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章 怒发冲冠/碎星物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感謝Good_Life_Safe的感言,今日雙更。

问题是,同样的一个行为,在战时还能算是迫于无奈,为了持续作战,强行征集物资,可在和平法治时期,那就是鱼肉百姓,罪不容诛。

自己衷心希望,弟兄们能够想明白这点,在大战结束后,能在行为上约束自身,不跨过那条红线,然而,早已经养成习惯的东西,是不是能够戒除,这点自己一点把握也没有,富贵起来的碎星团,会不会比大战中那些世家门派表现的更低劣?所以自己想离开,生怕哪一天会看见他们的失控,从保卫人族的英雄,堕落为加害百姓的恶棍。

……却不料,他们连这样的机会也没有……

“……我个人对你们并无私怨,当初行事也全是因为那个人指使,但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你们如果没死在那天晚上,而是受了封赏,富贵荣华到今天,你的那些兄弟会是什么结果?”

龙仙儿冷冷道:“你们在战争年代,确实立下了不朽功迹,堪为人族英雄,可如果把你们留到和平年代,碎星者就是新一轮动乱的源头,是新时代最大的妨碍,骄兵悍将,目无法纪,肆无忌惮,丧尽天良!”

“……妳到底说够了没有?”

“没有!睁眼看看你自己身边吧,就如今你身边还在的那些个好兄弟,有几个正常的?尚盖勇只为复仇,就愿意把自己整个人出卖给鬼族,为鬼害人,报复起来根本不分青红皂白,不在意无辜,还有那个褒丽妲,她杀人根本杀成了瘾,我不敢说那晚的事有多正义,但他们两个如果死在那一晚,这七年起码可以少死几万人!”

似乎把内心积压已久的情感,一口气宣泄出来,龙仙儿一说就停不下来,“你们当初打家劫舍,决堤溃河,以民诱敌,焚村绝粮,焦土千里,敌友同葬,干得是爽快了,却葬送了多少人性命,干出这种事,你们难道以为后头不用付出代价?”

“妳!”

隐痛被掀,温去病不禁勃然大怒,“妳又懂什么?每次的牺牲,哪回没有我们的弟兄一道在里面?我们死的人,从来就不比被牺牲掉的人少,你们有人管过吗?现在冒出来有这么多意见,当初你怎么不自己去打?有本事,你们一个人也不要牺牲,就把妖魔都消灭了啊!”

龙仙儿冷哼道:“除了这句,你还会说别的吗?总是说自己的无奈,总是说不得不为,是不是只要是为了消灭妖魔,就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只要最后能消灭妖魔,把人族牺牲到只剩最后一个都可以?如果被你们牺牲掉的人族,比妖魔杀掉的还多,这也可以吗?”

“贱人!一派胡言。”

这不只是隐痛,简直是最痛的伤口,被人抹完盐后用力踩,温去病当即激怒欲狂,再不管什么交涉,直直一掌就往龙仙儿轰去。

龙仙儿却是不慌不忙,同样是一掌击出,两掌对撞,双方都再无所保留,同样都是天阶三重的力量,倾泻而出。

巨力碰撞,两人都是一晃,连带周遭一切都隐隐晃动,此地是斩经堂前,皇宫内禁法重重,却又怎堪天阶三重的两股强绝之力对撼?

要不是两人一拚之后,法界随即展开,将爆发出来的力量各自收纳,包容于内,任这股力量宣泄肆虐,别说是斩经堂不保,就连整座皇宫,都要应掌而摧。

双方掌力一拚,温去病燃起的怒意稍敛,心头警意大起,多少冷静了些,开始自行判断。

……龙仙儿赫然也有着天阶三重的力量,而且还已经是三重末段,随时有可能进窥大能的境界,自己这段时间那么拚死拚活的修练与提升,寻找捷径,还拚死成功,最后所得,也只是与她扯平,甚至可能还稍逊小半筹,想想委实令人气结。

……不过,她本就是那个人刻意培养,大量资源倾注下育成的传承种子,又不像自己既被刻意压制,后头又曾经伤重废功,有过数年之久的空白日子,原本就应该比自己要强,自己如今能够追平她,已经是很好的成绩了。

双方势均力敌,掌上连续催劲,一时却平分秋色,谁也奈何不了谁,所爆发的力量,都被各自的法界容纳,而两个不同的法界展开,形同两个不同的世界,同步扩展延伸,两个法界相互碰撞,虽然没有破坏发生,可周围景物却已经开始扭曲,如水中涟漪倒影。

这是整个空间遭受挤压、推撞、扭曲的结果,看似没有受到伤害,可持续时间一长,就是空间碎裂、天地崩塌的恐怖结果,比单纯的力量肆虐更凶险百倍。

天阶者之间的斗争,就是各自法界、各自所结合大道的战争,温去病连续变化掌力,瞬息间与龙仙儿连拚十多记后,暗自诧异,对方所结合的大道,还有当前表现出的状态,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好个山陆陵,说不过人就直接动手!”龙仙儿冷笑道:“所谓的人族战神,就只有这点气量?”

温去病对龙仙儿的呼喝,直接充耳不闻,既然都已经翻脸动手,哪里还管得上什么气度,自己又不是什么真的当世大侠,至于当年的山陆陵虽然是人族战神,但是在碎星团什么下限战术没用过,龙仙儿用这名头想嗅自己,当真是脑子不清醒,当下猛一抡拳,毁天霹雳直轰出去,就朝着龙仙儿的面门打。

看到温去病这副架势,龙仙儿也不再废话,先是左手一爪探出,来势玄奇,速度并不快,表面威力也不怎么强,却仿佛一片无垠苍穹压下,在漆黑天幕的深处,隐藏着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虽然看不见,却隐隐能够感到其存在,让温去病感到无形的压力。

而龙仙儿的右手,那就不仅仅是暗藏的压力了,是最实际的威胁,以指为剑,剑指划出暗合天地轨迹的勾痕,来回旋割,正是苍穹闪二式“月痕”。

苍穹闪月痕一现,咒武刑克生效,生成直接压制,纵然招式还未近身,就开始削弱温去病的战力,这个状况实在让他异常恼火,如果早知道天斗剑阁的保密功夫做的这么差,苍穹闪散到满世界都是,但凡是个对头都练起来,自己废功重来的时候打死都不练双极轮。

……不过,一早就知道龙仙儿练了苍穹闪,还已经吃了一次亏,如果自己什么准备都没有,就来帝都送死,那自己就不是人族战神,而是人族第一蠢蛋!

“哼!”

温去病不撤拳,而是周身法界幽玄幻动,大道隐现,却是变动之道显化,跟着神物变幻,万古江山钟已出现在右臂。

与此同时,在法界深处,魔屋正在高速运作,闪电计算,无数的推演,在一瞬间完成,让幻化出来的神器,生出二重变化,原本套在右拳上的古钟,形象骤然改变,成为套在拳头后方的两圈金属环,无比厚重,表面覆盖满一道道玄奥道纹,隐约与风、波动的法则相合。

万古江山震.逆动!

原本的万古江山震,是由内往外震发,以震波干扰敌人的防御,再以重拳伤敌,而现在却逆其道而行,层层震波从外往里震发,最终汇聚在拳头上,化为一股无可匹敌的推进力,让这一拳如怒马奔腾,劈山爆岳,直轰出去。

龙仙儿的月痕诡奇,似断非断,成千上万,又牵动因果,以咒武刑克之力不住削弱轰击过来的力量,瞬间就把这股无可匹敌的大力削去两成,但温去病逆动万古江山震爆发出的这股力量委实太强,纵然是剩下的八成力量,仍然足以毁天破地,轻易就破碎所有月痕,冲出束缚,直击目标。

四大武神中,论起被咒武克制压制的经验,温去病出其无右,这段时间恨不得遇到的敌人都会一手苍穹闪,尽管为此连番被人打成了猪头,却也从中得到丰富经验,整理出了心得,在一连串咬牙切齿的卧薪尝胆、半夜加班后,研制出各种应变方法。

咒武生克,不及外力,这是应对咒武刑克最重要的一点,而所谓的外力,一者阵法,一者装备,而对于掌控变动之道,拥有一座“可携式制造工厂”的温去病,具有神物幻化之能,装备什么的完全不是事。

寰宇咒武间的生克,最终的表现形式是大幅削弱被克一方,而不是直接致命,也不会让克人一方得到加强,既然如此,最终的应对方法无非就是加减游戏,这边减掉的,另外那边再加上就行。平常时候,以人的力量催动神器,由人驭兵,而遭遇咒武削弱时,就把主控权交出去,由兵控人,咒武刑克并削弱不了神器的力量。

基于这理念,将万古江山震逆动,力量凝于一拳,虽然仍旧是轰出毁天霹雳,也遭到咒武刑克削弱,但剩余的爆发威力,却要比之前强得多,又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