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好大酸味儿/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什么啊?”秦科长疑惑的问:“这方法那会儿在出监监区不是很好用么...”

我摇了摇头,说:“对症下药,量体裁衣。出监监区和二监区不一样的地方太多了,同一种方法产生的效果,当然是不同的。”

“哪儿不一样啊,不都是犯人么?”秦科长迷茫的问。

听到秦科长的话,我顿时一呆,我好笑的看了秦科长一眼,这才知道为什么连作为好朋友的兰大都说,秦科长上位单纯是靠运气。

她都在监狱待了这么久了,竟然还能说出这种话,我真的不知道她那颗小脑袋里平时都在想什么。

“犯人和犯人...能一样么?”我强忍着笑意给她解释着:“出监监区所有的犯人都是马上要释放的人,她们的心情,整体是轻快又充满了期待的,她们没有了其他压力,所以她们才会去追求精神方面的满足,而且她们大部分以年轻人居多,她们喜欢这些,所以这些书当时才能产生那么大的作用...”

“那二监区呢?”秦科长像一个好奇宝宝般的问。

“二监区犯人的构成就复杂多了,有重刑犯,有短刑犯,有年长的,也有年轻的,有快要释放的,更多的还是要在这个监狱生活很长时间,努力赚分挣功减刑的...对于这种人来说,书对她们来说不过是调剂品,根本不是她们的基本需求...”

“若是按照马斯洛的需求理论来考虑,二监区的那些犯人需求的都是那些最基本的东西,你给她们看看书,其实跟给她们每餐加两个馒头差不多!”

秦科长看着我侃侃而谈,眼神略微有点迷离。

直到我说完了,她才稍稍反应过来,她像个小姑娘一样撅了撅嘴,说:“那怎么办啊?”

“其实...想要让这些人好好干活的办法也很简单,只要做到四个字,赏罚分明就够了...”我轻声说:“不过这四个字只是说起来简单,想做到的话,哎...”

秦科长也叹了口气,她只是心思有点单纯,又不是傻,对于监狱里面这些盘根错节的关系,她也是很清楚的。

只要是干到监区长一级的人物,谁没有几个需要照顾的犯人,而这些犯人又不一定在同一个监区,今天你跟她说,明天她跟你说,想要赏罚分明一视同仁,简直跟登天一样难...

看秦科长愁眉苦脸的样子,我心说她这心底还真是够善良的,对朋友真是没的说。

“好了,你在这儿干愁也没用,回头兰大想要什么优惠和便利,咱给她不就完事儿了么?”我劝慰着说。

“嗯。”秦科长点了点头。

其实我有很多话没跟她说,如果让我来做这个监区长的话,我有很多种方法把生产搞上去,但是现在我必要去把这些方法无偿提供出来。

这都是我想出来的办法,如果我做出来,那是我的政绩,但要是我提供出去的话,可就是别人的了。

难道还指望着兰大提携提携我?

如果是把秦科长换到兰大那个位置,我倒是可以不遗余力的帮她,但是兰大的话,我跟她显然还没有那么熟。

又跟秦科长聊了几句,我看她兴致不高的样子,也就告辞离开了。

回到自己办公室坐着跟薛凝聊了一会儿,下班的时间到了。

想到刘飞之前跟我说过的事情,我赶忙离开了监院。

刘飞可是个急性子,而且对于喝酒这种事情,他向来非常上心,只要是他发出了邀请,他就不可能失约。我得赶紧出去拿手机,要是他联系不到我,保准得跟我玩追命连环CALL,我可不想手机被他活活的震没电。

果然不出我所料,当我拿到手机的时候,上面已经有三个未接来电了,全他妈是刘飞的。

我赶紧给他回了过去,刚一接通,刘飞那大嗓门就过来了:“兄弟,跑哪儿去了啊,干找你找不到!”

我没好气的回骂:“我还能去哪儿,肯定在监院里面啊,你拿我当你呢!”

“嗨,太长时间不联系,都忘了。”刘飞开着玩笑:“你也是院里的受苦人啊。”

“得了吧你!”我笑着说:“晚上去哪儿啊?”

“咱晚上吃狗肉去,就你第一天来我带你去那家,行不行?”

“行啊!”我对吃什么倒是无所谓:“你都叫谁了?”

“我就叫了林沫和黄珊珊,你还想叫谁啊,我帮你联系?”刘飞说。

“算了吧,就这些人就够了。”

自从我跟韩队的关系变的亲密之后,刘飞跟韩队两人真的

就不来往了。

突然想到韩队,我的脑中不禁又回想起这段时间的销魂蚀骨...

说起来,我也有快一个月没见她了。

在秦澜来这里的将近一个月,可把我憋的够呛...

脑海中出现韩队那一对硕大的探照灯,我不禁心头一热。

今晚回来,要不要去找她一下?

脑中回荡着这个念头,我来到了刘飞的宿舍。

刚一进门的时候,把我吓了一跳!

没想到林沫和黄珊珊竟然已经在了,他们三人正在聊天!

按照以往的经验,等待林沫和黄珊珊化妆,可最起码要一个小时的时间啊!

今天她们是怎么了?转性了么?

“师兄。”林沫兴奋的跟我打着招呼。

林沫今天穿着一件包臀的长裙,比较紧身,刚好将她那夸张的曲线完美的展现了出来,显的异常的性感。

她很少穿成这样的...

尤其是胸前那一对,形状完美,中间那一道白腻的沟壑清晰可见...

林沫见我眼神怪异,她的脸登时微微有点发红。

“咳咳!”黄珊珊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别看啦,眼睛就快掉进去了!”

我这才意识到这么盯着人家那个部位看实在太欠揍,于是连忙歉意的笑了笑。

林沫微微的低下头,不敢跟我对视,刚才见到我的那份欣喜已经被害羞所取代...

回想起刚才黄珊珊说的话,我不禁又有点皱眉。

她的话里面,怎么那么大酸味儿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