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龙殇千里/碎星物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蛮荒野外,联邦与兽族领地接壤的边境上,一名秀气青年,身穿文士服,与周围环境很不搭调,步履轻捷,在山间小路上飞快行走,神色中更有些许紧张。

一阵断断续续的生涩鸟鸣突然从路边树林中传来,青年闻声面露喜色,停下了脚步,低声道:“我是王思平,是龙家世妹吗?”

“思平世兄!”

身份对上,一名十八九岁,身穿劲装,容颜姣好的女子,敏捷地从隐匿的树丛中窜出,向王思平拱手见礼,“数年不见,世兄可好?”

女子貌美如花,话音甜美,王思平面上不禁露出微笑,但随即正起神色,低声道:“妖族如今势大,又最擅野外追索,此处虽然荒郊,也恐隔墙有耳,此地不宜久留。”

劲装女子点头应道:“小妹明白,但妖族虽然强势,这趟我也不是孤身前来,本家有几位高手随行,营地就在附近,世兄随我一道,无需担忧。”

王思平却摇头道:“清婉世妹妳初入地阶,就登星榜一百零七名,堪称人族菁英,龙家精英的实力我也信得过,但妖族近来在这附近活动频频,光是妖王就有不下二十名,恐怕……”

妖族、兽族的地阶,都是肉身极其强悍的存在,通常能力压同境界的人族,龙清婉虽是沧溟龙家的新起之秀,甫入地阶列名星榜的强悍人物,可若引来复数妖王夹攻,那就大事不妙了。

王思平虽然比龙清婉年长数岁,已在前年就登了地阶,却至今还星榜无望,尽管对龙清婉颇有好感,这次抢着担了为龙家人马向导的工作,却不敢逞能好强,生怕一着不慎,乐极生悲。

龙清婉微微点头,“附近妖王若多,一次引来多名,确实堪忧,不过这回我们是由一哥领头,只要不是碰上妖尊,寻常妖王再多倒也是不惧。”

“一哥?”王思平闻言先是一怔,随即大喜道:“可是当前星榜第一,『龙殇千里』龙杀一?”

龙清婉却笑语盈盈,点头低声道:“可别在一哥面前提起这话,否则他会生气的。”

王思平一时只能尴尬笑道:“杀一世兄两度抡元,如今已是堂堂天阶之下第一人,乃我人族的光荣,又何必……何必……嘿嘿……”

五年前,龙杀一曾经是星榜榜首,哪怕风云突变,随着亢金龙崛起,九外道会盟,太一大规模插手入始界,后起之秀如浪拍岸,他的排名备受挑战,也终究没有遭遇能被证实的败仗,让别人可取而代之。

但在封神台彻底崩溃,诸天神魔正式回归之后,帝国一朝改制成为联邦,同时也改了日月星榜的排名方式,日榜只计大能以上,月榜登名的起码条件则是天阶,其余人等无论年岁,都在星榜之列,以此日、月、星三榜,提振人族士气,宏扬尚武之风,激励人族武者在此救亡图存之际不断提升自己,以备迫在眉睫的大战。

如此一来,区区地阶初段的龙杀一,自然没资格再据有星榜魁首之位,直接被刷到榜末,一时惹来不少闲人讪笑,但他却未有灰心丧志,五年来凭着个人努力,不住往前超赶,击败了一个又一个比他年长、修为深厚的前辈,终于在两个月前,以半步天阶之身,重新星榜抡元,号称如今天阶之下第一人。

一生两度星榜夺冠,当中象征的,是败而不馁,力争向上的精神,是现今人族最重视的东西,王思平以前对龙杀一过往的行事作风,多有不认同,可看着他这些年如此拚命地爬到这位置,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毅力惊人、努力过人,五年自地阶初段到半步天阶,甚至号称半步天阶第一人,若在过往,简直是一段传奇,虽然……这登顶的最后一步,有点小瑕疵……

龙清婉叹道:“打自灵儿姊姊两个月前登天成功,一哥的心情就一直很不好,所以世兄你千万别在他面前,说什么星榜第一的……”

两个月前,自联邦成立以来,长期盘踞星榜第一的“太阳战龙”龙灵儿,经历数年打磨,浴血一战,击杀百首妖尊,藉此强势登天,证道踏入月榜,这让本已约战她于帝都,想堂堂正正取回曾经荣耀的龙杀一,还未战就直接惨败了。

尽管如今顺利递补缺位,登上星榜魁首,压在一众前辈的顶上,让不少当年的讪笑者惨遭打脸,但从以前到现在,靠着递补而成为魁首的第一,总是惹人讪笑,旧的去了新的又来,这也让龙杀一近来格外郁闷,心绪不佳。

王思平道:“清婉世妹,此地我们不宜久留,还是先与你们家的人会合再说。”

龙清婉点头道:“好,世兄,请随我来。”

龙清婉才一转身,蓦然一惊,只见一道黑色身影,正无声无息地站在身后,眼神冷漠,自己和王思平对话时半点不曾放松警惕,却不曾察觉人影从何而来,而此刻明明天气不算冷,他却披着一件厚厚的黑裘,像是觉得非常冷一样,更让所有站在他周围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感到莫名冷意,甚至打起寒颤。

“……一哥!”龙清婉见了身影当即面露喜色,“你不是……”

王思平正要上前见礼,胸前却募地一热,玉佩发光,他惊喝道:“别上当,他是帝江妖王伪装的。”

惊喝声中,黑裘中的形影,骤然变形,身形膨胀,面目变化,身后多出四支翅膀,身前多出两只手臂,四臂一起攻向龙清婉,同时,没有耳目口鼻的肥肿头脸,骤然开裂,筋肉贲张,要将龙清婉一口吞下。

“休想得逞!”

龙清婉情急发劲,法相流转,身后巨大的双头火龙形象浮沉,带起熊熊烈火,就往帝江妖王烧去,烈焰摧物,周围数十米的草木全数起火,转瞬焚为灰烬。

星榜强人,确有不俗实力,龙焰过处,帝江妖王的皮肉出现道道焦痕,但却也仅只如此,龙清婉见状大为惊愕,自己的龙焰杀伤力极强,以法相催动,地阶中段也不敢撄其锋芒,满拟这近距离一击能焚破敌方半身,却不想才只是留下焦痕,妖族地阶的法身之强悍,果然骇人听闻。

王思平从侧方匆忙抢上,家传绝学“掌中八卦”,重重击打在帝江妖王身上,想要趁势将妖王击退,却只是一晃,肥厚的肉壁荡起层层浪,没能更进一步。

“帝江一族擅长变化人形,皮肉更是坚实难破,世妹若无宝兵,就千万不要犯险!”

王思平喝出提点,同时从腰间抽出家族所赐的宝兵长剑,全力灌输真气入剑,长剑骤亮,闪现六爻卦象,跟着狠狠斩下,在帝江妖王身上,留下一道长长血痕,赫然攻破了帝江难破的妖躯,一时大为振奋,张口欲呼,却见龙清婉手上一道波光扬起。

一条锦织,在龙清婉手上化为潋滟波光,缠住帝江一臂,似柔实刚,更兼有寒冰之利,一阵哗啦啦水声拖过,帝江妖王的一臂,竟给直接斩下。

王思平见状恍然而悟,龙清婉是沧溟龙家近些年锐意培养的新一代高手,自然会赐下宝兵使用,这条锦织的品阶远在自家宝兵之上,在她手中,又颇得水火共济之命,威力陡增一倍,最适合对付这种仗着妖躯蛮横行事的对手,自己与她联手,当可收拾得了这个帝江妖王。

才刚这么想,就见受创不轻的帝江妖王往后急退,跟着仰天而嚎,发出一种常人听觉难闻的高频叫喊,王思平、龙清婉听不见,却能感受到阵阵气浪扑面,声势不小,明白对手正不顾自身形势,不图反击,反而全力附注一吼,不由得脸上变色,心中暗叫不好。

……这妖王是在呼叫同伴?

……光是一个妖王就那么难缠,再多来几个那还得了!

……妖族的增援有多快,如果不快速解决帝江,我们走得了吗?

未及细细思索,做出决断,就听见不远处有凄厉尖啸、雄浑吼声齐作,跟着,大地震动,却是多个方位都有妖王层级的存在高速飙来,王思平、龙清婉脸色顿时大变,立刻虚晃两招,舍下帝江,就朝着没有妖王赶来的方向急奔。

……要快!必须得快!

……如果被妖王们合围,那就必死无疑,万一引起妖族怀疑,暴露主力行藏,甚至不幸落入妖族手中,被迫出隐秘,拖累到这次的秘密行动,那就是人族的罪人了。

两人一轮狂奔,生怕被后头赶来的妖王们追上,人族武者的速度虽没有同阶的妖快,但两名地阶高手一起发力狂奔,也是拔山倒树,声势惊人。

一路奔出数里,王思平眼见后方烟尘滚滚,起码有六名以上的妖王联手追赶而来,双方距离一点也没有拉远,心中不由焦急,眼看右前方有一片广袤密林横过,或许能藉机脱困,连忙和龙清婉打个招呼,两人一同向右偏行,窜入浓密树林之中。

入林之后,枝叶茂密,遮天蔽日,不辨东西,王思平取出家族的定位罗盘,偏折向东,却同时释放出纸人甲马,往西急奔,想要藉此引走部分追踪的妖王。

一番施为,干净俐落,龙清婉还没来得及发问,王思平就已经全部做完,她心下着实佩服,天府王家屹立千古,果然手段不凡,像这样的能耐,别说自己没有,只怕整个龙家都没几人能够。

诱敌手段一布完,王思平立刻拉着龙清婉,要从东面穿出树林,同时预备在离开树林前再做一次,将妖王彻底分开,哪知才奔至树林边缘,却看见几名妖王愤怒吼叫,正面而来,如果就这么冲出去,直接就会陷入妖王群的包围中。

王思平、龙清婉顿时一呆,之前两人一路被妖王追赶,是从树林的南面进入,现在是要由东面离开,怎么会直接和追赶过来的妖王直接撞个正着的?是自己慌乱中跑错方向?还是妖王料敌机先,直接在外头遶个大圈子,来东面堵截?但是自己有罗盘指路,不至于偏差如此之大,妖王若是有如此速度,之前就该追上自己,何必绕这个大圈……

“不好!快走。”

不及细想,趁着妖王们还没追到,王思平连忙拉着龙清婉回头重奔入林,甫回头,一件事物从林内高速冲出,赫然是王思平早先放出的纸人甲马,长驱而过,迳直冲出树林,飙向那些冲过来的妖王。

王思平顿时双目圆瞪,自己和纸人马甲明明是背道而驰,一东一西,怎么会最后跑到一处来?自己还有可能慌忙中跑错方向,纸人甲马只会直行,又是怎么跑这来的?

“走!”

这回却是龙清婉的反应更快些,不管这些甲马又有什么古怪,总之不能傻站在这里等着妖王杀来,她拉着王思平回头狂冲,也不管什么方向,只是要用最快速度通过这座密林,甫一见天日,就看见几个高大身影,矗立面前,赫然就是那几名追来的妖王。

“人族!受死!”

形如猿猴的举父妖王,大力挥动骨锤砸来,王思平抖手打出一道白光,耀眼遮目,趁着妖王们被强光照的目不能视,回头要躲到林子里去,甫转身,眼角看到一尊毁坏的纸人甲马,倒在林边。

……我们这次又回到原地了?

……所以其实是不管怎么走都会回到入口?

……这座树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