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章 因果缠绕/碎星物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十三章 因果缠绕

……怎么……会有人这么挥霍神兵的?

……她这是疯了吗……呃,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她一早就疯了啊……

……只是这么一来,还算是倚仗神兵度劫,心存倚赖吗?

……把琵琶当做狼牙棒用,这样也行的?

在场众人脑里都乱成一团,过往奉为圭臬的各种规则,这时候都显得完全不

适用,让人难以判断接下来的发展,也不晓得冰心现在的情况,是好是坏。

天上,司马冰心挥砸琵琶,接连打爆两道劫雷,玉石琵琶上也出现了无数裂

痕,絃丝迸断,已是伤损严重,恐怕再接个一下,就要当场碎开,一件神器就要

化为乌有。

劫雷又至,司马冰心在挥琵琶拍砸,两边正要对撞,玉石琵琶却陡然发出一

片白光,却是神器有灵,不甘就这么消亡,直接抗拒兵主的操作,反过来带着司

马冰心的手,往旁移开,就此空门大露,劫雷顺势打落,直中司马冰心的胸口。

黑色雷球破入,直透心肺,粗硕的紫色电流,这次宣泄不出,在司马冰心的

体内连续爆开,少女的身形直接定在半空,浓烟自她周身不住往上冒出,焦臭的

气息更止不住地向四周延伸。

直接命中心脏的劫雷,哪怕就是太阳龙都禁受不起,高速再生的肉体也挺不

住,司马冰心整个人刹时僵在那里,彻底生机断绝,气息全无,就连原本藉着她

身体剧烈斗争的妖气、魔气,都因为本体的生机消灭,停止了活动,彻底的死寂



……这是结束了吗?

……因为神器叛变,露出破绽,冰心最终没能挺过去?

武苍霓心头闪过一丝哀戚,虽然在天劫开始时,自己已有预备,却依旧不愿

意见到最终还是这个结局,特别在因为意料外的妖化现象,让事情似乎有了转机

的关头……而司马家众人也不住叹息,更有人掩面落泪,哀痛不已,就只有温去

病,仍直直盯着半空中的那具「焦尸」,隐约感受着其中蕴藏的某种山雨欲来的

危机。

蓦地,在空中的劫雷即将消失的关头,一股股潮水般的怨气,如火山般爆发

,其中的气息复杂难言,仙、佛、妖、魔混杂的混乱气息,成千上万,汇聚在一

起,却最终凝成无穷无尽的悲与怨,以司马冰心的身躯为中心,猛烈爆发出来。

这惊天一爆,释放出来的不光是单纯的力量、冲击波,当整个神都山摇地动

,甚至连空间也为之摇晃,武苍霓愕然惊觉,这一爆的实质竟然是时空震!

……这足以撼动空间的冲击能量,莫说司马冰心还在度劫,尚未成功,就是

已经登了天阶也做不到,连传承力之大道,已经二重天阶顶峰的自己,都打不出

时空震来。

……她……这是…

甚至来不及细想,武苍霓立刻张开了自身法界,并与神都大阵结合,强化大

阵防御,将整个神都护住,若否,时空震直接发生在神都,撼动千里,不知多少

人要无辜死伤,多少户家破人亡。

点点繁星,一片崭新的苍穹,笼罩整个神都,同时,无比巨大的魔屋,横过

神都上空,遮天蔽日,两名天阶者同步放出法界,屏护苍生。

但时空震的源头,仍在持续撼击空间,作为被封禁在时间冻结中的太古妖都

与始界的唯一连结,当司马冰心的生机消灭,本身为空时,来自另一时空的汹涌

力量,开始疯狂灌入,拒绝让这唯一的连结点被抹去。

而空谷恰可纳百川,司马冰心头顶,现出阴阳两仪图像轮转,跟着扯动风云

,这些正常情形下即使寻常天阶者也绝难吸纳的浩瀚能量,被她一口气就吞噬完

毕,尽数化纳,还继续向后方索要。

恐怖的能量流,由虚化实,凭空造物,再生异能被彻底激活,肉白骨、夺新

生,一阵阵强而有力的心跳,重新自已经高度碳化的胸腔内传出,同时,一无所

有的头顶,骤然气流喷发,生出千万怨念重影,犹如蛇发盘动,在顶上飞舞,仿

佛随时都会直接飙离脱出,侵入这个世界。

轰隆!

天上雷光闪动,一道紫电直击司马冰心,却不是劫雷再临,而是温去病早先

牺牲了神兵雷矛,布在封神台上的禁法,针对所有一切试图入侵始界者,予以天

阶力量的雷击。

当初温去病设下这个机制,防的是觊觎始界的妖魔,却怎么都想不到,今天

会出现这种情况,太古妖都藉着司马冰心为联结点,试图摆脱封禁,进入始界,

触发了封神台禁法,长长一道紫电,凝成矛形,迳直轰向司马冰心的额头,而新

一波的劫雷,也同时从后打落,前后夹攻。

要命的情况出现,温去病想要阻止,却已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紫电凝矛打

落,而焦尸状态的司马冰心,似有所觉,陡然仰天一啸,身上的焦黑炭块,应声

碎裂,纷纷而落,露出底下刚刚重生,白皙至没有一丝血色的新生皮肉。

「姓温的,你有话不说,却想用这种手段杀我!」

双目依旧不见物,却似乎从打落的雷矛的气息中,感应到了什么,司马冰心

仰头一声悲啸,又一股足以撼动空间的大力爆发,扫向八方,雷电之矛瞬息扭曲

,被凌空摧灭,后方的劫雷也被一道扫爆。

温去病却是瞠目结舌,真正体会到所谓百口莫辩的感受,但此刻时空震波扫

来,自己唯有尽全力去挡,阻止这场巨灾,再无余力尝试做些别的什么。

只见一颗颗星尘爆破,苍穹为之黯淡,遮天蔽日的巨大魔屋也开始摇晃,承

受巨力冲击,而一道道不停落下的劫雷,虽然一道强过一道,却被这波时空震波

扫过,直接全部扫爆,破灭消散。

转眼之间,司马冰心已经闯过二十余道劫雷,淬体炼形接近完成,来到度劫

的最后关键,这本来是是天阶者结合毕生所学,上应天道法则的关键时刻,原本

来说问题不大,可司马冰心此刻却全然没有意识去控制,本身又是诸般因果缠绕

,各种功法,血脉传承上应不同大道,刹时间,却是诸多异象纷呈,绕体而现。

此刻漂浮在她顶上的,有阴阳轮转之形,有吼天雷牛,有遮日巨龙,有拜月

邪狼,有六角冰晶,有抚琴仙帝……每一道不同的异象,都代表着她先前所得的

一宗传承,都有着继续开拓下去,连结法则,辟为大道的可能。

怒啸与雷声的交错之中,这些异象开始逐一消失,先是抚琴仙帝,再来是巨

龙之影,然后是阴阳鱼,都一一消失,连同她身上随着生机复苏,复又冲突激烈

的妖魔二气,也飞快消逝,仅余下些微残余。

伴随着这些情况发生的,就是司马冰心的力量开始急剧增长,明明依旧未登

天阶,身上透发出来的力量,却已堪比大能,甚至还在增长。

而谁也想不到的是,当诸般法则异象消失,一道若有似无的人影,却出现在

司马冰心身前,哀怜地望着她。

看见这道身影,武苍霓不禁娇躯一颤,脱口惊呼:「樵峰!」

乍然在此刻见到司马樵峰的身影,温去病这一惊也是非同小可,自从太古妖

都发生异变,他就想过或许有这种可能,也许真是故人未死,和太古妖都一起封

印在时间冻结之地,有了异遇,想要归来,此刻一见到熟悉的身影,心头狂震,

也是差点叫喊出声。

但在短暂的惊愕后,温去病却看出了其中不妥,出现的温文儒雅的身影,确

实是故人不错,可在依旧不停的劫雷的浩然之气下,这道身影却显得有些虚渺不

实,甚至还泄漏出一丝邪秽气息,这下就露了马脚。

……不对,这不是樵峰,只是残余的七邪秽意在作祟,幻化成樵峰的形影,

想要诱惑冰心。

……利用亲情迷惑、利用人心不稳,劝诱堕落,这些正是邪魔的拿手好戏,

冰心受七邪秽意侵染已久,刚刚借外力复生时可能还吸化了七邪覆的部分力量,

对七邪秽意基本毫不设防,此刻遭遇引诱,后果堪危。七邪秽意也是把握了这点

关键,在大部分已经消散的情况,残余的少许化形为司马樵峰,试图一锤定音,

绝地翻盘。

正如温去病所料,此刻在司马冰心的眼前,已逝兄长的身影清晰浮现,仿佛

从失落的妖都归来寻找自己,传来的温和嗓音也一如昔日,就像回到他离开的那

天,正温柔地对自己说话。

「……妹子,妳过的太苦了,这些人都在欺负妳,没有人知道妳受的苦……

到哥哥这里来吧!忘掉那些无用的大道理,顺随自己的本心,放胆去恨,放手去

毁灭,尽情发泄妳的怨与怒……哥哥会……」

「会你祖宗!」

让所有人都被直接吓傻掉的一句喝骂,从司马冰心的口中发出,她直击而出

的一拳,打穿了眼前的朦胧幻影,跟着一股极寒冻气扩散,连幻影也被冻结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