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章 王者归来(周一红包满六百三更)/碎星物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情发生得非常突然,司马冰心方才手按琴絃,身后浮现独眼虚象的模样,明摆着是有某种猛招,即将发动,从声势来感受,这一击恐怕非同小可,应该是鬼族在她身上埋下的又一张底牌,武苍霓没把握能够接得下,但旁边有韦士笔,后头还有萧剑笏,金刚大阵也尚有余力,尚帅终究未成大能,内天地限制没有完全开放,众人接下这击应该还是稳的。

然而,就在司马冰心准备的杀着,将发未发之际,忽然一道赤红身影,自她后方飞速飙出,事先毫无预兆,也不知是打哪里冒出来的,就这么凭空出现,迅速贴近司马冰心,最初,武苍霓还以为这是司马冰心发动的某种神通……

但这个“神通”立刻就造反了。

突然出现的血影迅速凝化成人形,接着却朝着“主人”立刻便是一腿横出,司马冰心对此根本是浑然无觉,全不提防,被结结实实踢中,无匹巨力加身,直接身不由主,如出镗炮弹般横飞出去,无复早先的威风与恐怖,全无反应,就重重摔坠向星海之中,刹那间不见踪影。

“呸!一路上都在装模作样,还以为有多厉害,其实半点屁用也没有,鬼族费尽心思找了这么个坑货作为底牌,真是蠢的,早就说顶着圣女名字的,除了装逼,没一个能打,看妳不顺眼很久了!”

血影凝化成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娇俏美人,紫发雪肤,惹火的身段,性感诱人,来得离奇,更对司马冰心充满了鄙夷,暴起一脚踢飞了人之后,开口就骂。

就算是猝不及防之下,想要击伤有太古妖都之力的司马冰心也非易事,武苍霓很清楚刚才那一踢究竟有多么不易,更展示着怎样强大的力量,但明知如此,她却顾不上去确认司马冰心现在的状况,因为眼前这名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音容熟悉,并不是陌生人。

这是一个很熟的故人,碎星团自从帝都之战,诛杀李昀峰,以四名天阶者纵横当世,复出以来,虽然号称底蕴可以镇压天下,但一路走来,真是恶战连连,而每有恶战,温去病和尚盖勇就总是慨叹,她如果也还在就好了,就连最后这一战要进行前,尚盖勇还多次提起她,怀念之情,怎么也掩饰不住。

碎星团第二大队队长.褒丽妲!

自从投身太一,进行极乐任务以后,就再也不曾归来始界,甚至没有联络的她,最后留下的可以追寻线索,就是温去病和武苍霓在五藏妖界所见,她应该在大人物安排下,回到过去,同化纵天女君,已经身成大能,堪称是碎星团当前境界最高的一个。

如果打一开始就有她在,这一仗打起来肯定会轻松许多,但武苍霓却不太了解,为何她这次早不回来,晚不回来,直到尚盖勇已将近功成,大事底定的当口,这才现身露面?

“……嘿!我也想早点回来的,但进不来啊!”

褒丽妲耸耸肩,“老尚这个破世界,三重天阶以上就进不来,也只有在他人皇之力全开,藉着回应众生祈愿,将神通无限提高的时候,我才勉强能钻缩进来……嘿,他的进展倒快,把鬼族那些杂碎彻底一脚踢开后,这回应该要晋升大能了。”

武苍霓闻言微微一怔,却没想到尚盖勇摆脱鬼族束缚的疗程,末了还会锦上添花,竟然还有这样的天大好处,但旁边的韦士笔似对此并不在意,看见久违的同伴,也没有表现出特别欣喜,只是侧着头想了想,问道:“妳……是从哪边回来的?”

“那你得去问太一了,我是被祂送走,一路在各个世界穿梭做任务,这次也是由祂负责拉我回来,何况……”

褒丽妲向远远的封神台看了一眼,道:“阿山的那个封神台,能挡始界的人出去,也挡外界的东西进来,却不挡始界的人回来,这你不会说你不知道吧?”

此事武苍霓还真是首次听闻,愕然转头望向韦士笔,却看他也微微点头,登时也明白过来,封神结界虽然为了隔绝内外交流,会挡住始界的人,不能往外遨游诸天,却没封住回来的路,这可能是为了节约能量运用,的确很像是那个人的作风,而这个设计也有其道理所在。

不经过太一,想要自行遨游诸天万界,必须要有穿梭空间的能耐,换句话说就是有对空间法则的认识,除非身怀即使诸天万界也极其罕见的异宝、异能,不然身成大能是起码要求,其余天阶者就算出去了也没能力自行回来,而始界之内原本就两个大能,这种方便之门开了也没人能用。

转念再一细思,武苍霓发现其中的不对,若非封神台自行开始崩溃,威力逐渐降低,就算太一也再伸不进去手来始界,那个人留下的大能与万古也出不去,原理上本来就不会有始界之人会在封神结界之外,自然不需要挡人回来……

“……哦,成功了啊。”

褒丽妲引颈眺望,看见截天佛掌划过,截之道出,尚盖勇神魂中与鬼界的气机牵扯,全数断去,彻底解脱了束缚的尚盖勇,一身轻松,精气神汇集,更进一步激发出人道之力,不光是身边千万明黄光点环绕,众生之力在激烈涌动下,形成漩涡,所在之处竟出现了空间凹陷、垮塌的现象。

同一时间,尚盖勇、温去病都感应到气息,望向这边,看见褒丽妲,露出异常惊喜的神情,而褒丽妲也飒爽地举手,向那边大力挥动,“喂,老家伙们,咱们碎星者自立自强,我先行一步,你们几个男的要争气,别被我甩开太远啊!”

一派亲朋重逢的欢乐气氛中,武苍霓不免觉得有些尴尬,虽然四大武神情同家人,情谊深厚,碎星者们这一路走来,也是相互扶持,但从前自己就和这位褒队长总有些不对盘,相互看不过眼,迥异的做事风格,让两人时有牴触与摩擦,碎星团覆灭后,再也没见过面,此刻百劫重逢,自己和她之间可没什么相互拥抱的狂喜情感。

想到冰心刚刚在毫不提防的情况下被她一脚踹飞,她如今是堂堂大能,刚才的一脚又毫不留情,半点也没有看在樵峰的面上留力,现在消失在星海中,不知道是什么状况,武苍霓放心不下,直接飞身出去,往星海深处去寻找。

冰心有太古妖都的力量支持,战力难测,那一腿估计也只能伤她,不至于危及性命,自己这么一个人冒冒失失找过去,可能还会有些危险,这点武苍霓心里有数,却还是决定离开,因为……总觉得这时候夹在那四人当中,自己很是尴尬……

“去,碍事的人总算走了,真是碍眼,一点也不识趣。”

褒丽妲看着武苍霓远去的背影,全然不掩饰嫌厌的表情,还很没气度地啐了一口,“以前就一直看她不顺眼了,明明也没多强,就爱在那边装模作样摆架子,现在还跩起来了,天阶二重了不起啊,我也有天阶二重过啊!”

韦士笔在一旁苦笑道:“两个美女之间,原本就是容易处不来的,大家好歹都是一起走过来的同志,妳多少也看在团队和谐上,稍微收敛一点。”

“……你还敢帮她说话?我知道了,你绿了阿山,私下里和她也有一腿?”

褒丽妲闻言直接一脚,就踩在韦士笔的脚背上,力道不重,就像往昔在军中,两人无数次的玩乐打闹一样,韦士笔压根也没闪躲,只是不住苦笑道:“妳别随便造谣啊,我虽然风流倜傥,但从来不上兄弟老婆的,阿山才是干这个的专业户!”

“我管你究竟上了谁的老婆,你居然敢在我面前说她是美女,这才是不可饶恕,要是换了我以前的脾气,刚刚就直接就拎桶强酸给她洗脸了!”

吸血鬼大小姐踩了一脚之后,还没解气,干脆玉臂一伸,勾上韦士笔的脖子,直接就把他夹到自己胸前。

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暗示性的动作,被少女强行夹在臂弯里,按着脸贴在她丰满的乳丘侧,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皮衣,完全能够感受得到,皮衣里那对雪球的傲人浑圆与弹性,阵阵香气袭来,甚至有种脸被雪球挤着、打着的错觉。

但比起这些秀色可餐的福利的刺激,一下盈满韦士笔胸口的,却是怀念过往的温馨感受……

金山毒霸往昔艳绝天下时,不知有多少世家公子、青年俊杰,渴望能够享受这样的一夹,当真是但教能一亲芳泽,纵死也无憾,不少人真的看不清形势和脸皮,不顾后果的做着无用的尝试,褒丽妲成日受欲念骚扰,当真是不胜其烦,怒火中烧,最后更因此创出了一式叫“怀中抱妹杀”的雷霆杀着。

不过,那时候团中最常和褒丽妲有肢体碰触的,就是韦士笔了,两个人每次拌嘴起来,褒丽妲总会像只发怒的小猫,扑上去又撕又抓又咬的,期间自然少不了擦擦碰碰,更别说每次褒丽妲兴起,想要找人试验自身的性感魅力,韦士笔都是不二人选,百族大战时期,两人在大战间隙的悠闲时光里,不知上演过多少类似的香艳场面,当真羡煞旁人,甚至很多人都以为,褒丽妲和韦士笔其实是一对。

只有四大武神自身,才知晓其中的实情。就像山陆陵当初一直对武苍霓的穷追猛打全然无感,在韦士笔眼中,无论眼前的蝠翼少女有多美艳,半裸身躯多性感撩人,有多少人迷恋她到理智丧失,都只是幻术迷障,真实的她,不过是个半大不小的屁孩,心性与身躯都没有发育完好,自己再怎么乱搞,总不至于变态到对小屁孩感兴趣!

一直以来,自己对这个女孩,更多的……其实是一种哥哥对调皮妹妹的情感,所以总束手无策,被她骑在头上嗔闹,也只能默默苦笑、无奈地说着“好吧好吧”,虽然很糗也很不男人,还因此被人误会是好好先生,可……自己心里却感到很温暖。

有时候,自己也常常在想,山陆陵和褒丽妲的存在,就像是一双自己真正的弟与妹,和他们相处时,自己得到了那份和真正的兄弟姊妹在一起从未有过的亲缘,让自己沉迷,不知不觉中,胸口的空洞被填满了……

每当这么想,那份打出生以来便不断累积的遗憾,便获得了补偿……

“……怎么样?我现在的身材性感吧?该大的大,该小的小,真材实料,可不是用幻术变出来的!”

熟悉的骄傲嗔声,勾起了韦士笔的久违回忆,嘴角不禁露出淡淡的微笑,“什么大大小小的,还是这么没大没小的,我可是妳的长辈。”

“那是以前了,现在姑娘我也不再是小孩子了,而是真正的女人啦!少在这摆你那长辈臭架子。”

褒丽妲说着,忽然语气转柔,轻声一叹,“这些年来,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老尚和阿山都活成了狗,你也真是辛苦了,我觉得……咱们里头,就是你最不容易了,这么多年来,真是辛苦了你。”

韦士笔闻言苦笑道:“只要现在好,以后会更好,就可以了,过去的始终过去了。”

“是吗?但如果我走不出过去呢……”

幽幽的话语入耳,夹在肩脖的手臂,忽然有若铁箍,压力骤增,韦士笔还来不及挣扎,一股rela辣的切体剧痛,直接由小腹撕到胸膛。

“……继碎星团之后,下个被您和神妃用完就丢掉的是死曜吗?麒麟阁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