的象征,也是自身大道的意念具象。”温去病长声大笑,“我今日凝结金库法界,证大道,踏足三重,他日成就大能,泽被苍生!”

如此豪言中蕴藏许诺,隐约就是佛门的大愿修行法,大愿一立,天地见证,整个黑暗苍穹登时嗡鸣震响,有若雷音,即便是亢金龙、司徒诲人这样的强者,都在这股嗡鸣震响声中,有些微的晕眩感。

这股震动世界的嗡鸣,源自三千大道的天地共鸣,就算是天阶绝顶强人,也不能自免,亢金龙更清楚,行此佛门大愿法,后头要背负极其沉重代价,将来若是大愿不成,大能难证,甚至会遭到大道反噬,直接殒落。

然而,那些都是后头的事,在眼前,温去病踏足三重天阶后,行大愿之法,得到大道反馈,实力立即拔高,免去了悠久的累积过程,竟然提前来到三重天阶的中、后段,如果愿意冒大风险,只要稍微花点水磨工夫修整,就可以硬证大能了!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疯子!

亢金龙顿时对温去病生出难以对付的棘手感受,但即使如此,胸中仍满满的不是味道。

……当真是老天不长眼,居然让这种人这样都能登临三重,真是天阶者的耻辱!

……这是什么见鬼的金库法界!

……他刚才证道时身上隐约传来的波动,不似寻常修行者,却近似先天神灵,似乎掌握着某些神灵权柄,难道他证的其实是财神?

心头充满着难以言说的荒谬与不快,亢金龙仍未失去理智,更不会就此认输,压下心中泛起的波澜,挥剑斩出,喝道:“不过是凝结出了不竭能量源而已,天阶三重对二重,你未必就有压倒性优势,苍穹闪克双极轮,我们刀剑联合,一样能杀你。”

同时,司徒诲人也再次动了起来,扬刀劈出,八荒封神劈,刀气回荡,自四面八方环攻温去病,与亢金龙挥出的月痕相互配合。

而这一刀还非常有门道,乾坤四证的变化,既对应刀技中的四种使法,也同步对应妖、魔、仙、神的四种属性破敌,虽然远不能和“六道封灵锁印”相比,但也足称高妙精微。

……你不是略具先天神灵波动吗?我就以封神之刀斩你!

封神之刀、苍穹之剑,两项都是克制你的专武,双管齐下,哪怕天阶三重也一样要死!

“……原来还有这一手啊……”

遥遥感受扑面来而的刀罡剑气的包围,温去病不禁皱起眉头,自己之前的估计果然不错,晋升天阶之后,寰宇咒武的限制反而变得更强,甚至比起地阶之时更为过分,每登高一阶,受到的压制也越大,明明自己如今修为远较钱都时提升,已经还比亢金龙高个半阶一阶的,可遥对他的苍穹闪,竟然有心惊肉跳的感受,更甚钱都对招之时……这功夫真是害人不浅。

“……不过,路都是人走出来的,而生命也会自己找出路。寰宇咒武因果之链再是牢固,也非绝对无解啊。”

温去病大笑道:“你们以为我赌上性命,抢先登入天阶三重,只是为了靠境界压人,凭此来击败你们联手吗?错了!我抢着登临三重,凝结出永不竭尽的能量源,只是为了有足够力量来推动……这个!”

话音甫落,温去病伸手一拍额头,跟着两道霞光,从脑门天灵盖直冲而出,迅速凝化为两道身影,与之并肩而立。

这两道身影,对亢金龙来说都不是陌生面孔,一个魁梧霸天,刚躯不破,正是当初的“钢铁卫士”山陆陵;一个英雄气昂,王者荣光,却是如今尚在汉水的“迅雷神盗”尚盖勇。

昔日大名鼎鼎的碎星两武神,如今修为更胜从前,站在温去病的身边,三人联合,气势直摧千军万马,正在竭力攻击的亢金龙,见到这幕异象,感受其中那汹涌的气机波动,登时想起了太一记录之中,那门直通永恒的无上大神通,惊怒脱口。

“你、你这是一气化三清!”

在太一的诸般兑换谱录中,就有记载这门乃是仙界至高传承的无上大神通,与佛门的斩三尸之法并列,堪称是分身类功法的极致,个中精微之处,妙不可言,蕴含天地至理,直指永恒之妙,即使是亢金龙,也理解有限,不能尽知其中奥秘。

唯独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这门仙界的大神通,不但来头很大,直指永恒至境,并且修练起来极不容易,想要修炼至大成境界,必须是万古存在,甚至需要身证永恒,唯有这般存在,才能通过在证道时借助感悟大道,明了法门玄妙,即使只是想要初窥门径,有所小成,通常也要等到迈过三重天阶,身成大能之后。

还没成为大能,就要练成这门大神通,那除非是得到创招者,又或是其他已经将此术吃透的大人物,另辟蹊径,搞出的某种大幅删减,只求速成的捷径版秘法,这才有可能在当前阶段练成,这种事……虽然不多见,却也不是没有。

在最初的震惊过后,亢金龙也察觉到其中一点不妥,此时温去病分出的化身,只有两人,连同他本体才成三人,这与传说中一气化三清,一次四人齐现的情形有所不同,但这也更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另辟蹊径的删减速成版,威能本来就该比原版有缩削弱,假若温去病这就能化身三道,那反而不合理了。

不过说来奇怪,到底是怎么另辟蹊跷的版本,分化出的分身竟然会是他人,这一手难度反而是提升,不知道是虚有其表,还是真的能得到原主的修炼精髓……

而不论温去病是怎么得到这条捷径,甚至他是如何得到这门大神通的,这都只指向同一个事实:温去病得到了仙界高层的大力援助,甚至已经投靠仙界,相互合作了。这般神通,若是想跟太一兑换,只怕温去病的身价随便就能砸死自己了……

亢金龙怒吼道:“好个碎星团,居然勾结仙界,甘为走狗?他们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

被这一吼,温去病只觉得啼笑皆非,这也能被恶人先告状的,“笑话,这事你做得,我做不得?何况仙、人本自同源,我跟仙界谈合作,如何算得上勾结,更不需要由你这魔族走狗来质疑。至于他们给了我什么好处……这你永远也不会知道!”

长笑声中,亢金龙很快就再顾不上那个问题,因为山陆陵、尚盖勇两道分身已经同时来攻,而他们身上怒涌的气机,强横的金刚身气劲、雄浑的乾坤刀罡,伴随同样达到天阶三重的力量爆发,直直攻来。

先前温去病所感受到的属性克制的麻烦,这回倒发生在亢金龙、司徒诲人两人的头上,尚盖勇冲向亢金龙、山陆陵冲向司徒诲人,乾坤刀克苍穹闪,金刚身破乾坤刀,还只是远远飙来,亢金龙、司徒诲人就感受到难挡的压力。

修为压制加上咒武刑克,这个分组要是直接对上,情势将非常不妙,两人当机立断,交错飙开,想要交换各自对手,先摆脱当前的压制。

“哼!说走就想走吗?”

温去病大笑出声,双掌一错,双极汇阴阳,大道动乾坤,直接修改空间法则,跟着整个法界骤然一乱,而飞窜出去的亢金龙、司徒诲人,明明是向两个方向飞窜,却莫名撞在一起,等到再想分开时,尚盖勇、山陆陵已经到了眼前,毁天霸拳、乾坤一刀,对面轰来。

战斗爆发,面对发挥着三重天阶力量的山陆陵、尚盖勇,又受到咒武刑克,亢金龙与司徒诲人立刻被压在下风,尤其是司徒诲人,被山陆陵的暴力疯狂凌虐,几乎一照面就连中十多拳,拳拳到肉,把一代刀皇当成沙包来打,重演当日在天牢的惨况。

而另一边的亢金龙也没有好到哪去,遭遇乾坤刀后,苍穹闪的诸般妙着,都被一刀斩破,跟着就被刀气斩中,很快就牵动本来伤势,力量快速跌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