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舍/碎星物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会堂中,鬼韬异常苦恼,看着霸皇又一次出手,为司马冰心输功续命,这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就在不久之前,霸皇隔空出手,与鬼岩城凯里和万血河血丑乱战于鬼市之上时,自己才刚刚结束同样的工作。

“每一次传功续命的消耗越来越大了。”鬼韬叹道:“我们这样强行为她续命,明显只是一种饮鸩止渴的治标之法,不能治本,她体内的那个漩涡,已经不能用正常的道理来估算,最初的时候,只需要陛下的浅浅力量,就足够漩涡吞噬良久,如果不生变化,倒是可以一直这么强行续命,等待转机,或是干脆和之前一样不管不顾的拖下去,可现在……”

司马冰心体内出现的奇异气旋,在急速地化散光她的毕生修为后,就开始不断消磨她的生机,而为了保住她的性命,霸皇只能直接输功灌体,尝试以自身力量,替代生机消耗,来保住司马冰心的命。

论修为,司马冰心迄今不过大能层次,照常理来说,能消耗的力量,比之万古,不啻于九牛一毛,原本这不是什么大事,这边有两名万古接替,大可以撑到地老天荒,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股消耗气旋却在司马冰心得到万古的输功灌体后迅速壮大,在短短时间内就跃升到了万古层次,长时间下来,连霸皇也感到十分吃力。

霸皇道:“我本来以为,这股消耗是因为吞噬了我的力量,才快速壮大,成长到现在的地步,但如今细细想来,这个推论……应该是不对的。”

靠着吞噬来成长,效果顶多等同于灌功,而光靠灌功,没有其他机缘,绝对不可能让一名大能成长为万古,即使是鬼族的吞噬也没这么好用,这里头肯定还有什么别的缘故。

鬼韬点头应道:“恐怕……仍然与太古妖都有关,那个新生的意识体,至少是万古级数,与她连结,连带影响到新生的吞噬气旋,导致后续造成的消耗,也是万古层次……”

输功续命的难度,因此一下子提高了许多,最诡异的是,司马冰心虽然与太古妖都相连,受到那边影响,让气旋等级提升,可是这股消耗,却似乎无法由那边供给,只是凭空提升了消耗等级,活活坑死了这边。

霸皇重生后,力量尚未回到昔日巅峰,如果不是这边还有鬼韬,双雄合力,两名万古轮流出力,还真撑不住司马冰心的日夜消耗,但即便如此,大家也都心里清楚,这种拖延绝对不可久。

鬼韬道:“不若,我们还是将她交与妖皇?她是青女重生的最后希望,妖皇绝不可能不救,而以永恒者的力量,应当足可以撑住这消耗……”

霸皇却冷笑道:“但她也是太古妖都的连结关键,是你们获得那个新生意识的钥匙,一旦拱手让予妖皇,你之前为了太古妖都所做的各种投资,就全都没有着落,这是你能承受的损失?魔主那边你又要怎么交待?”

鬼韬顿时无语,迟疑片刻,叹道:“当舍还须舍,太古妖都之事迟迟没有进展,至今已有不少风险,而司马冰心只要在我们手上一天,就要持续为她传功续命,没完没了地消耗陛下与我的力量,现在这样,已经很难出手干涉其它事情,不少计划已经停滞,倘若后续消耗再一次提升,那就真的分身乏术了,而我们不可能整日只守着她,什么都不干,如果说非消耗不可……”

……为何不干脆甩锅给妖皇?拿去消耗潜在的敌人,也是废物利用的一个办法。

为了避免触发永恒者的感应,鬼韬没有把后半句说出口,而霸皇斜睨一眼后,却冷笑道:“好一个当舍则舍,那依你说,我们将她交给妖皇,由妖皇来维持消耗,如果后头这气旋消耗继续提升,连妖皇都觉得难以忍受了呢?”

“陛下无须担心,这些年来,妖皇对青女重生之事极度重视,断不会……”

“永恒者没什么不会的,如果妖皇觉得难以忍受,会怎么作?”

这其实并不是一个问题,霸皇自己早就知道答案,提问只是为了确认,鬼韬无奈道:“妖皇是绝不会放弃让自己亲女重生的计划的,但……若当真事不可为,承载的道标却也不是非她不可,应该,,, 会抽其精髓,剥其元神,淬取保留,在静静等待另一个适合的对象出现后重新注入,做为传承火种,接续因果,再立新的道标。”

“抽其精髓,剥其元神,淬取保留……呵呵,当真是好手段。”霸皇道:“但这么作,就真的有用吗?你也是此道行家,你说呢?”

鬼韬闻言又一次无语,为了能够让霸皇重生于鬼族,自己曾花了大力气研究万古的重生法则,算得上此道行家,所以很清楚这么干的后果。

凡是涉及因果的工程,都讲究一个接续无痕,浑然天成,越是机缘巧合之下,不经意间促成,效果越好,如果过程里人工斧凿痕迹太多,就落于下乘,基本就没什么成功可能,也就是强行为之,根本就是自断前路,希望渺茫,徒增烦恼,所以当初对尚盖勇,这边根本是全然不加限制,任其自由行动,一切举动皆是出于本心。

鬼韬道:“妖皇原本是属意纵天女君,却被佛界所阻,失败之后,才转谋琼华,又一次失败后,却阴错阳差转到她的身上,早已是……嘿嘿,如果再强行转下一个,肯定是……”

一个瓷瓶打碎了之后重拼黏合,肯定会有不少痕迹留下,而再打碎后重拚,痕迹只会更多、更明显,若反覆打碎到第四次,能够拼出来的东西……那模样,鬼韬简直不敢去想像。何况拼的还不是瓷瓶,而是神魂和因果,如此刻意为之,强行拼凑,理论上的成功率根本已经近乎于零……

可是,对于需要那件事物的人,不管已经变成什么样,只要有,就好过没有,哪怕几率再低,也好过没有几率,这是不能放弃的坚持!

同样的情况拿来问自己,鬼韬也很难回答会怎么做。让霸皇重生的意念如此强烈,换了自己,只要还有一丝希望,也会不断接续尝试,不管改变多少,不管几率再低,都不是放弃的理由,只要能让霸皇重生,自己就会坚持到底。

青女对妖皇极其重要,对霸皇又何尝不是?妖皇不会放弃让青女重生,但在霸皇这边,他想坚守的东西应该更多,能在砸毁三次的时候重新黏合,就绝不会留到砸第四次的时候。所以,他坚持扣下司马冰心,为的绝不只是太古妖都,而是希望主导青女重生的计划……

“你是我的智囊、谋士,遇到问题,应该是想尽办法,最后拿个办法出来,而不是来和我说不行。”霸皇嘲弄道:“还是你确实要承认自己无能,一切都到此为止了?”

“……陛下这就是强鬼所难了。”

鬼童笑得极为无奈,但主上的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自己若再只是想甩锅,那就不免让人看轻了,虽然……这一条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如果办法那么容易就能找得到,己方就不会困扰那么久,然而,就算拿不出办法,自诩智者,总不可能连个方向都找不出来,实际另一条路一早就能看到,但是自己实在不希望主上在这个节骨眼上强行去走。

“陛下,问题的关键点有二,一是这个气旋的源头,一是她的昏迷,功法方面不是那么好解决的……”鬼韬原地飘转了两圈,猛地抬头,“所以必须要把她弄醒,否则事情无解。”

这股吞噬气旋的源头,是司马冰心在入道状态,拼组体内各种法门,进行推演时形成的,到底是哪些东西的碰撞,导致气旋形成,这个已经无法调查,因为所有痕迹都被气旋本身吞噬、破坏,而这气旋之所以失控,并不断升级,也是因为司马冰心意识丧失,无能自行运气,这才失控得那么厉害。

如果能让司马冰心清醒过来,配合着救治,就有很大可能可以对症下药,处理掉这个气旋,可是……真的有那么容易把人弄醒吗?

“之前是说,人没清醒,不能交给妖皇,横竖要留着人,也就不急着治了,反正她这种状态,对她自己也好……但如果不惜一切代价要治……”

鬼韬慢慢道:“神魂之类的问题,还是我们鬼界最为擅长,如果连我们都无计可施……”

“……那就没救了?”

“那也未必。我们并不能代表整个鬼界,鬼族最高的神魂研究成就也的确不在这里,听说……地狱龙皇那里有一盏神灯,无论神魂受了多重的创伤,只要把神灯点燃,置于床头,就能把破损的神魂修复,治愈因此引发的昏迷问题。”

鬼韬跟着苦笑道:“但此事殊为不易,如果是别的冥府异宝,还可以设法用偷的,唯独此物不行。”

霸皇闻言扬了扬眉,“这灯被冥皇看得很紧,所以没法用偷的?”

“倒也不是,地狱龙皇高渺冷漠,除了冥府权柄,大概没什么东西会被祂看重的,这灯虽然效果神异,但要偷也不比冥府其他东西更难,问题不在此处。”鬼韬道:“关键在于,点燃这盏灯,需要付出代价,具体的状况不明,可根据古老的传说,这盏灯只能由冥皇亲自点亮,所需的代价也是一定要由冥皇支付。”

这才是最要命的一点,换了是其他的对象,都可以尝试谈交易,通过利益交换来换取冥皇出手,弥补其损失,但地狱龙皇高渺冷漠,对什么别的都根本没兴趣,基本没有和己方交易互惠的可能,而点灯的动作非要冥皇亲自来,就算把灯偷出来也没用。

鬼韬叹道:“冥皇可不是地藏,讲的是规矩,是公正,却不是慈悲,没有普渡众生这个概念,也不用指望祂会大发善心,如果点灯的代价太大,祂根本就没有可能点头。”

霸皇笑道:“那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了。”

……打到祂点头为止!

鬼韬的表情,已经不是简单一个冏字能呈现,对方只要不离冥府,就是堂堂永恒者,半点不打折扣,莫说霸皇实力未复巅峰,就算已经重回巅峰,再与自己强强联手,也还未能匹敌冥皇,更别说什么打到冥皇点头了,敢说这话的不是三岁小孩,就是超级中二的神经病!

“陛下……”

“……你还是太年轻了,经历太少,有些事……你不知道,才觉得做不到。”霸皇自信地笑了,笑容中更有一丝怀念的味道,“闯冥府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干了,那时候,我们经常去冥府打秋风,杀进去抢人,冥皇也没能把我们怎么样,那个家伙啊……”

鬼韬闻言却是整个愣在那里,霸皇所说的事情,自己的确毫无印象,但冥府是什么地方,自己可是非常清楚,说得明白一点,在地狱龙皇凭借律之大道与之相合,成为伪永恒后,那里就不是万古可以撒野的地方,甚至货真价实的永恒去了也讨不到好,自古以来,就没有谁能跑去那边耍横,霸皇的丰功伟绩虽多,自己也不知他有过这样的壮举,问题是……凭什么?

……我们?

……霸皇是和某人联手闯的冥府?他一向独来独往,鲜少看得起什么人,除非是统军,否则不屑与谁联手,是谁能让他如此高看,一起闯冥府?从语气听来,应该不是青女,也绝非魔主,难道……是那位“仁光”?

“……寂寞啊!”

霸皇唏嘘一叹,摇了摇头,眼中骤现厉色,“万古易过,良伴难寻,既然这是唯一的方法,那就让我再闯一次冥府,再闹他个天翻地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