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梦中的婚礼/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主任第一次晕,人们都围过来抢救,第二次晕的时候,听说场面弄得也挺大,可是这第三次晕,那些人就跟习惯了似得,她都跟地上躺了快一分钟了,旁边才有人围上来。

我的眼神闪了闪,这可不光是习惯了的问题,应该是她今天在会上混不吝死不松口的劲儿把姚监给得罪了,连主人都敢咬的狗,谁会在乎她的死活?

她还说要让我窝死在教育科,其实我倒是想要看看,她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

刘飞这会儿凑到我身边,轻声说:“哥们儿,闯完祸还不走,还在这儿待着干嘛?”

我心说也是,两个人相对坏坏一笑,转身就跑。

在走之前,我看到柳监正倚在门边,笑盈盈的看着我,我跟她挥了挥手,转身跑下了楼。

我和刘飞一口气冲出了行政楼,他拉着我到远处院墙的一个角落里,掏出了一根烟。

“刘哥,谢谢你了啊。”我点头道谢。

“有啥的,小事儿一桩!”刘飞深吸了一口烟,吐出一个形状完美的烟圈,说:“早他妈看那娘们儿不顺眼了,整天叽叽喳喳的在后面嚼舌头!”

“因为我的事情,让你也把她得罪了。”我又说。

“都是自己兄弟,说这么多就没劲了啊!”刘飞在我肩膀上捶了一拳,挑眉说:“我一个边缘人,又不求上进,她还能把我怎么样,能开了我?她没那么大的魄力,她屁股可也不干净,惹急了老子我跟她鱼死网破!再说,我也不是完全为了你...”

“哦?”我一怔,难道...这里还有别的原因?

“禁闭室的李姐,记得么,就你上次跟我在食堂里看见那个!看着冷淡,其实贼够劲儿那个!”刘飞兴高采烈的说。

我稍一回忆,便想起了那个长得挺有味道的女人。

“王主任以前也在背后说过她,还把她气哭过,她当面去跟王主任理论,王主任仗着姚监给她撑腰,根本不理会她,把她气的差点拿刀跟王主任同归于尽,这次我替她报了仇,她不知道得多高兴,嘿嘿,到时候她肯定得报答哥们儿,这下哥们儿又能解锁新姿势了!”

听刘飞说的越来越污,我无奈的摇摇头,说:“刘哥你...可得注意身体啊,我看你最近这黑眼圈越来越重了。”

“啧啧。”刘飞摇头直感叹,说:“你是不知道啊,就李姐那功夫,换谁都忍不住!”

说到这里,他冲我挤了挤眼睛,说:“要不然,改天安排你试试,包你欲罢不能!”

“得了得了!”我连连摆手。

想了想,我又问出了个我早就疑惑不已的问题:“刘哥,你说咱们单位这些女人...她们就没家么?都没结婚?”

刘飞沉默了片刻,说:“有的没结,有的是结了又离了...就算没离的,也跟离了差不多。夫妻关系好的,简直太少了。”

“唔?”我微微一怔:“这怎么回事?”

“干咱们这行的,工作起来就没个正常时间,机关里面的还好一点,院里的都是倒班,工作起来就是半个月半个月不回家,一赶上加班备勤,机关的也回不去...你说,哪个男的能受得了自己媳妇儿半个月不回家?饭谁做?孩子谁带?过日子不是谈恋爱,事情多了去了...”

我点点头,柴米油盐酱醋茶,需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尤其是在中国这个社会,女人要是常年不着家,的确比较容易发生矛盾。

“那刘哥你呢,你就不准备找个合适的,把个人问题解决一下,毕竟咱们单位的小姑娘这么多,长得漂亮的也一抓一把。”我突然有点八卦起来。

“呵呵。”刘飞洒然一笑,将嘴里的烟仍在地上踩灭,意态潇洒地说:“结婚?婚姻就是枷锁,就是爱情的坟墓,我才没有那么傻,现在这样多好,随便玩,还不用负责任!”

我看着他,微微摇了摇头。

这是他还没碰见那个心动的姑娘罢了,等遇到的那天,包准他主动的把脖子探出去,带上枷锁,再一屁股坐进坟墓!

我又想到了自己,有两个人,曾经让我想到了婚姻这个词,一个是元语薇,一个是白映秋。可是她们却...

我真的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找到让我想跟她共度一生的姑娘了。

这时,刘飞的手机突然响了,那优美的旋律一响起,我的眉头就是一动。

这首曲子我很熟悉,是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梦中的婚礼。

刘飞的脸色突然一黯,他又从烟盒里面抽出了一根烟,啪的一声叩开火机,在暖黄色的火焰中,将烟燃起。

淡蓝色的烟雾从他口中喷出,将他的脸弄的有些模糊。

刘飞也不接电话,就让那曲子在那里响着,安静的听。

对于刘飞竟然选择了这样一首曲子当铃声,我其实挺意外的。

他这个人,竟然会选这么安静的音乐。

“你是不是奇怪,我为什么会用这首歌做铃声。”刘飞突然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嗯。”我老实的点了点头。

“你不用奇怪,我手机的铃声,一直都是这个。”刘飞突然缓缓开口:“我十六岁的时候,喜欢我的同桌。”

我抬眼看他,等他继续说下去。

“又一次,我们一块爬在案桌上睡觉,我醒的比较早,就一直侧着看她睡。一会儿她也醒了,轻轻弯起身子,因为久睡有些泛红的脸颊,也侧过脸来看着我。至今我还在想着,那如水一般温柔,能让人融化掉的眼神,我这辈子我怕是忘不了了,每次想起来,心里面快乐,又忍不住的悲伤。”

我想了想,问:“那会儿她喜欢听这首歌,所以你用这个当铃声?”

估计就是这样了,没想到刘飞还是个挺长情的人,他十六岁一直到现在,不得有十多年了?难为他这种浪荡的性格还能坚持这么久。

“呵呵。”刘飞忽然咧起嘴,哈哈的笑了起来:“因为这歌是我上学时候的下课铃,我他妈一听见就开心!”

靠!竟然让这小子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