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沾了人血的咱不拿/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明的脸上带着一丝和煦的微笑,她是个极有亲和力的人,如果我不不知道她的事迹,当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也会难免对她生出好感。

可是当我现在看到这丝微笑的时候,我却只感觉到一阵恶心!

当了解了她的为人之后,我就明白了,这张风韵犹存的皮囊下面,包裹的却是一颗已经腐烂恶臭的心脏!

虽然心中无比厌恶,但是我脸上却没有丝毫表现出来。

我露出了一丝笑容,还跟她打了个招呼:“张区长。”

张明的眼中明显闪过了一丝诧异,但随后,她眼中的笑容就更加明显。

这个眼神让我看出来一些事情,她很可能是来找我办事的...

“还叫什么区长啊,我现在就是个阶下囚...苏队你叫我张明就可以。”张明矜持的笑着,轻声说。

“呵!”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伸手指了指旁边的沙发,说:“坐吧。”

我并没有站起来,只是坐在那里,平淡的看着她。

张明的眼神闪了闪,似乎在猜测我的心思。

我刚才跟她亲切打了招呼,但是这会儿脸色又平淡了下来,估计她心里应该有些迷茫吧。

“找我有什么事情?”我脸上挂着一丝平淡的微笑,轻声问。

张明打量了我两眼,脸上笑意不变,她声音轻柔,让人听起来如沐春风。

“早就听说监狱来了个年轻有为的新队长,所以我特地来拜会一下。”张明脸上的笑容很亲切,她的姿态放的极低,跟我说话的态度极为客气。

其实像她这种人,在监狱里面不可能没有人罩着她,对于我这种不是直接管理她的小民警,她原本不用这么客气的。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她摆出这种架势,不用说,肯定是有事求到我头上。

看着我只是微笑不说话,张明丝毫不以为意,她的双腿换了个方向,看着我继续说:“苏队来了教育科之后,丝毫不囿于以前的陈腐规矩,大刀阔斧,锐意进取,取得的成绩真是让我佩服,我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苏队的职位就得往上走一走了啊!没准儿在过一段时间,苏队能提到局...”

“好了!”

还没等她说完,我就出声打断了她。

张明的脸色僵了僵,虽然笑容未变,但是眼神中却闪过一丝隐晦的怒意。

她这养气的功夫还是不到家啊...或者说,在我这个小喽啰面前,她并不想太隐忍!

我嘴角的笑容扩大了几分,我看着她轻笑:“你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就好了,我这个人不太喜欢拐弯抹角。”

“呵呵,苏队果然是快人快语,明人面前不说暗话,那我就直接说了。”张明将自己的怒意掩藏起来,笑容越发的温暖和煦。

我实在不想跟她绕弯子,我不耐的摆了摆手,示意她赶快。

张明直视着我的双眼,说:“我听说教育科现在可以拿到奖励分,是这样吧。”

我挑了挑眉,看了一眼张明。

其实她刚一进门我便觉得她找我八成是为了这个事情,现在终于确定了。

“是啊。”我点了点头:“每个月都有几个名额,一个名额奖励十分。”

张明脸上的笑容又亲切了几分,甚至看起来都有些谦卑。

“每次减刑的间隔期是一年,对吧。”她问我。

“嗯。”我点了点头:“说是一年,其实最少要一年半左右。”

每次减刑最少要四个功,如果再少的话就只能是剩下几个月的那种,如果犯人一点奖励分都没有,想要攒齐一个功的话,最少要五个月的时间,那还是干最累的活,才能拿到够功的分。

“这个我知道...可是我要是想快一点呢...”张明笑容中藏着一丝说不清的味道。

“呵呵。”我笑了笑,说:“奖励分也不是那么好拿的。”

张明的笑容一松,她应该以为我在向她索贿了。

这活儿,她应该熟悉的很。

“我当然知道这活儿不容易...这样吧,咱都是敞亮人,我也不跟你玩虚的了!”张明直视着我。

听到她口中的话,我嘴角不禁轻轻一笑,这熟悉的东北话...自从我九岁离开我的故乡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听到过了。

“十分,一万...”张明看着我,认真的说:“只要你能保证我的奖励分,每拿到十分,我给你一万!每减一次刑,我再给你五万!”

我心中一哂,脸上的笑意却是丝毫不变,我咂了咂嘴,什么也没有说。

张明看着我,眼神闪了闪。

她低头想了想,对我说:“苏队,我打听过,这价钱已经够高了...”

是啊,十分一万,的确够高了...

十分就是一万,就算一年十次,那就是十万,而她平均两年减一次刑,平均下来就是一年十几万...

这都相当于我工资的两倍了。

“是够高了。”我嘴唇呢喃,轻声说。

话音刚落,我将头抬起,双眼直直的盯着张明,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沉:“不过跟三亿比起来,还是少了些吧!”

张明的脸色霍地一变,她看着我的目光也更加的深邃了些。

“苏队,做人不要太贪心啊。”她意味深长的说。

“我贪心么?”我咧了咧嘴,轻声说:“我觉得我一点也不贪心啊,一年十万...十年才一百万,要赚到一千万的话,可是要一百年啊...到时候我骨头都酥了吧。”

张明盯了我一会儿,笑了起来,她说:“好,我就欣赏你这样敢想敢干的年轻人,你说个数,我就当结一份善缘!如果你不想要钱的话,我还可以保你升职!”

“张区长...都这样了,还能保我升职?”我调侃着说。

“哼!”她哼了一声,说:“说句不客气的,进来的我,说话可比在职的我管用多了!快点说个数吧,别墨迹了!”

“呵呵。”我戏谑的笑了笑,说:“算了吧,我虽然也很爱钱,不过这沾满了人血的钱,我可拿不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