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拜访/碎星物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去病闻言怪笑道:“不是吧?难道妳不介意我整天和漂亮女孩子单独共处?”

武苍霓却斜瞥了温去病一眼,摇头道:“如果她在你眼中真是漂亮的,我再来喝这个醋吧,至于现在嘛,还是算了……”

温去病忍不住耸耸肩,着实赞赏这位爱侣兼老伙伴的知心,她的确很了解自己,哪怕这些年轻貌美的女孩,在江湖上可以说是处处引领风骚,令大批青年英豪趋之若鹜,但在自己眼中,她们都不过是个黄毛丫头,毫无半点魅力可言。

心动总是无来由,而自己有的却是颗被百战生死与长年加班磨练到有若死灰的心,早就失去了突然心动的能力,只有长时间的相处,日积月累的情与义,才会让一个女人能够走入自己的心……自己如今显然已经不打算再给人这种机会了。

正因为看穿了自己的这种心情,武苍霓压根就不会去吃这些小女孩的飞醋,如果龙云儿如今也在,肯定也能明白这点,她总是……很能把握到自己的真实想法……

念及龙云儿,温去病却不免心头一黯,伊人如今仍不知身在何方,偏偏自己对此真是束手无策,当真是愧对伊人……

武苍霓看着温去病的表情,心中也有了计较。天阶者的法界,也算是个人要害,等闲不会让他人进去,若不是司马冰心、龙灵儿这两人的伤确实棘手,又份量够重,绝对享受不到进入魔屋内治疗的待遇,换成了别的垂死伤患,早就被温去病直接一脚踢远远了。

但温去病现在却把司马冰心、龙灵儿从自身法界中移出,安排入了医疗所,这就表示魔屋很可能已经不再安全,换句话说,温去病最近恐怕会遇到危险。

魔族的入侵才刚刚被自家联手佛门击退,当前碎星团的首要大事,就是尚盖勇的复原计画,一时三刻间,并没有其他的战斗机会,而以温去病如今天阶三重的实力,始界之内能威胁到他的事物,可谓是当世寥寥,更何况,以彼此的关系,如果有什么危险大事要干,商量一下才是常理,他居然提也不提,摆明一副要偷偷单干的样子……

武苍霓没忍住瞥了温去病一眼,对于他接下来打算要做的事情,已经心里有数,在这一点上,自己的心情其实挺复杂,其实未尝没有些吃醋的成分,但理智来想,当前的情势没有自己任性的余地,而这种情形下做为一个聪明的女人,最稳妥的做法就是装做什么都不知道……

“放心吧。”武苍霓道:“我会在这边好好照顾她们两个的,你……不用担心,安心去做你自己的事吧。”

温去病一听武苍霓这个回答,就晓得自己的小心思没逃过这女人的眼睛,知心伴侣固然有好处,但有时太过知心,也是让人挺伤脑筋,当下也唯有装作不知,把两人心照不宣的事情略过,道:“这两个就别和其他人关……呃,别和其他伤病患安排在一起,省得万一有什么危险。”

武苍霓没好气道:“这种事情还用得着你说?”

虽然在碎星团的休养所内,戒护重重,理应不会有什么刺客,但这两名少女,不光本身力量强,又背后牵扯诸多,搞不好还真会惹来什么意想不到的危险,武苍霓怎么也不会让她们有机会和外界发生接触。

温去病点点头,觉得该交代的都说了,正要起身离开,心念一动,又叮嘱道:“对了,她们两个,可以安排在同一间屋子,距离靠得近一点,让龙家的丫头可以一直看到冰心丫头,持续受到刺激,说不定晚一点就直接升上天阶了。”

状似笑语,温去病却有着相当程度的认真,这种事情的确不是没可能,龙灵儿在被万古龙气洗涤血脉后,累积已足,到达半步了半步天阶,如果再来点刺激,彻底激发出血脉潜能,真有可能在短时间内登上天阶,到时候天阶等级的太阳真火催发,身上的残余邪秽也就不攻自破,彻底解决了。

做好最后的安排,温去病二话不说就直接离开钱都,离开鹰扬郡,动身北上,这是在碎星团与魔族开战之前,就已经决定好的行程。

当时,自己感于时局压力,魔族势大,亢金龙和九外道又在背后浑水摸鱼,和韦士笔议定,哪怕是饮鸩止渴也好,只要能用,什么助力自己都要拉来用,当时,就已经决定当有此行。

而虽然如今已经击败魔族,但心魔阁被试出的底蕴,让自己暗自心惊,明白接下来替老尚复原的计划实在阻力巨大,同样需要拉拢一切助力,提前消弭各种隐患,其中那一位是无论如何不能直接无视的存在。

虽然这件事也不是不能让韦士笔代劳,可长袖善舞的他,这次反而不太适合,极有可能被对方故意挑毛病,最终还是得搞到自己出面,横竖也是这样,不如自己一早就冒出头去……

也该是再去与她碰个面的时候了。

-------------------------------------------------------------------------

而当温去病离开鹰扬郡的时候,韦士笔、司徒小书也造访了鲲鹏学宫,试图争取萧剑笏改变先前的立场,此刻正受着那边的接待。

韦士笔倒是一副从容淡定,脚踏在迄今还敌友未明的土地上,却一点不安的表现也没有,让司徒小书不禁心下佩服。

鲲鹏学宫,乃是大地上首屈一指的文教宝地,其中共有数十座书院,盘山而建,古雅的建筑物,形象如蟠龙,每一座都教授着不同的知识,不住传来琅琅读书声,还有操作术式实习的各种声响,让每个来访者还在山脚就能感受到,这就是人族知识的宝库、文明之火的灯塔。

但来访的人们也都知道,这块宝地之中暗藏的杀机。

从古传承至今,鲲鹏学宫的历史悠久,堪比星月湖、玉虚真宗这样的古派,而每一任传承者都会在山上施布新的封禁、结界,层层叠叠,代代累加,迄今已经不会少于百万重,一旦全部发动,别说寻常天阶,就是大能也可坑杀。

据说,鲲鹏学宫暗藏有无双手段,傲视天下,可以横击万古。虽然这应该只是夸称,多半不实,但哪怕是当初百族大战,入侵始界的妖魔最猖獗时,此地也未曾失陷过,令众多来犯的妖王、魔尊折戟沉沙,这就是鲲鹏学宫的底气所在!

现在,自己就脚踏在这块土地上头……

司徒小书不禁回想起以前父亲、爷爷说给自己听的故事,某某枭雄、某某霸主恃强攻袭鲲鹏学宫,扬言要学宫臣服,否则就血洗学宫,可一杀上山来,就陷入在无数阵式之中,各种迷阵、困阵、杀阵,逐步消磨他们麾下的百万雄兵,更耗费他们自身的力量,最后更让那些枭雄败亡,什么霸业、什么野心,都成昨日黄花。

这类传说,每一个人族的小孩子大概都听过,而每一代的鲲鹏学宫之主,都被视为半神人的存在,他们的立场能影响整体人族,所以当初百族大战时萧剑笏出山,公开表明支持碎星团,支持那个人时,一时间惊动大地,在那之后,碎星团才真正确立了抗妖魔盟主的地位。

很可惜,后头李家翻脸,鸟尽弓藏,要诛灭碎星团时,鲲鹏学宫却没有站出来反对,反而立刻站在了李家这一边,要辅助新皇,开创新时代,这一点,别说碎星者的心理过不去,就算是司徒小书,想起来都感到怪怪的。

这回,韦士笔亲自出马,要替碎星团争取到鲲鹏学宫的认同,希望趁着如今李家无主的机会,再一次让鲲鹏学宫站到碎星团这边来,司徒小书却不知韦士笔如今底气何在,但就自己来看,这次行动并不是毫无风险的,如果萧剑笏先前释出的种种善意,都是如过往的鲲鹏宫主一样,引诱目标入陷阱的假象,那么……这一次韦士笔完全可能有来无回。

或许,韦士笔就是有鉴于此,才把自己也一起拖了过来,哪怕上了山萧剑笏真要翻脸下杀手,碍着旁边有一个无辜的封刀盟主,总不好也吞进去,一起干掉吧?

……不过……

司徒小书遥遥看了山上一眼,感受着内中蕴含的灵秀之气,还有底下数以百万计的层叠阵式,一时间思绪飞驰。

鲲鹏学宫的本代宫主萧剑笏,被誉为学宫千年内最接近女神的超卓人物,这除了因为她的不凡修为,主要还是因为她的绝对理智,丝毫不被个人情感影响的作风,高渺在上,只论大局,不顾私利,不存私心,就像是天上的神只。

往好处说,就是这么一位眼中只有人族大势,做什么都是为了人族大局的宫主,确实堪称女神,无私无我,但往坏处说,就是不近人情,理智判断下,一点温情也没有。

换句话说,如果是为了人族大局,萧剑笏要杀韦士笔,布下了杀阵,自己区区一个封刀盟主,说陪葬也就陪葬了,可还真不够格让她有所顾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