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再待几年,你且看她/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说啊,还是咱们毛队厉害!”

“可不是么,监狱长都不吊,照样不给他面子,那煞笔苏队算是栽了。”

“亏我之前还后悔,不应该跟他对着干,那会儿给白映秋那两个功,可真馋人啊!”

“得了吧,你现在还惦记着呢,你也不看看白映秋现在多惨!”

“我也没说我现在要啊。”

“你要人家也不给你啊,就你这模样,能跟人家白映秋比?脱光了站苏队面前人家都不鸟你!”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老娘功夫好,那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别吹,要不来试试?”

我听到远处的谈话渐渐变得少儿不宜,摇了摇头,我抬步向楼上走去。

没想到我刚走了进步,竟然又碰到了毛夏彤。

她正在往楼上走,她的后面跟着一个身材曼妙的女犯,我看起来有点眼熟。

“呦,这不是苏队么。”毛夏彤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冲着我招了招手。

我点点头,目光在她野性的脸上绕了一圈,又停在了她身后跟着的女犯身上,随后我笑了起来,语气轻快道:“干

活儿去啊,毛队。”

那个女人我见过,正是那天我在楼上的健身房找毛夏彤时,看到的那个五官妖媚的女人,那会儿她的脸上带着一层薄晕,现在知道了毛夏彤蕾丝边的身份,我自然也知道她们当时在做什么。

所以我在说话的时候,在“干”字上面,特意加重了音节。

毛夏彤的脸色一僵,随即又笑了起来,只不过这次的笑容里面就带上了一丝冷意。

她忽然回头,挑起了身后那妖媚女子的下巴,轻佻的说:“小凝,我给你介绍介绍,这就是咱们教育科的苏队。”

那女子柔柔的抬起头,妩媚的眼睛在我脸上打了个转,薄薄的嘴唇突然翘了起来,轻声说:“苏队好。”

这叫做小凝的女人还真是会勾人,她那种眼神在人身上一转,那种欲语还休的样子,立刻便激起一个人的征服欲。只不过她的这种外放型的媚却还比不上秦科长,秦科长那种看起来冰冷实际上內媚的姑娘,才会更让男人欲罢不能。

“小凝啊,你可得好好跟苏队亲近亲近,他可是柳监狱长眼前的大红人!”

“真的啊!苏队真是有本事。”小凝立刻回应,她说话的语气很轻,听在人心里却让人十分的舒服,虽然明知道她们是在讽刺我,但是小凝那种恰到好处的惊叹,却怎么也让我恨不起来。

“那当然,上次柳监狱长来检查,苏队随手就给白映秋挣了两个功!”毛夏彤的手开始在小凝的脸上摩挲,小凝没有半分不耐,依然含笑望着她。

我抬头看了看,在我脑袋上面就有一个摄像头。

这毛夏彤是真的这么无法无天,在摄像头下面就敢公然和犯人调情?

这个监狱是没人能治得了她么,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可惜啊...”毛夏彤忽然摇了摇头,说:“可惜白映秋她没那个福分,有功也减不了刑,只能这么坐着喽。”

我跟毛夏彤早已经撕破脸,所以她说出这样的话来我一点也不奇怪。

“所以说啊,在这个地方,有本事也没个JB用。”毛夏彤的眼神一肃,忽然冷声道:“小凝你还是伺候好我,只要你把我伺候舒服喽,我保证让你提前假释回家!”

“我就知道毛队最疼我。”小凝那一双春葱般的手在毛夏彤的腿上拂过,我看到毛夏彤的肌肉一绷,极有线条感的腿竟然轻轻的抖了起来。

我不由好奇的看了小凝一眼,这姑娘,是专门练过伺候人的本事吧。

“就是,在这个地方,最重要的就是站好队伍,一定要跟对人。”毛夏彤的嘴角弯着,声音带着一丝轻蔑说:“可别跟那个白映秋学,跟了个样子货,看起来挺牛逼的,其实屁用都没有,到头来还不是把自己坑了,这种废物啊,就得离的越远越好!”

小凝的嘴角弯了弯,说:“小凝知道了,不过小凝从来就只跟着毛队你,你到哪里,小凝就到哪里。”

“这就对了,真乖。”

看着这两人在我面前一唱一和,我始终保持着笑容,一言不发。

直到这两人说了半天,毛夏彤都有点口干了的时候,我才缓缓开了口。

“毛队说完了么?”我笑了笑,说:“要是说完了的话,你们就赶紧上去办事,你一直在跟我聊天,我会误会你想邀请我加入你们的,虽然我也不是很介意,但是我怕小凝食髓知味,下次不肯再跟你一起,那样就是我的不对了。”

“你!”毛夏彤顿时怒了,她眉毛一竖,就要冲过来,小凝在后面一直死死的拉住她,才勉强将她拽住。

毛夏彤回头看了小凝一眼,只见小凝轻轻的摇了摇头。

“哼!”毛夏彤冷哼一声,拉着小凝就往楼上走去。

我看着她饱满结实的臀部来回扭动着往上走,可突然,小凝却回过头来,俏脸微红的对我露出了一个颇有深意的笑容。

我的眼神当即一肃,这个女人虽然看起来分外可口,如同一颗水蜜桃一般,但是她给我的感觉却好像是一只毒蛇,当面对着她的时候,要比对着毛夏彤更不舒服。我也形容不出那种感觉,就是直觉的认为她很危险!

在对着我笑了笑之后,这两人便一起携手走上了台阶。

我看着她们的背影消失在楼梯上,我嘴角的笑容也渐渐消失了。

难道她们刚才讥讽我的时候,我就一点也不生气么,当然不是的!

只是现在跟她们做一些口舌之争,去跟她们争辩,那毫无意义。

当时我的脑海里面,一直出现的都是一句话。

那是昔年拾得大师的一句很出名的话:“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我当然没有拾得大师那么好的修养,我忍不了几年,但是几天我还是可以忍的。

我一直想的就是,再等几天之后,我看你们会如何反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