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听我说,我接到你的消息之后就准备大干一场,然后我就将我的兄弟们都号召到了一起...”

乔慕儿语速极快,她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兴奋,开始讲述之前的事情。

她的那些兄弟们可都不是一般人,都属于黑客群体中的大牛,平时都不是安分的主儿,之前听说了我的事情之后,乔慕儿第一反应就是先把王导给黑了,然后在顺便黑一把央视,想让他们这次活动举办不下去。

她这个想法并没有跟我说,要不然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因为这对我并没有什么好处,不过在她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兄弟们看来,这事情就有意思了,于是这帮人开始摩拳擦掌的准备大干一场。

在行动之前,乔慕儿顺手上微博发了一条消息,对我们的广告被指责违规刷票的事情提了一嘴,还顺手艾特了一下天后。

她真的只是顺手艾特了一下,根本没想到天后会回应。

但是还没等她们准备开始进攻央视的网站呢,乔慕儿发现,天后已经开始关注这件事情了...

天后直接将央视那则公告截图发了出来,还对这则消息的公正性表示了怀疑,要求央视拿出确实的证据...

这可是天后对呛央视啊!

虽然孙晴一向不算什么好脾气的人,但是跟央视对呛,还真的是第一次!

估计也只有向她这么洒脱,不在乎任何事情的人,才能毫无顾忌的指责那个庞然大物吧...

大新闻,绝对的大新闻!

这条微博一出,各大媒体啊,门户网站啊,还有那些记者啊什么的纷纷像是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一样凑了过来。

在各方的推波助澜之下,事情就被闹大了...

乔慕儿惊讶的发现,她还没开始动手的时候,这件事情就已经热的发紫了...

而她现在也不用再去攻击央视的网站了,事情的热度已经这么高,还去攻击网站干嘛?

于是,她就准备全力以赴去对付王导,看看能从他身上挖出什么来。

我让她尽管去做,其他的事情先暂时不用管,除此之外,我还让她把那则广告的视频发到免费的视频网站上,让后来关注这件事情的人们也能看得到。

结果乔慕儿笑了两声,告诉我她早就把广告发上去了。

我夸了她两句,在她美滋滋的笑声中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我又开始关注起网上的各种消息。

开始我以为这种事情评论会是一面倒,但我没想到,评论里面吵的还真挺凶!

在这次公益广告大赛开放的评论区里面,帖子是一个接着一个,说什么的都有。

“黑幕,绝对是黑幕,原来第一名那个广告我看了,拍的真的特别赞,你看现在前几的都是什么,三观都他妈不正,看的我眼睛都快瞎了!”

说实话,我还真没看过内定的那几个公益广告呢,一看这条评论,我心中生出一丝好奇,打开了网页,选择了排名第一的广告,点了进去。

这会儿,秦澜也从卫生间出来了,她坐到我的身边,柔声问:“干嘛呢?”

“先看看这几条广告,一会儿再给你看好东西。”我卖了个关子。

“嘁,还神神秘秘的...”秦澜凑了过来,看着屏幕说:“看看也行,正好我也没看过这几条广告呢...”

伴随着音乐,画面出现在了屏幕中。

这条广告不长,大概两分钟的时间,一开始就是一个男人,冷着一张脸,在谁的面前都板着一张死人脸,什么下属啊、孩子啊,全都没有任何表情,画外音说的还挺自豪的,说已经习惯了冷脸什么的,最后还说甚至在孩子面前,也会不自觉的板着脸。

其中一个镜头是男人在前面冷着脸走,孩子跟在后面,看着特别让人心酸,只想去把那个小孩子抱在怀里好好安慰一番。

到最后,画面一转,男人的儿子趴在窗户上看,画外音说:但在家,我是这样的儿子...

镜头切换,刚才全程僵尸脸的男人此时笑的跟一朵花似得,看着自己的妈妈,画面中打出公益广告惯有的说教式点题:孝敬父母,“笑”顺父母...

广告完了,我跟秦澜迷茫的对视了一眼。

“这...这说的啥啊...”我无语的说。

“孝顺父母呗,字幕都说了,你没看见啊...”秦澜微笑着回。

“可是,这拍的什么玩意儿啊!”

“说实话,我已经无力吐槽了。”秦澜叹了口气说。

“这广告拍出来真的不是让像男主一样的人去反思自己有没有做一个好领导、好父亲吗?”

“谁知道呢,反正我只看到了这男人活的真够精神分裂的...”

“噗嗤!”我忍不住笑出了声:“提倡的东西没错,可是这个剧情真的是...这里面应该有的合理的智商和逻辑呢?神经病这么严重,拍的时候自己都不尴尬么?”

“管这些干什么,再看看别的吧。”秦澜说。

“好。”我应了一声,继续点开了第二个。

这个广告的标题是《我来自农村就回到农村里》...

广告的时间也不长,大概两三分钟,看完了之后,我跟秦澜又对视了一眼,我们同时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迷茫...

“这个...”

“怎么说呢...”

“总感觉有点别扭。”

“我也是。”

“再看下一个吧。”

“好。”

我又点开了第三个广告。

这个广告也是鼓励年轻人回乡建设的,是说年轻人回乡种柑橘养老养育下一代的故事。

看完了之后,我跟秦澜已经彻底的无语了。

秦澜叹了口气。

我将鼠标推开,向后一仰,倒在了床上。

“就这三个,还是内定的?”秦澜喃喃自语。

“谁不说呢?”我说:“总感觉这些广告都是带有目的性的啊,都跟政治口号似的,根本就是忘了公益广告的初衷...这也能叫公益广告?”

“呵呵。”秦澜在我脑袋上揉了两下,问:“那你看完了这些广告,有什么感想没有?”

“感想?”我想了想,吐出一句话:“妈的,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