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章 新.降魔剑/碎星物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降魔神剑的修复工作,一直是交给龙仙儿来处理,后来诸事繁忙,更遇到冥府大变,虽然惊喜得知剑可能已修复完成,却是不及细问,温去病着实没想到,居然是在爱妻身亡的当下,重新见到这柄剑,龙仙儿在生命的最后,引动体内剩余力量,将存放在内世界的这柄新剑释放出来。

只一眼,温去病就看出妻子究竟是怎么修复这柄地神兵的。

降魔剑属性特殊,能够大幅吸收魔气,化为养剑之力,甚至可以越级镇压万古魔气,是非常宝贵的异能与特性,如果只是断剑重续,却没有把这个异能修复出来,那就真是白白浪费了。

龙仙儿……大胆使用了一件特殊的材料。

当初,司徒诲人的佩刀魔化,生出自主意识,更化身“亢金龙”加入死曜,在始界兴风作浪,甚至不惜勾结魔主,后来被打至碎裂,温去病将之收纳处理,预备研究之后,或许能用来铸造什么,再后来,机缘巧合,用那些破碎的金属渣子,吸纳了七邪覆的强烈魔气,提升了材质品阶,成就上品的神兵主材。

这一回,龙仙儿大胆起用这些魔气金砂,用来修补折断的降魔剑,更借用了冥皇权柄加以炼剑,两种背道而驰的素材,在律之大道的法咒协调下,完美融合,最终打造出一柄威能远胜之前的新剑。

当这柄崭新的降魔神剑,被龙仙儿灌注最后力量,完成开光,所绽放的锋芒,光寒七界,隐约已经超越地神兵的品阶,来到天神兵的层次,更甫一出现,就发动神能,带着温去病一起,破空而走,穿出饿鬼的层层包围,脱离冥府核心地带,来到外围。

这并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做到的一件事,如果没有身上冥皇力量保护,就算能高速脱离,有天神兵护身,途中也会被这些蜕变完成的太初饿鬼啃得支离破碎,甚至直接被一口吞掉。

冥皇之力,似乎散发着一股奇异的波动,让饿鬼们本能感到厌恶、躁动,不愿靠近,甚至压制了刚刚诞生的想要吞噬生灵的冲动,却还谈不上克制,温去病也无暇细想,在消化入体的冥皇法则,回复行动后,主动握住降魔神剑,人剑合一,化为一道璀璨剑光,直接划破长空,脱出冥府范围。

在冥府外围,还存在着少数幸存者,基本都不是等待轮回的亡魂,而是冥府的旧干部,各界安插过来的大能,此刻看着里头千亿大口骚动的场面,尽皆失色,温去病没有兴趣理睬,迳自向小白那边飞行过去。

小白正飘然站在空中一角,眼观八方,似乎在思索什么,看到温去病过来,特别是他手中神光灿然的长剑,微微一叹,“她终究是过不了这一关,没法度过这一劫……”

温去病飘然站定,冷冷道:“你一早就知道她会有这劫?”

“嘿,她可是冥皇显身,与冥皇根本是一体同命,我知道冥皇逢厄灭之刻必有动作,吉凶难料,这一劫很可能会过不去,那时候她又好得到哪去?”

小白道:“覆巢之下无完卵,冥皇千般算计,撞上天道桎梏,难逃身亡一途,她受因果牵扯,也始终过不去这一劫,还好……她这段时日与你误会冰释,解了旧怨,又有这一段最后的幸福时光,总算不是带着遗憾走。”

温去病忍不住拳头微微握起,怒道:“你明明知道她会有危险,却为何……”

“为何不作提醒是吗?死仆街,你要我怎么提醒?”小白冷笑道:“提醒你们,最近可能会发生危险,要千万小心,行事谨慎,否则一个运气不好,命就没有了?操你奶奶的,这些话还用得着我来说?不就是你们的日常生活?还是要我替你出手,抢先把老朋友的谋划断了?别说我们俩交情没那么好,就算我出头,祂根本已经忍不了,无非从谋一线生机直接转为求个速死,她一样逃不脱这劫的!”

温去病顿时无言以对,自己和龙仙儿确实整日过着刀头舔血的生活,高风险早就成了日常,如果只是提醒一句最近会有危险,却说不出危险来自何方,这种提醒有与没有根本一样,毫无意义。至于指望小白为了自己两人出卖龙皇的谋划,更是痴心妄想,何况冥皇根本就是想要自毁,龙仙儿断然难逃牵连……

“想明白了吗?想通了的话,就趁早给我滚。”小白道:“哪边凉快去哪边,别待在这里碍事,也别浪费她的一番心意……别误会,我可没偷听,也不知道她最后到底说了什么,但无论如何,我想既然出来的是你,她一定是希望你能平安,开心活着,巴拉巴拉之类的。”

“她……把最后的冥皇之力给了我。可以用来去护持始界的力量,最后却拿到给我护身了……”温去病停顿几秒,厘清心情,“在她人生的最后,她没有选择世界,却选择了我……”

“是啦是啦,你老婆不爱世界最爱你,那不就好棒棒?你跟我说这些,是欺负我是单身鬼?”小白哂道:“横竖都已经给你了,别人也没法用,你想炫耀,过个时候再来吧。”

温去病完全没有这样的意思,听了小白调笑,也知道此刻说这些完全没意义,定下神来,道:“你打算怎么作?”

“……喔,这个啊……现在好像已经不是我们能作什么的场面了,当初我就和冥皇说过,饿鬼如果不彻底消灭,只是镇压,随着漫长时间过去,很可能会发生异变而进化,届时新一代的饿鬼,就再没法用上一趟的老方法镇压住……唉,专业意见没人听啊。”

小白慨叹着,声音里却没有多少遗憾,事情已经很清楚,冥皇当初选择镇压饿鬼,很大意义是为了在手上保留一个筹码,留作证道时抛出来扰敌之用,既然一开始就有着这个目的,自然不会愿意听从专业建议,从根本上消灭危险的火种。

只是,身为应该最公正的冥皇,却基于私心,干下这样的事情,听来固然是让人幻灭,可龙仙儿这里明明稍有偏私,反噬就重成那样,甚至还是受两次反噬,冥皇那边竟从头到尾没半点毛病,这真是毫无天理可言,不晓得祂究竟是怎样做到……

恐怕,是执着的意念无比强大,笃信私利即是公义,坚持这信念到深信不疑的地步,才能镇住所有的反噬,这一点如今已经不可考,只有那些饿鬼,成为后遗症被留了下来。

太初饿鬼的异变,明显不在那几名永恒者的预计范畴之内,祂们虽然在饿鬼完成变化的前一刻,预知未来,提前洞见,却也束手无策,而完成转变的太初饿鬼,不但比更加凶恶,也比早先更难压制,甚至开始主动啃噬镇世神山、无量净土,只有五色神光,还能稍稍压制它们,却也收效不大,甫刷落便即弹起,像是在拍球一样。

“……哇,成千亿颗黑球一起运,妖皇真是好高的控球技术啊。”

小白笑得夸张,更语带讥讽,但最后仍只能耸耸肩,“这几位大人物,很快就要压不住了,如果情况彻底失控,最后会是什么结果,我也不知道……但我如果说找我来的龙皇不在了,这边烂摊子跟我没关系,不想管,祂们大概也不会放我干休……”

温去病听出其中端倪,急问道:“你有办法吗?”

“……哪来的什么办法?你不至于认为我比永恒者更有能耐吧?无非我是冥府如今剩下来唯一的可能知情者,祂们不会放我的……”

小白的话合情合理,但在温去病质询的目光下,它最终只能摇了摇头,叹道:“我只知道,如果硬要干的话,有两个必要条件得要先满足,第一……得要能重新进入骷髅门里,寻回我失落的半身,或许……还有点希望。”

温去病侧瞥向自己早先飞出的地方,只见那里如今饿鬼密密麻麻,堵得水泄不通,想进去那边根本就是送死,如今饿鬼已经不再无视生灵,没有自己刚刚过去时的便利,就算是万古,恐怕也干不出这样的傻事。

“条件二呢?”

“喔,条件二啊?就是尽可能封住这些东西,别让它们乱跑啊。”小白道:“要是让它们全都跑光,诸天万界到处去吞噬,伤亡什么的先不论,得到补充的它们,万一再次发生进化,那时候我们唯一的自救办法,就是早点自杀。”

“它们……居然还有再进化的可能?”温去病听闻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顶不住了,“再进化……会变成什么?”

“天晓得?我可不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小白冷冷道:“太初饿鬼以世界为食,但如果沾染过强的怨气或是欲念,就会急遽增强,发生变化,彻底失去控制,当初搞不好就因为这样,才会被天道废弃……你现在知道,这东西为啥别的地方不扔,偏偏要锁在冥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