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要你一只手/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黐手是咏春中的特有的一种打法,讲究的是一个“若即若离、不黏不断”。

我的教练教我的时候曾经告诉我,他的咏春属于古劳偏身咏春拳,这一派没有“小念头,寻桥,标指”,多以散手见长,结合了很多太极的打法。

教练将黐手的粘劲与太极的卸力技巧结合起来,形成他自己独有的一套咏春路数。

当时他教我的时候曾经很惋惜,他说我的天赋特别好,如果从小就开始配合着心法桩法一起练,以后说不定能成一代宗师。

我当时就笑笑说,一代宗师不是我追求的,能惩恶扬善就够了。

我知道我的缺点,因为练的不是童子功,所以我的下盘不太稳!

所以想要赢疯牛这种职业级别的人,我就必须要抓住一点,控制!

只要能短暂控制住他的双手,我也就成功了一半!

让我欣喜的是,疯牛他轻敌了!

当他第一拳将我砸飞之后,我就看出来,他大意了!他并没有将我放在心上!

这是一个致命的错误,要知狮子搏兔,尚用全力!

况且我们之间的差距,并没有他想的那样大!

双手交错,分开疯牛的铁拳,他的胸膛就这么彻底的暴露了在我的眼前!

而他的双臂,还在我身侧垂着!

他的力道被我卸掉,想再反击,最少也要零点五秒的时间!

有这零点五秒,已经足够我做很多事情!

侧步近身,我猛然化拳成掌!

马来马争先。横来直手标!

一掌前翻,一指上插!

标指!

咏春杀招!

“啊啊啊!”

疯牛扯着嗓子惨叫起来,我那一式标指直接标中了他的眼睛,他那举起的双拳,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双眼!

见手追形,逢空必进!

我的另一只手掌已经到了他的头顶!

“啪!”

一声脆响,那只手掌带着破风声直直的抽中了他的面门!

别误会,这可不是要打耳光削他面子,而是这种方式可以对他造成最大的伤害!

这一巴掌下去,我保证他的脑袋整个是蒙的,根本组织不起来有效的反击!

一环一环,环环相扣!

“啪啪啪!”

咏春最出名的贴身短打被我发挥的淋漓尽致,我那两只手宛若风中柳絮,啪啪啪的连续抽在他的脸部!

最后我双掌分开,一起敲在他的耳朵上!

“砰!”

双风灌耳!

随着一身闷响,疯牛那硕大的身躯静止不动了。

他那仿佛小山一样的身体慢慢软倒,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随后他像狗吃屎一样,直接趴向了地面!

安静,仿佛整个世界都被按下了静音键!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切,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就连一直笑着的方少白都收起了笑容,看着眼前这一幕,有点发呆!

说起来的时间长,其实从疯牛说要废了我,到他冲上来被我用黐手分开,总共也不过是两三秒的时间!

两三秒,眨眨眼睛的功夫!

形势立转!

刚才还嚣张到不可一世的疯牛,那个在黑拳赛场连胜十八场的魔神,此刻却像一只死狗一样趴在地上。

大黑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似乎还是不敢相信他的双眼,几乎以为身在梦中!

这群人里面,还是小七最先反应过来,他拍手大叫:“叶哥,你太牛逼了!”

我站直了身子,轻轻掸了掸身上并不存在的灰烬,冲大黑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怎么样,大黑哥,要不要你再来试试?”

大黑从惊愕中回过神来,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额头上满是细微的汗珠。

他指了指方少白,色厉内荏的说:“算你狠,收了个好手下!”

方少白嗤的一声笑了起来,语气轻快的说:“什么手下,给你介绍介绍,这是我叶哥,苏叶!”

大黑怔了怔,再次转头凝神看了我一眼,随后一挥手狼狈的说:“我们走!”

说完,他便领着手下灰溜溜的跑了,跑出去将近一百米远,他们才想起来晕迷在地上的疯牛,又派了四个小弟过来,将疯牛费力的拖走。

因为疯牛太沉,这几个哥们只能像拖死狗一样,拖着他在地上滑行。

我好笑的看着眼前这颇为喜感的一幕,这时,身后却突然响起了一声惨叫!

“哎呀!”

那声音就像是杀猪一样,我回头一看,脸上的笑容不禁又大了几分!

原来刚才小七太兴奋,就忘记了手上的料子鬼,那料子鬼倒也机灵,一看这架势悄悄的就想溜,他都溜出十几米远了,结果被方少白一刀扎在了地上!

方少白慢悠悠的走到他身边,从他大腿上一把拔下了自己的短匕,随后又在他身上擦了两把。

“来,继续跑啊,正好这两天没练刀,拿你试试手。”

那料子鬼挣扎着从地上翻起来,跪在地上开始不停的磕头!他边磕头边哭喊:“大哥们,阿不爷爷们,我真错了,饶了我吧。”

小七过去一巴掌抽在他的脑袋上,轻蔑的笑道:“你刚才不是挺牛逼的嘛!”

“我刚才那是跟你们闹着玩呐,你们都是爷爷,就别跟我一般见识了...求你们了...”

这小子又开始哭,那鼻涕一把把的往下流,看起来异常的恶心。

我瞥了一眼这死狗一样的人物,微微摇了摇头。

方少白走到我一旁,轻声问:“怎么样,做了他?去城南河边找个寂静的地方,完事儿直接绑上石头往河里一沉,根本不用担心会被发现。”

我看了他一眼,他这又是在试探我。

他再怎么说也是个警察,不可能真的这么做,他这是在确认我做事的风格。

我摇了摇头,说:“这种人就是条死狗,杀了也脏手。”

方少白眼神闪了闪,没说什么。

那料子鬼眼中登时流露出一丝狂喜,他趴在地上连连磕头,不停的感谢着我们。

但是在他眼神深处,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一丝不屑,仿佛在说我们都是傻逼一样。

我的嘴角咧了咧,说:“小白,就废他一只手吧,我要右手的手筋,还有大拇指。”

“呃!”那料子鬼登时愣在那里,傻呆呆的看着我们,眼神里面满是错愕!

方少白嘴角一翘,露出了一丝微笑:“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