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章 连横合纵/碎星物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这个策略的操作,必须要很小心,得有擅长斡旋的人物,在司马家觉得被羞辱时,过去一通忽悠,让他们转怒为喜,否则一下弄不好,就会结盟不成,反而让司马家被激怒,好好的联姻结盟,最后成了刻骨之恨,那就是弄巧成拙了。

自己这番心思,韦士笔、尚盖勇估计都看出来了,只是嘴上不说,默认了这事,而从才干来说,后头这事肯定是韦士笔出面,忽悠司马家,修复两边关系,这一点韦士笔也没表示过反对,可现在却特别提醒,就是情况有变。

“司马家推出来的联姻的对象,如果是别人,也还罢了,偏偏选了这丫头,又偏偏她现在伤成这样……”韦士笔忍不住抓抓头发,叹道:“你如果这时候说要退婚,或是说不要她,想换别人……司马家那批人就不晓得会怎么解读?”

温去病沉默不语,同样对此事没有半点把握。穷苦人家特别重面子,最恨就是打脸,自己这时候要是选择弃了司马冰心,虽然合理,却不合情,司马家人可能因此被激起滔天之怒。

如果联姻只是单纯婚姻,择优而配乃是正理,这样干倒没什么,可政治联姻的本质是结盟,自己看人家姑娘毁了容就要换人,那将来还说什么两家风雨共度,携手合作?结盟还没开始,自己就先寒了司马家人之心,后头希望他们帮手,他们又会怎么作?

韦士笔会特别提出这一点,就表示如今事情变得异常复杂,他没把握忽悠过去,这才需要提醒,但……

“……要是平时,这事其实也没啥大不了,我们现在四名天阶,还怕得罪一个司马家吗?如果是担心有后患,还可以趁着我们人强马壮,直接过去把司马家连根拔起,斩草除根,小妲式的作风,这种问题自然解决。”

韦士笔苦笑道:“但老尚的事情就在眼前,司马家如果不是白痴,估计也不会让你把婚期拖到那之后,这件事该怎么办,就得由你斟酌了。”

温去病点头,笑容同样很苦,“那你该不会是建议,让我真的娶这小丫头过门吧?”

山陆陵堂堂之人族战霸,第一武神,说会被人逼婚,这种事真是说出来都不会有人信,但不可思议的现实就摆眼前,温去病斜眼看着韦士笔,后者直接耸耸肩。

“你别看着我啊!不然我们现在来认真思考,怎么样才能忽悠司马家和金刚寺,利用他们帮我们完成目的,然后立刻翻脸,斩尽杀绝,刚好赖掉酬劳,反正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干。又或者你先娶亲,然后因为妻子伤势就不入洞房了,老尚的事结束后我们找机会把司马家和金刚寺灭了,你也趁机休妻重娶?”

迎着对面怒瞪来的目光,韦士笔无辜道:“不然你认真想想,有什么办法能治好小丫头?问题直接解决一半。”

“……呃!”

温去病顿时说不出话来,觉得自己好像跳了个深坑。从龙灵儿的情况来看,她的伤沾有很可能出自万古等级以上的特殊邪秽,难清难除,自己光是让这邪秽被压制住,不持续蔓延,就已经费尽全力,而现在司马冰心的伤势之重,还要超过她,又没有太阳龙这种特殊血脉先天压制邪秽,自己拿什么去治?

更何况,司马冰心的脑波很乱,结合韦士笔所见,听起来还有点失智的状况,再考虑到她随着先前的大爆炸现身,恐怕与上古妖都造成的时空震脱不了关系,内中因由错综复杂,接下来要怎么处理,真不是个简单事。

转念一想,温去病道:“十字庵、鲲鹏学宫那边又是什么态度?”

韦士笔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向友人竖起了大拇指。这是已经在做最坏准备了,牵涉当今始界大局的几方势力中,假使自己这边能拉来十字庵、鲲鹏学宫为援助,就算与金刚寺的合作生出变量,也能有第二道屏障,反过来说,若不能不搞定这两家,即使有金刚寺鼎力相助,后续的事情也未算稳当。

特别是,武苍霓、尚盖勇已经把心魔阁之战的情况转告,天菩萨打破沉默,出关入世,更展现出符合世人猜测的大能实力,更站在己方对面,实在不能不防。这位大能的表态,象征己方有了新的压力,为了要抗衡,最好能拉来更多的盟友。

“……月光神尼那边应该没有问题,她一直对我们有起码的善意,萧宫主……立场比较暧昧,但这回与阿山你联手救灾,未尝不是一个态度。”

韦士笔沉吟道:“这么吧,我用上古妖都气息再现之事为由,亲自跑一趟鲲鹏学宫,和萧宫主当面谈谈,争取在后续事情上得到她的支持,如何?”

温去病同步竖起了大拇指,在连横合纵,拉敌人当盟友的事上,碎星团内再无第二人能和韦士笔相比,此事有他亲自出马,事情应当稳了七成。

双方刚有了默契,天上风云忽动,一股威煞高速迫近,熟悉的气息,正是武苍霓赶到。

心魔阁一战结束后,武苍霓继续回神都坐镇虎踞,但得到找到司马冰心的消息,她立刻赶来,将其他工作交给尚盖勇暂代。

“……行了,你们两个在这边看着办吧。”韦士笔怪笑道:“我拉司徒小书一起去鲲鹏学宫,说不定能顺便给她拉点好处。”

看着两名同志一来一走,温去病哂道:“给后辈拉好处?你是想多个挡箭牌在旁边,人家看到你,不会立刻翻脸打你吧?”

---------------------------------------------------------------------

“初步的检查,她身上除了原先估计的伤损,还有些轻度的心智缺失,可能还有些失忆,这个情形有点吊诡,在预期之外,我怀疑是近距离接触时空震的影响……”

魔屋之内,温去病完成了对司马冰心的全面身体检测,向身旁的武苍霓解释当前的状况,后者正遥遥看着漂浮在半空中的司马冰心,心中又是担忧,又是焦躁。

自魔族重新入侵起,武苍霓就不断在失去亲人,自海外重归的碎星者,几乎没什么人有与她相同的处境,能够理解她的心情,而司马冰心则是她如今所剩无多的亲人,现在看到女孩变成这副模样,再也承受不住,心里累积的压力几乎要一下爆开。

“她……怎么样?这个样子,还有得医吗?”

“……妳刚刚都没在听我说,对吧?”

温去病这边同样也积蓄了足够的压力,十分头疼,虽然能够理解女人如今的心情,却仍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我其实只是个技工,强项是修理,不是治疗,妳真想要问她有没有得医,就该去找医生啊,来找我干什么?”

武苍霓却没想到会被这么呛回来,当即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脸色登和,道:“抱歉,我不该这么问的,你这边的压力已经够大了,嗯,那听听你的分析。”

统御一方,武苍霓手下各种人都有,自然明白该如何处理问题,在抛开个人情感之后,马上切换为对专家的理智态度,这尤其得到温去病的赞赏。

“……没有得修!魔族的手段诡奇,千变万化,每一种手段想要妥善处理,都需要对应不同的解法,而伤她们两个的那股邪祟,层次更直指万古以上,除非能确实知道究竟是什么造成的伤害,才有可能找到可行的解法,否则,盲目乱试,用错了解法,不光是她们要死,进行治疗的那个也要陪葬,甚至……方圆千里内的,都要殉葬。”

看见武苍霓一脸骇然,温去病却苦笑道:“事关万古以上,就是这么夸张,我已经尽量往轻里说了,实际情形只会更糟,绝对不会更好。除非能找到同样层级的人在一旁镇压,预防不测,否则我们胡乱尝试,与找死无异,甚至就算如此,也是在行险。”

“那……岂不是根本没救了?”

武苍霓闻言倒抽一口凉气,一方面知道温去病所言非虚,另一方面,过去碎星团虽然经历很多,但鲜少沾染天阶高位以上的危险等级,偶尔碰到的几回,别说是闹出人命,每次都险些被搞到灭团,四大武神都全然束手无力,之所以能履险为夷,靠的全都是那个人。

到了后来,那个人助司徒无视和燕无双登临万古,这种事物都由他们去处理了,四大武神自身单独处理这种危机,是从没有过的经历。

如今,没有那个人在,甚至连司徒无视和燕无双都去向不明,这些危机该怎么办?

“……那还是先说点好消息吧。”

温去病看武苍霓俏脸苍白,决定先说点缓和心情的话,“冰心丫头情况虽然严峻,而且十分棘手,但也有比预期中的结果要好的地方……”

“……她都这样了,竟然还有比预期好的地方?”

武苍霓闻言不禁有点错疑这是不是反讽,自己刚才看到冰心,哪怕事先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亲眼见到她的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