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到底谁才是好人/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飞的这种反应让我很是疑惑和不解,他拉着我直直的往楼上走,我便也连忙跟上,想看看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走到刘飞的房间,他先是左右看了看,看到四下无人之后,他才做贼一样拉开了房门,将我让了进去。

刚一进房间,我便闻到了一种极特殊的气味,那是独属于激情过后才会有的味道,而且我还看到了在墙角的隐蔽处,还放着几个用过的套套。

我不由摇头失笑,这刘哥的生活,过的也未免太**了些。

这应该不是昨天晚上的,根据气味的残留程度,很可能是中午才刚刚留下的...

我摇了摇头,警察的本能竟然让我开始分析这些东西,还是别胡思乱想,先关注正事吧。

“刘哥。”我压低了声音问:“到底是怎么了?”

一进了屋子,刘飞才送了一口气,他先是看了我两眼,随即摇头说道:“你啊,糊涂啊!”

“啊?”我一听这个,顿时愣住了,怎么了我就糊涂了。

“你刚才说什么,毛夏彤对你好?”刘飞神色凝重的问。

“对啊,挺好的啊,她挺照顾我的,还给我讲了很多...”

“行了行了!”还没等我说完,便被刘飞摆手打断:“你好好回忆回忆,到底是哪里得罪人家了?”

“什么?”这次我是真的愣了:“得罪她了?”

“当然了!”刘飞冷笑一声,说:“没得罪她,她为什么要把你往院里领,那还不是把你往火坑里面带么!”

不至于吧...

我心说院里也没怎么样啊,怎么就是火坑了?

刘飞看了我一眼,似乎看出了我心中的想法,他又嗤了一声,随后说:“兄弟啊,你还别不信哥哥的话,我好歹比你多来了几年,这样的事情见了太多了。你一定是不知道怎么得罪了毛夏彤那妮子,她才这么坑你。”

说着说着,他自言自语道:“这小妮子也太黑了点,怎么能他妈这么祸害人呢!”

这一番话说的我莫名其妙,按照刘飞的意思,难道那冷冰冰的秦科长才是真正对我好的人?

她让我在外面整理那堆放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档案,其实是在保护我?

怎么想都觉得没有道理啊...

我挠了挠头,心说刘飞说的里面危险是不是就是指男女关系方面啊?要是真的这样的话,我还是有自信可以把持的住的。

想到这里,我突然又想起了白映秋那包裹在制服下面那无限美好的身材,我的心头忽地一跳,要是白映秋来诱惑我的话,我还能忍得住么...

刘飞又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说:“兄弟,听哥一句劝,好好想想自己到底哪儿得罪人家了,然后给人家赔个礼道个歉,事情也就算是过去了,要不然真把你弄进去,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哦。”我闷闷的应了一声,心中其实颇不以为意,里面我又不是没进过,哪儿像刘飞说的跟龙潭虎穴似的,不就是挺寻常的一个地方么,还能把我吃了是怎么地。

正说话间,突然刘飞的房门被敲响了。

“咚,咚咚。”敲门声一长两短极其有规律,刘飞一听到这敲门声,脸色就是一白,我注意到他的双腿都有点打颤。

这谁啊?

我心中猜想着,仅凭着敲门声就能把刘飞吓成这个模样,得是什么样的狠角儿?

刘飞颤颤巍巍的走过去把门打开,走进来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

准确的说,先进门的,应该是她的那两只硕大的探照灯。

这珠圆玉润风韵犹存的妇人,正是车队的韩队长!

韩队长这身材也真够霸气,尤其是那两只探照灯,愣是将制服传出了紧身衣的效果,我都怀疑下一秒她那扣子就会被崩开。

不过她不是刘飞的老相好么,怎么把刘飞吓成这个模样了?

韩队长一进门就看见了我,她的双眼瞬间掠过一丝火热,那腰扭动的幅度也越发大了起来。

“小...苏,是吧。”韩队长媚声说道。

“嗯,韩队好。”我礼貌的打着招呼。

“哎。”韩队长甜甜的应了一声,说:“你也在呢啊,晚上有事没,要不要陪姐姐聊聊天。”

我苦笑一声,不由想起了昨天晚上那没睡着觉的悲惨遭遇,心说陪你聊天估计明天就得聊成刘飞这衰模样,还是算了。

“不了。”我说:“今天刚来,晚上还得熟悉熟悉业务。”

“工作嘛,什么时候做不行?”韩队长还是没有放弃。

“哎!”刘飞突然在旁边叫了起来,他脸上带着夸张的笑容提议道:“要不然咱晚上一起出去吃饭吧,喝点酒好好放松放松,今天也累了一天了,怎么样?”

“好啊。”韩队长的目光依旧粘在我身上,笑的无比腻人。

我心说这算是怎么回事,这韩队长分明是刘飞的相好的,他怎么还在旁边起哄呢!

悄悄的看了刘飞一眼,我却发现他正在用哀求的眼神望着我。

虽然心中不解,但是刘飞一直对我不错,他既然求我我也不可能不帮。

“可是我师妹也还没吃呢...”我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一起叫上呗。”韩队长说道。

“好吧。”看到她的坚决,我无奈只能点头答应。

“行,那你们先准备准备,我回去换身衣服。”韩队长笑容更加灿烂,转身离去,在走的时候,她的胸口差点撞到门框上。

这景象看的我不由暗乐,心说大也有大的难处啊。

“呼...”刘飞长长的舒了口气,如释重负的样子。

我连忙将我疑惑了半天的事情问了出口:“刘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像很害怕她的样子啊?”

刘飞一听我这个问题,当即苦了脸,他情绪略微激动的跟我诉苦:“兄弟,你是不知道啊!昨天晚上你都听见了吧,我一夜基本上就没睡好,本来白天就没精神,结果呢?”

他一拍大腿,神情更加悲愤的说:“她他妈的中午还要继续整,这咋办,我不答应还不行,下午我差点都没站起来。可人家呢,说晚上还要继续,你说这不是把我往死路上逼么!”

看着刘飞这模样我真是哭笑不得,这多少也算是幸福的烦恼了吧。

刘飞看了看我,又在我线条明晰的肌肉上面打量了几眼,忽然说:“哥们,要不然你就牺牲下,帮我料理了她得了。”

我一吓,连忙挥手拒绝说:“这哪儿行啊,她不是刘哥你的...”

“嗨!”刘飞一呲牙,说:“这有什么的,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

“算了吧还是,我还是...”我的话没说完,刘飞便也明白了我的意思。

他神色悲戚的感叹了一句,说:“我知道兄弟你原则性强,我也不会强求你。哎,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句话真他妈的精辟,到底是谁说的,真是太有生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