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师门恩怨/碎星物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钱都、神都两地,如今正受到敌人的猛力攻击,这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发生的事,两郡都在碎星团的牢牢监控下,任何大部队想要靠近,千里之外就会被碎星者察觉,遭到预先设好的远程手段的痛击,这让大部分的奇袭行动,打一开始就困难重重,通常只能进行小规模的恐怖活动。

真正要上升到攻打的层次,如果不是组织大军,一路耗费时间稳扎稳打,慢慢压过来,就只能出动天阶级战力,凭着天阶者的移动速度,在碎星团侦知之前,突然袭来,强势攻打,因此,负责攻击钱都的力量,是心魔阁的天阶尸群,各种奇形怪状的兽群、尸群,越空而来,在钱都上空,对着底下的阵法一通狂轰乱炸。

“撑住!给我都撑住!咱们碎星团一向最拿手的,就是用凡人血肉硬扛天阶!心魔阁这些杂碎,手段比妖魔差远了!”

作为如今第一大队的副队长,天阶者不在时的最高层,司马路平高声斥喝,鼓舞士气,“眼下是队长们最重要的时候,咱们可不能扯后腿,只要撑过这一阵,就轮到这些玩尸体的杂碎要倒大楣了!”

钱都城的护法大阵,经历了之前多场天阶大战的破坏,虽经经过温去病和鲲鹏学宫的紧急修复,短时间内威能尚可,可面对那些天阶的邪尸、妖骸,便相形见绌,承受多重轰炸,很快就伤痕累累,下方封刀盟、碎星团的人马各自结阵,联手共抗,支撑得异常辛苦。

而突然出现,袭击神都的,则是数以千万计,五彩斑斓的毒虫海,弥天而来,仿佛大片遮日的黑云,声势浩大,让底下的碎星者们看了就恼火。

“莽荒殿!这帮玩虫子、毒药的,也敢跑来惹我们?”

“肯定是那帮玩尸体的牵线,浑帐东西!真当我们全无准备吗?”

在几名副队长的指挥下,碎星团开始进行防御,执行韦士笔之前制定的防守方案。

作为军师,韦士笔堪称攻守堂皇的正统派,是先预想各种可能遭遇的敌人,再设定好针对办法,不管碰上什么对手都有得应对……反正办法想完,实施层面就全扔给温去病看着办,既要能达成效果,还要自行拿捏好预算。

既然知道此番九外道是敌,又岂可能不做事先的防范?无论心魔阁还是莽荒殿来攻,都在韦士笔评估的可能性里,还是最大可能的那种,一遭到攻击,碎星者们立刻启动相应的防御结界。

针对莽荒殿最代表性的手段,毒虫海的防御结界,拉开光幕,七彩灿然,落下的毒虫云,八成都在与光幕碰触的瞬间,直接焚化成灰,纵然数量庞大,遮天蔽日,却起不到太大作用。

然而才刚挡了一波,城内忽然又传伤亡,正在操作大阵抵御虫海的碎星团成员,忽然遭遇刺杀袭击,多名事先潜伏的杀手出现,一个个形若鬼魅,出手无形,一下刺杀多名重要干部,试图打乱碎星团的指挥系统。

“……易水坟!”

第三大队的副长盗拓不禁咬牙切齿,“九外道这回是铁了心,要一起和我们作对!”

指挥系统一乱,乏人指挥,原本无懈可击的结界壁开始出现破绽,而新一波虫海又到,出现破洞的结界壁,这一次的拦截效果不佳,被虫海钻了空子,一时间奇毒散落,弥漫整个神都。

九外道的两波攻击,其目的都是冲着普通民众而去,想要尽可能造成普通人的伤亡,藉此直接动摇尚盖勇、司徒小书这两人的基础,试图将他们受到人道反噬,直接重创大敌,不过韦士笔、温去病留下的各种手段和方案,碎星者们藉着一一应变,虽然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但始终还是稳稳撑住,没有让局部的伤亡变成整体的动乱。

不过,当战斗进行一刻钟后,一道撼动整个世界的震波,从空中透发,跟着一道光之裂痕,横过天上,令地方的普通人啧啧称奇,但对于早已有备的外道邪人来说,这就是他们等待已久的东西。

“……这是魔界的攻击生效,封神台的结界撑不住,显形出来了。”

山巅之上,柳*戴着面具,腰配地泉神剑,遥遥看着天上出现的亮光,还有原本正在攻打钱都的天阶尸群,纷纷转向,改为攻向那道新出现的光之缝隙。

“这趟要溜出来,花了不少力气,后头也不好再回去了……不过没想到被龙仙儿那个疯婆子摆了两道,回去也没用了……不过心魔阁那帮家伙真是卖力……魔界到底想要什么?”

柳*不住喃喃自语,这一点她着实没能想通。碎星团目前倾尽全力在做的,是帮尚盖勇尽驱鬼气,彻底摆脱鬼族的控制,魔界那边却不遗余力想要破坏,可据自己所知,魔界和鬼界之间可算不上友好,两名魔界永恒者都和鬼界关系恶劣,那……尚盖勇脱离不了鬼界掌控,甚至让鬼界多一名天阶,掌握联通始界的道路,对魔界又有何好处?

如果说是想趁机破坏封神台,打开道路,降临大能一雪前耻,抢占始界,虽然有一些道理,但是这般莽撞行事不比前次,容易替人做嫁衣。如今真…封神台仍在,仙、佛、神难以插手,但一旦鬼界成功,封神台破碎,鬼族和妖族也都可以直接降临,魔族抢先出头,破坏诸界共识,后头还要跟两界争夺,未免出力不讨好。

做任何事都有动机,柳*在这一点上思索良久,却始终把握不到其中精髓,眼看心魔阁操控的那些邪尸,如癫如狂,抛下火头阵阵、浓烟密布,护城大阵行将破碎的钱都不理,改攻打天上的光痕,摇了摇头。

“多想无益,还是先动手吧……”

手提地泉神剑,柳*腾空而起,预备向天上的光之裂缝遥斩出去。英灵殿的守护封印如今和封神台联结,哪怕行将破碎,可烂船仍有三斤钉,纵使心魔阁的那些天阶神尸死命狠攻,也要一段时间才能打破,未免迟恐生变,出现预料外的情形,可由自己执地泉剑斩出,一剑就能破开!

柳*飞身而出,刚要动手,陡见一道火光飙向半空,形若巨龙,跟着一下弯折,竟然直接挡在自己的面前。

火光散去,一名美貌少女,拦挡在自己在前,正是龙灵儿,她目光中带着困惑,迟疑道:“死曜?妳……妳真的是……”

没等她把话说完,柳*起手就是一剑,地泉神剑斩出,伴随着天阶之力,一动手就是杀意满满。

这徒儿的太阳龙战体到底有多耐打,自己再清楚不过,但如今天阶之力加上地神兵,一剑就要把她了结!

一剑斩落,龙灵儿感受危机,法相展现,太阳龙光耀四方,遍照大千的雄伟身影浮现,调用天地之力,加持己身,这在柳*的预计之内,但同时出现在少女身上的那道浓烈血光,这就令她大出意外。

“苍穹血魔甲?这东西怎么会在妳身上?”

柳*一时没忍住惊呼出口,之前透过魔界那边的情报,她得知了司马冰心为何能在燕姣然爪下生存的理由,也得知这门诸天万界有名的奇功,却打破脑袋都想不到,血魔甲是怎么会转移到龙灵儿身上的?

太阳龙战体,加上修复完好的苍穹血魔甲护身,龙灵儿虽然不过半步天阶,却无惧这一剑斩击,甚至敢主动出手来握,同时利用空的那只手,剑气骤然喷吐。

苍穹六象.星流!

如彗星般的一剑,势不可挡,斩空破日,更瞬息分化,数十道剑气化作流星近距离射出去。

柳*如今的护身力量,可以扛下这些剑气而无损,但她下意识的反应,却是立刻高速闪躲,连续数十下轻微侧身,每一道射来的剑气都是贴身落空,无一能伤,远比用护身力量硬扛要难得多,显示出其对龙灵儿剑路的无比熟悉,而在完美闪避后,柳*又是一剑轰发,震开龙灵儿的擒抓,直直斩中她右肩。

换了之前,这天阶一剑绝对能把龙灵儿狠狠创伤,甚至垂死,但血魔甲加上被激发血脉强化过的太阳龙的防御力,已经到达变态层级,龙灵儿虽然被一击打得在半空中连滚数个筋斗,却毫发无伤,反倒一下爆发起来。

“真、真是妳?”龙灵儿眼中有了一层湿气,悲怒而吼,“师父,为什么妳要这么做?妳为什么……”

“不为什么!”

柳*却是冷冷一句,紧跟着再出一剑,要把人再次打飞出去。一看见龙灵儿身上出现苍穹血魔甲,她就晓得碎星团那帮人究竟是什么打算,想要利用血魔甲加上龙灵儿的天赋,这样区区一名半步,就可以绊住自己这名天阶外加地神兵,着实是战力上的好买卖,自己可不能就这么被缠在这里。

但她甫才动剑,龙灵儿已经怒啸一声,身形灵动,速度陡然大幅提升上去,避过斩击,死缠上来,脑里闪过早先那个叫韦士笔的人特意给过的交代。

……在神都之战中被魔界大能残杀的人命,所凝成的万灵血珠,用来修复了之前被燕姣然击毁的苍穹血魔甲,现在交付过来,让自己穿在身上,可以藉此去证实自己的怀疑。

……柳*到时候必会出手,如果自己能证实她的真实身份,如果她直接朝自己下死手,那事实就再清楚不过,秋艳红早已背叛剑阁,欺师灭祖,届时,碎星团希望自己能帮一个小忙……

“师……不!秋艳红,妳欺师灭祖,我从今天起,再不认妳做师父!”

龙灵儿厉啸着冲上,却不是冲上来死拚,而是死死缠住,不让秋艳红有机会远遁离开,后者见状,也晓得如今若不先打退她,恐怕是很难摆脱纠缠,空出手来,攻击封神台。

“哼!贱丫头,妳叛离师门,本座今日就要先清理门户!”

秋艳红运转力量,又是一剑挥出,斩向龙灵儿,两边火拚,另一边心魔阁一众天阶神尸的攻击,亦是猛烈,可那道光之天痕,虽然越来越亮,却始终稳稳守住最后一线,没有彻底裂开,开放入口。

“哼!碎星团确实是很有一手!”

心魔阁的队伍中,李月白看见天空中战况胶着,封神台的禁锢一时难破,想起临行前掌门人与长老的重托,毅然道:“此战必须速战速决,迟则生变,不能再等了。”

主意一定,李月白手中出现几道血符,跟着迎风一晃,自燃焚烧,他持着火符跪地叩首,连续三拜。

“有请前辈献身!”

语方毕,漂浮在天上、地上的诸多天阶邪尸、妖骸,身上骤然冒出火焰,似在*,施展出的力量却一下子激增,几乎是原本一两倍的层次。

这是心魔阁秘传的自毁秘术,拚却彻底舍弃遗褪,*激发出极限力量,不到门派生死存亡之刻,绝不可轻易动用,李月白如今拚尽全力于一击,可以说是心魔阁费尽家底的疯狂一搏,若不能在这一战里重创碎星团,转头心魔阁立刻就有覆灭之忧。

而这最后力量的一拚,效果也确实十分明显,在多道激增的天阶力量攻击下,原本还稳稳守住的空间裂口开始破碎,露出内里正剧烈晃动的英灵殿,还有即将溃倒的封神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