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五章 寻觅无踪/碎星物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霸皇、小白处给的讯息,那个人打一开始就身藏不凡,但也只是寻常气运之子,异遇连连,惊才绝艳的程度,如果正常成长,撑死了也就是横压六界,更在酆都鬼君之上的绝顶永恒,远远没有到后头走哪踩哪,永恒者纷纷畏如蛇蝎的地步。

这表示,奇点固然一开始就有特异处,可以解释为生即为奇点,却不是打一开始就状态完全,而是需要逐步完备,同样要通过天阶之路来步步提升,换句话说,奇点是可以培养的!

那个人,最初的旅程,是奇点渐渐茁壮,最终大成的过程,在他身证永恒的那一瞬,褪去了法身,真灵从中脱离出来,真正成为了奇点!

这个推论,可能性实在不小,而若实情真如自己所想的一般,那么……几位永恒大人物恐怕非常懊悔,没有在那个人还能对付的时候直接出手,冒着一定风险,提前清楚隐患,后头……他就真成了碰都碰不得的天灾。

“……总之在那之前,他虽然也是到处惹事,时间轴都还是一贯的,可以捕捉到一条连贯的因果线,可在那之后,他的时间轴就彻底破碎,过去、现在、未来,都可能是他的当前,根本无法捕捉。”

小白道:“还有一点很糟糕的是,只要是那个人待过的地方,那一段时空就会很乱,布满时光乱流,永恒者想要远观可以,但要是想要使什么手段,改变那一段过去,就做不到了。”

温去病冷笑道:“这根本就是个专门给永恒者添堵的天灾,大家就没联合在一起开个会,试着把他给灭了?就算害怕镇压,不敢直接出手,但是他既然力量强弱不定,驱策手下,总有机会吧?你不是说几个大人物都备好了切断因果线的手段,这还不敢赌上一手?”

小白摇头,“突破万古后,他的状况特殊,虽然力量强弱不定,却和天神兵之间有种异常的亲密联系,那些旁人难以接触、难以驯服的天神兵,却会主动与他亲善,供其驱策,他又可以到处乱跳取宝,一个人身上拿了好几件天神兵……”

这就等同有好几位万古随身保护,别说他力量只是强弱不定,就算他真的力量全失,只要有天神兵护主,永恒不出,谁又能拿他怎么样?

“……在他的旅程中,也不是没有梁子结得大了,人家拼命要和他玉石俱焚的例子……但没用,如果他那么容易就杀得死,证道殒落的那次早就该死得透了。”

小白道:“那几次的实例证明,他确实是可以杀死的,但没用,杀死了他,他立刻就从别处苏醒过来,完全是永恒者的规格。”

温去病只能无言点头,在自己听到的叙述里,万古存在若身亡,会在若干时间后,从时光烙印中正常苏醒复生,只是这个若干,很多时候会拖得很久,就算万古也不稀奇,但永恒者若是殒落,这个若干时间则会被缩短到立刻,而从那个人的情况看来,他毫无疑问就是永恒者的级数。

闯天证道,看似陨落,但那个人并没有失败,只是在一步跨出之后,走向了跟前人全然不同的道路,别人是跨上永恒,他则是如同种子发芽,绽出鲜花,就此身成奇点。不论道路是哪条,高度就是摆在那里,他的重生效率等同于永恒,甚至可能有过之,自来有失有得,他力量不稳定的这个缺点,恐怕换来某种更胜其他永恒者的优点。

“……真的那么想要找他的话,有一件东西或许能帮到你。”

被一连串讯息砸得头晕脑胀,只觉得自己的讨债真真是希望渺茫,看不到前路的温去病,乍闻此语,精神一振,不管那东西究竟是什么,只要是真实存在,就能透过太一想办法,好歹不是虚无缥缈的方向。

“……别想得太容易啊。”小白笑道:“那东西就是真.封神台,你要是能弄到手,就去弄吧。”

“开什么玩笑?”温去病怒道:“这东西和他有什么……呃!”

被小白提点,一种可能性陡然浮现在脑海里。所有天神兵都有来历,基本都是某位万古存在殒落所化,而真.封神台的威能,在自己曾接触过的诸多天神兵,包括永恒者手里的那些中,都堪称首屈一指,这么猛的天神兵,当初陨落的那个万古存在,肯定不是普通人。

这念头自己之前也想过,但并没有足够的讯息深思,而刚刚听小白说,那个人证道永恒时,乍似殒落,法身残留……当时那个人已经是万古,那件残留下来的遗蜕,哪去了?

温去病惊道:“真.封神台,是那个人的遗蜕所化?”

“不然哪里会这么屌呢?动不动就禁封一界、禁封几界,你就算拖个万古过来,也没几个能作到这种事情啊!”小白道:“遗蜕所化的天神兵,与原主会有莫名联系,就算转了几世,这联系都会维持着,你看霸皇就知道了。”

……所以,只要循着这道联系,就可以找到那个人,至少追到过去和未来,就可以拿来分辨到底那个是他的当前节点,运用得好,简直就是一个甩不掉的指引道具,死死锁定目标。

……问题是,姑且不论真.封神台有没有守护者、能不能碰触得到,即使这两个问题都排除,天神兵本身也不是没有自护之能,特别自己这种打算靠它找原主寻仇的,肯定不会受待见,到时候说不得要战上一场……而说得糗一点,别看自己这段时间异遇连连,实力突飞猛进,真动起手来,搞不好还顶不住天神兵一击。

小白笑道:“没错,而且你要知道,目前表现出来的封禁力量,恐怕还不是真.封神台的极限,更何况……既然那个人还在,就还有突破极限的可能。”

真.封神台当前的运作,尽封所有万古不能入,四界大能以下不能入,以一个万古巅峰强人来说,这样的表现还算合理,但扯到那个人,真.封神台若是爆发,尽封六界,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天神若是兵与创造主的结合,像是霸皇手执风雨战刀,威能将提升到不可思议的地步,虽然这是特例,绝大多数的情况,天神兵的创造主都已经彻底殒落,不可能再回来执掌,但……真.封神台无疑也是个特例,如果那个人回来重掌真.封神台,最后能做到哪一步,恐怕没人敢去估量。

“……怎么了?觉得这线索不好用吗?”小白笑道:“也是啊!真.封神台玄奥深藏,就连永恒者都不太敢沾手,指望你能从里头挖线索,是难了点。要不然,你考虑另一条线索好了……”

“还有别的线索?”温去病忍不住皱眉道:“你这个人说话怎么总是喜欢说半截,像挤牙膏似的,就不能有话一口气说完,这样很讨人厌啊!”

“好!这是你说的!”小白拍掌道:“剩下一条线索,等你搞定冥界尸龙,回来我就告诉你!”

“你!”

温去病闻言一下明白,自己又被钓鱼了,不过,这个鱼钓得不算猛,自己不想上钩的话,不咬饵就成了。

眼看温去病勃然变色,就要翻脸,小白耸耸肩,随手扔了颗糖过来,温去病接过,皱眉道:“你没事扔颗糖给我要干啥?”

“……让你手里有点东西,省得你出去到处说,我堂堂冥皇,差人干事啥东西都不给你啊!”

“你堂堂冥皇,差人干事只给颗糖,这话说出去,你就很长脸了吗?”温去病忍不住吐槽,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算是把任务接下。

小白则笑了笑,伸手招来妃月泪,贴在它耳畔低语,妃月泪最初很是惊讶,随即用力点头,默默站到一旁,似乎在用心记忆。

温去病忍不住问道:“你又在搞什么啊?”

小白道:“别管这些,你收了我的糖,总该还给我点东西吧?”

“……你打劫越来越肆无忌惮了。刚刚不还说堂堂冥皇,差人干事要给东西,回头还要收回赠的?别人弄不清,还以为我被你派了发财的肥差,而不是去冒险……”

“随便啦,反正也是你用不到的东西……”

小白道:“有两件东西,你拿了很久,却一直没用,横竖你不用,拿出来吧!”

温去病感到困惑,但也为之赧然,自己这些年,异遇连连,修练各家功法,练得多了,有时候都常忘记自己究竟练过什么,而各类异宝也是如此,看到就想入手,入手就扔魔屋,反正境界提升快,内天地拓展的速度,怎么都快过赃物入手,也不怕放不下。

更有甚者,自己的本质是个匠师,很多对旁人是垃圾的东西,到了自己手里,就能重新组装,变废为宝,导致的结果就是见到什么都想收,内世界各类赃物堆积如山,就算魔屋会自动分类整理,可累积的东西多了,很多入手的东西,自己根本是收完就忘,确实顾不太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