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惊呆了的女人们/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科长。”毛夏彤突然开口问:“这次获一等奖的到底是谁啊?”

不知道是不是她认为这次省下了一个功,可以让她获得一笔不菲的收入,所以她看起来心情不错,看向秦科长的目光里也没了那么深沉的恨意。

“我也不知道。”秦科长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毛夏彤微微一愣,惊讶的说:“你怎么可能不知道,要是获奖了的话,不是应该有文件么?就算没有文件,也应该有样刊啊!”

秦科长的表情一肃,看来毛夏彤这种咄咄逼人的态度让她有些着恼,她抿着嘴冷声道:“文件和样刊都被柳监狱长拿走了,她特别喜欢那首获奖的诗,已经拿回去细读了。”

“柳监?”毛夏彤眼神中闪过一丝错愕,便再没有说话。

“稿件是你交上去的,谁能获奖,谁不能获奖,你的心里还没数么?你这个教育干事是怎么当的?”秦科长眼神冷冽,数落着毛夏彤。

毛夏彤眼珠撇了撇,恨意一闪而过,随后她便低声的合计起来:“要我说,不是老夏就是小何。老夏以前是法院的,她的文笔肯定不错,再加上她正好因为渎职被判了,所以肯定对这个题材特别有心得。小何就更不用说了,以前是名牌大学生,还是记者,写这种东西不是手到擒来么?”

“嗯。”秦科长点了点头,说:“照你这么说,应该就是她们两人之一了,这两个人都算是挂在我们教育科下面的,虽然她们现在人都在监狱医院,但也都算是你的业绩,干的不错,继续努力。”

“呵呵。”毛夏彤笑了笑,眼角夹了我一眼。

除了我们三人之外,办公室还有一个女犯,她也是毛夏彤的手下之一,这女人不像之前被我打的那两个,她的眼神里透着一股精明,一看就是个有几分小聪明的人物。

秦科长的话音刚落,她又小心翼翼的开口说:“毛队平时工作确实认真负责,她一直对我们的思想建设工作十分重视,这次老夏和小何的稿子,都是毛队亲自去医院要的呢。”

“哦?是么?”秦科长扫了毛夏彤一眼,嘴角嘲讽的撇了撇。

我心中了然,什么亲自去要稿子,八成她就是去医院跟人家谈条件了!

比如中了一份稿子,要给她多少钱之类的。按照她的说法,那个老夏以前在法院工作,小何以前是个记者,都不是没钱的人,她这一票,肯定能榨点油水出来。

毛夏彤得意的笑着,还在那里假装自谦,看的我一阵阵的恶心。

“对了。”秦科长突然又开口问:“白映秋的稿子交了吧,我之前安排过,只要她参加了这次比赛,无论获不获奖,那两个单项功都能用的上,要不然这两个功就不好说了。”

什么!

我的眼睛瞬间一缩,同时猛地看向毛夏彤!

艹!她又他妈的骗我!

这娘们儿心太黑了!她跟白映秋说的可是如果不获奖,这两个功就直接作废了啊!

真是够阴毒,够无耻!

毛夏彤的眼神闪了闪,随即也毫不畏缩的看着我,她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又转过头,假装可惜的对秦科长说:“哎,说起这件事,我也不知道白映秋她是怎么想的,她竟然没有交稿子!”

“怎么?”秦科长那细长的柳叶眉立刻拧了起来,她奇怪的问:“白映秋为什么没有交稿,她不知道不交稿就没办法操作那两个功的事情么?”

毛夏彤似笑非笑的说:“谁知道呢,是不是人家觉得在监狱里面不愁吃,不愁穿,每天还有人陪,所以不想走啊。”

妈的!我一咬牙,眼中闪过一丝怒色!她还倒打一耙,她这话的意思分明就是暗示我跟白映秋有一腿啊!

“是啊。”那个看似精明的女犯也附和到:“我这两天看着白映秋都春风满面的,也不知道有什么喜事儿呢。”

说完,她还挑衅似的看了我一眼。

我现在没工夫搭理她们,只是微低着头,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不行,你去把白映秋找来,我当面问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秦科长急道:“那两个单项功是柳监批下来的,怎么着也得要个说法。”

“行啊,我现在就去找她。”毛夏彤那野性的脸上得意的微笑着,说:“正好也问问她,这两天是不是过的太爽了。”

正在毛夏彤作势要往出走时,外面却突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脚步声风风火火,显示出了她的主人此时不平静的内心。

听脚步声的方向,正好是向着我们这边来的。

门吱呀一下就被扭开了,正当秦科长柳眉一竖要质问这到底是谁,连门都不敲一下就进来时,她却突然愣住了。

连毛夏彤那桀骜不逊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畏惧。

“柳...柳监?”

“您怎么来了?”

进来的,正是那个熟透了的美妇,柳监狱长。

秦科长赶忙站起身要迎接,柳监狱长虚按了按手,说:“不用,坐吧。”

“那哪儿行,哪能让您站着呢?”秦科长还是站起身,迎了上去。

我看着秦科长和柳监,这两个春兰秋菊各擅胜场的美人站在一起,还真是让我目不暇接。

“柳监好。”我微笑着打了个招呼,对于柳监我是很感激的,要是没有她的赏识,我也不可能那么顺利的在财务科支到生活费,还顺便帮范科长漱了漱口。

柳监狱长看向我,她那雍容的笑立刻又亲切了几分,她轻轻的点了点头,便又将视线转到秦科长身上。

不知怎么回事,我看到柳监狱长的时候,我心中想起的却是当时她那柔软的身子差点钻入我怀里的感觉。

赶忙摇摇头,我将这旖旎的想法甩出脑海,再次留心起了她们的对话。

“小秦啊。”柳监狱长优雅的笑着说:“你们科还真是出人才,先是出了个改革学籍档案卡年轻有为的民警,现在又来了个文采过人的犯人,真是给我们监狱张脸面喽!”

秦科长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附和着说:“哪里哪里,都是柳监您教导的好。”

“哎。”柳监狱长挥挥手,说:“小秦,我可是把你当自己人,你就别跟我打官腔啦。”

秦科长错愕的一抬头,柳监这话...说的可是太有深意了啊...

我也有点惊讶,到了柳监这个位置,能这么直白说话的时候可不多啊。

毛夏彤此时忍不住了,她在一旁焦急的问:“柳监,这次获得一等奖的犯人到底是哪个啊,是老夏还是小何?”

柳监一听毛夏彤的话,微微一怔,说:“什么老夏小何的,这次获得一等奖的,不是你们科的那个白映秋么?就是上次我批给她两个功的那个犯人。”

“啥?”

“什么?”

“怎么可能!”

秦科长愣了!

精明女犯惊了!

毛夏彤更是直接就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