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天外来客/碎星物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慧、静、虑三僧,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机,似乎都是大能的层次,以地藏金龙的万古层次,*出这样的弟子,倒是不足为奇,而一位万古,底下又有多名大能弟子,这样的实力,也足够镇住鬼市,没谁能反抗。

如果只是看到这三名大能和尚,温去病也不会有什么额外想法,哪怕表露出的气息特殊了些,也可能只是修练功法的关系,而佛界之中流派最多,有些自己不认识的简直是应当的,自己要是都能熟悉,才是怪事,但它们身上的那股特有气息,与自己前头刚刚揍过的大定和尚相同,这就很奇怪了。

……是单纯因为师兄弟之间的成就有落差?还是有什么别的缘故?此番觐见地藏之行,其中隐含着不小危机,温去病一路观察思索,希望能够多填几分把握,故而对于所见的不谐都分外上心,却一时捉摸不透这里头的问题所在,只是本能觉得涉及到地藏的某些问题……

而妃月泪仰望参天的伟岸精舍,赞叹道:“真是好大的精舍,这就是大菩萨的净土吗?”

大虑和尚笑道:“是也不是,平常时候,大菩萨的净土遍开此地,庇护收容孤魂,占地何止千万里,这座精舍是适才状况有变,大菩萨翻手成岳,拔地起精舍,收净土内所有亡灵,这才出现的。”

成就大能之后,内世界虽然已经构成星系,甚至星海,但要在瞬息之间,翻手起参天高楼,这个温去病自问还远远做不到,就是能够踏足六重天,达到大能巅峰了,也没有把握作得到这种事情,这里头肯定涉及操控时光,所以大虑和尚的这番话,可以视为夸耀地藏金龙的无比神通。

妃月泪在一旁奇道:“状况有变?是指刚才的黑日横空吗?那个黑太阳会危害大菩萨的净土,所以要立刻起高楼来庇护所有亡灵?”

不过是随口一问,妃月泪并没有特别想要刺探什么,纯粹是顺着大虑的话问下去,但大虑和尚似乎意识到其中有什么不妥,一下脸色骤变,这下也让温去病感到其中不妥。

……这个问题里藏着什么破绽吗?和尚的反应不太对。

而跟着大虑身后,一直默不作声,容貌已显老态,三角脸的大静和尚,见状立刻接口道:“黑日并没有什么危害,只是当时,大菩萨正接见贵客,为了不惊扰到贵宾,这才以大神通隔绝内外。”

妃月泪讶异道:“大菩萨还有其他贵客?可……鬼市各大首领,刚才都已经去到三鬼洞……”

温去病听了也暗自一惊,鬼市之中,五大势力的首领,刚刚都跑三鬼洞去了,鬼市之内复又有何人够资格为地藏贵宾?难道是酆都之外的其余鬼界大势力来人?这么快就对黑日之事有反应了,是万古分身前来,还是地藏打开通道,允许对面大能越空降临?

……不对,照大静和尚所说,地藏正在会晤贵宾时,才有黑太阳悬空之事发生,这个客人是一早就来,不是黑日之事引来的。那么地藏突然寻我过来,会否和来人有关?

才在纳闷,温去病忽然看到,摩天精舍的顶端,飘出了一朵七彩祥云,上头有一个白发道人,乘云飘起,迅速离去。

大慧和尚见状双掌合十,道:“贵客离去了。”

妃月泪则惊愕脱口,“来的是仙人?仙界怎会有使者前来?”

鬼界与仙界之间的关系,绝对算不上友好,这么多年来,双方根本就从无往来,妃月泪的惊讶,温去病完全可以了解,事实上,自己的惊讶还要更多于这个不知内情的丫头。

因为,那名来访地藏的仙人,还恰好是自己的旧识……

……云中子这个老货,这时候来鬼界想干什么?

之前借助太一,游历各界的几年,刻意打听之下,温去病也了解到一些仙界隐密,当中就有这一位旧识的特殊地位。云中子是如今仙界的首席造器大师,也是现存大能中最为年长的一个,他身为留级生的历史何止万年,与他同辈的那些师兄弟,不是已经殒落就是身成万古,甚至如今仙界最高的那一位永恒,当初也是与他同辈相交。

在这种情况下,云中子虽然只是大能,却着实也是一位仙界大人物,作用不在万古之下,而因为实力有限,不怕遭人忌惮,一些隐密的外交工作,就是由他穿针引线来完成,他会忽然到鬼界来,还面见了地藏金龙,不可能只是来观光打酱油,或是单纯和地藏交换资源之类的小事,仙界莫非要对鬼界有什么动作,需要拉动地藏?是因为鬼市,为了提防霸皇?

温去病一时把握不住,凝神苦思,皱眉不语,而摩天精舍的顶端,却忽然放射出无量金光,更幻化出一群金翅鸟,绕着天空飞行,洒下点点璀璨光雨,遍照四周的亘古黑暗。

大虑和尚见状笑道:“两位请了,大菩萨已经在等候两位了。”

精舍的顶端,距离地面超过万米,但万古存在的神通,这点小事自然不是什么问题,温去病、妃月泪推开精舍底部的大门,只见眼前一片黑暗,当大门在身后关上,他们连空间异变的感觉都没有,前方骤然大亮,现出朵朵金色莲花,开出一片花的海洋。

在莲花与莲花之间,地面闪烁着宝光,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珍珠、玫瑰,数量无尽的八宝遍布地上,将大地都化为净土,每一步踏上,既有光霞流转,也有佛音回响,空中满是奇花芬芳,若不是头顶的天空仍黑暗如墨,哪里像是身在鬼界?

在这片净土的中央,则有一道朦胧身影,足足百余米高,周身同时流转着碧火与金芒,远远看似巨佛之影,扣指微笑,但当想要进一步看清时,这个巨硕的身影却又化形为龙,背后生六翼,顶有一双蜗角,而在一双龙目深处,分别闪烁着佛光与鬼火,正遥遥看来。

在这道目光之下,妃月泪骤然生出一种自己被完全看透的感觉,好像什么秘密都隐藏不过这双法眼。

“天命之子啊,我已经等待你很长很长的时间了,经历了无尽悠久的岁月,终于等到了这一刻,该是你挺身而出,顺应自身天命的时候了。”

巨佛的宏声若钟回响,震耳嗡鸣,直透神魂,让人醍醐灌顶,欢喜悦乐,温去病更立刻对其生出一种异常亲近的感受。

……真不愧是同行啊!我先前在各处世界行骗……不,传道积德时,也最喜欢拿天命开头,跟人说话,再不然就是原罪,直接先砸过去,把人砸晕,后头就很好忽悠了。

……高手一开口,便知有没有,原来不知不觉我的业务水平,已经是大菩萨等级,直追万古了!真是可喜可贺!

要真是死鬼赤魃在此,也许就忙不迭以为自己是被地藏认证的天命之子,欢喜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但温去病见多识广,自然不会简单被这种把戏哄骗。不过脑中虽然闪过这样大不敬的念头,温去病的反应却很直接,双膝一软,直接跪下,“既有天命在身,自然义不容辞,请大菩萨示我,若有赤魃所当为,肝脑涂地,也要完成天命。”

妃月泪却被温去病的动作吓了一大跳,来此之前,自己心中本来是担心,不知地藏召见究竟是要说什么,或是要交付些什么任务,而无论是哪种,以赤魃一贯的桀傲不逊,说不定就会搞砸。万一真的应对失误,与地藏发生冲突,就只能依靠自己所赠的护命宝先逃跑了。

但还真是作梦都没想到,面见地藏,对面甫一开口,赤魃它竟然直接跪了,还跪得一脸赤诚,根本只差一点就要热泪盈眶,甚至也不问问地藏要交付的任务究竟是什么,直接就答应下来,这……如果不是熟知它的性情,肯定以为它这是趁机在谄媚拍马。

……难道,是地藏暗中使了什么控制精神的手法?只这一下就控制了少爷?堂堂万古,手段着实高明,自己竟然一点也没察觉到。

事发突然,温去病的高度配合,俨然如虔诚信众一般的态度,不光是吓到身旁的小美婢,就连大老远外的强光之中,那道巨硕的佛龙之影,似乎也呆在那里,地藏堂堂万古,也少见如此情景,一时惊愕不已,作声不得,所有准备好的话都通通出不了口。

双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都不开口,场面一时诡异沉默,周边无论是妃月泪还是地藏麾下的佛鬼也都不敢做声,最后还是温去病率先行动,将双手高举过顶,跟着五体投地,激动道:“赤魃既为天命之子,自有责任承担鬼族众生的苦难,赴汤蹈火,绝不推辞,伟大的菩萨啊,赤魃愿为众生倾尽所有。”

这一席话通篇慷慨激昂,当真是掏心挖肺,让闻者都感动不已,为这种有担当的大英雄大豪杰点赞,就是全篇都不带一个我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