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小巷惊魂/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回事?”我的声音瞬间冷了下来,一股怒火在我心头蹭蹭的往上窜:“是不是李雅婷又找你的麻烦了!”

“没有,你别听姗姗瞎说。”林沫慌忙说。

“我怎么瞎说啦!”黄珊珊将自己挣脱出来,大声的喊道:“你都这么惨了,还不让我说么!”

看来又是那个娘们儿!妈的!

我心头的怒火越烧越旺,可是说话的语气却冷的像冰,里面就好像藏着无数细碎的冰碴儿一样。

“现在开车说话不方便,咱们先找个吃饭的地方,一会儿边吃边聊。”我缓缓的说道。

……

黄珊珊指引着我们找到一家小馆子,名字叫三会居,虽然门脸儿不太起眼,可是这名字倒是挺雅致,听黄珊珊说,这家店的历史也不短了。

进门儿要了个小包间,黄珊珊也不客气,菜单也没拿直接要了几样菜。

虾仁儿吐司,芥蓝炒牛里脊,辣子鸡丁和干烧鱼。

我的注意力根本没在她点的菜上,我还在想,林沫这段时间以来的遭遇到底是怎么样的,她到底被谁欺负了。

给两人倒好了茶,我压低了声音,缓缓问道:“林沫,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要紧的,你别...”

林沫还没说完,就被黄珊珊出声打断。

“嗨,你就别兜着了。”黄珊珊长相清秀,脾气倒是挺泼辣:“还不就是李雅婷看你不顺眼么,苏叶,我跟你说啊...”

黄珊珊端起杯子,喝了口水,顿了顿继续说:“林沫这两天可太惨了,你说李雅婷把工作都交给她做也就算了,毕竟那也算是沫沫分内的活儿。可是你知不知道,沫沫这两天都快吃不上饭了!”

“啊!”我一愣,这什么情况:“怎么会吃不上东西呢,单位不是有食堂么?”

“可是食堂是要刷卡的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沫沫来这里之前东西被人截走了,身上的钱都没了,你们刚来那会儿还好,食堂的饭卡可以先欠着,可是不知道谁去跟食堂的人说了什么,竟然不让沫沫欠账了!我估计啊,肯定是李雅婷去说的!”

妈的!我暗骂一声,这李雅婷怎么心眼这么小!

“沫沫这人啊,脸皮儿又薄,我让她先从我这里拿点吧,她死活都不干,最后实在饿不过才从我这里借了一百块钱,咱们食堂的饭也不便宜,一百块够干嘛的!我看着沫沫都心疼!”

“还有财务科的那个范科长,更是过分,沫沫想去找她支点生活费,她愣是卡着不给,说要监狱长的签名!监狱长是什么人物啊,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沫沫去哪里找!”

我听着黄珊珊的诉苦,又看了低头不语的林沫一眼,我的心头也泛起了一丝愧疚。

林沫说起来还是被我连累了,要是她不是跟我一起来的,她也不可能吃这么大的苦遭这么大的罪。

这段时间我的心思一直都在白映秋的身上,疏忽了她,真是太不应该了...

我低头沉吟了一会儿,心中渐渐有了计较。

端起茶壶,我又给林沫倒上了一杯水,我笑着说:“没事,别担心,之前是我不知道,现在我知道了,就绝对不会让你受苦。”

我温和的笑着望着林沫,她抬起头跟我对视了一眼,又马上低下了头,我清楚的看到了她眼中的感动与害羞。

这姑娘,还真是个孩子。

我摇了摇头,又说:“不过,回头我可能得拜托你帮我个小忙。”

黄珊珊一直在看我们两人之间的互动,听到这里,她忽然捂住嘴噗嗤一声笑了:“你太不了解我们沫沫了,只要是你提的要求,别说是帮个小忙了,就算让沫沫陪你睡她都心甘情愿。”

“黄珊珊,我撕了你的嘴!”林沫顿时又扑过去,跟黄珊珊闹腾在一起。

我含笑望着这两人,心中一片温暖。

这里的菜味道还真是不错,尤其是干烧鱼,那汤汁收的刚刚好,多一分则多少一分则少,前后误差不超过三秒钟,这估计是几十年的功夫,吃了这鱼,我都想去见见厨子了。

黄珊珊说是想早点回去,可是就数她最能吃,最后吃了这四道菜还不够,又点了个槽煨茭白,幸好我刚从财务领了两千块钱,还能支撑的住。

不过安水的物价也真心便宜,五个菜三大碗米饭,再加上一大瓶果汁,最后才花了一百块出头,这要是在云州,没三百下不来。

酒足饭饱的我们出了门,时间是已经是快十一点了,天上只有一抹残月,此时还被乌云所遮挡。三会居门前那条漆黑的小巷里阴森森的,我感到林沫正在向我这边轻轻的靠。

我心中暗笑一声,这姑娘胆子也真够小的,我也顺着她的方向,向她靠了靠,我们两个人的胳膊若有若无的触碰在一起,顿时我感到林沫的身子颤了颤。

就在这暗香浮动之时,突然从巷口处传来一阵嗒嗒嗒的声音,那是一阵急促的跑动声!过了不几秒,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巷口,向我们跌跌撞撞的跑来!

我借着模糊的光勉强可以看清楚,这是一个中等身材的成年男子,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脸上带着一道刀疤,刀疤从额头一直劈到眼角,形容十分的狰狞!

可此时这恶形恶状的男人脸上却带着万分的惊恐,他好像在躲避着什么可怕至极的东西,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正在不停的喘息着。

就在跑到我们身边的时候,他突然体力不支,一头栽倒在了地上,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几次想爬起来却都失败了。

他一抬头,正好对上我的双眼,他的眼中登时闪过一丝喜意,他张口急声道:“救我,救救我,我给你钱,我给你很多钱!”

我刚要问他怎么回事,巷口处突然响起一道懒洋洋的声音。

“刀疤哥,别费劲了,今天谁都救不了你...”

我一抬眼,只见从巷口处走进来一个年轻人,他走的不紧不慢,似乎不像是追人,而是在公园散步一样。

这年轻人的面庞清秀,长得就像是一个高中生一样。

可是我却丝毫不敢小觑他,因为他的手中,正拿着一把雪亮的短匕,他五根修长的手指将那把短匕玩的如同蝴蝶一般,在手指间来回飞舞,速度快的让人只能看的清影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