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捧杀/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林沫出来的一瞬间,我也赶快推开了黄珊珊!

在我推黄珊珊的时候,她还用力的拦了我一下,导致我一下没有推开。

我的余光看到,她似乎对着林沫露出了一个略带不屑的笑容。

“你...你们...”林沫嘴唇嗫嚅着,眼中满是震惊,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不是,我...”看到林沫这个样子,我想说点什么解释一下,但又不知道从什么方面来解释。

刚才我和黄珊珊都那样了,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啊。

而且,我现在跟林沫也没什么确定的关系,最多只能算是好朋友兼师兄妹,我也解释不着。

不过看到林沫这种又伤心又震惊的样子,我这心里面也实在有点不好受。

黄珊珊这个举动其实让我挺奇怪的,尤其是刚才她看向林沫那个不屑的眼神,更是让我不解。

当然,现在她们也没有留给我思考的时间...

“沫沫啊,不好意思,吵醒你了啊。”黄珊珊歉意的笑了笑,轻轻推了她一下,说:“那我们进去吧。”

林沫看也没看她,只是拿眼睛瞧我,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里面,此时的目光却让人一看便觉得心碎。

“咳咳。”我干咳了两声,挤出了一个笑容,说:“沫沫,我今天帮黄珊珊解了个围,所以她请我吃饭...”

我这个解释其实挺无力的,甚至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还要解释这么一句。

况且,这一句话也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林沫的目光转了转,在黄珊珊的身上停留了一瞬,便又投向了我。

黄珊珊听到我的话,嘴角却露出了一丝浅笑,她看着我柔声说:“你怎么还叫我全名,叫我珊珊就可以了啊,你忘记刚才跟我说什么了嘛?”

说完,她还冲我眨了眨眼睛。

此刻我的心中简直就是日了狗,要说如果我对林沫还有点好感的话,我对黄珊珊真的没什么感觉,她现在跟我说这种故弄玄虚的话,让我的心中也生出一丝不快!

我还没来得及发作出来,黄珊珊就好像看出了什么一样,她拉着林沫的手,连忙说:“好了,沫沫我们回去睡吧,苏叶,晚安啦。”

说完,她不等我回答,便将林沫向里面一拉,反手就将门关上了。

林沫有点木木的,感觉整个人都有点呆愣,她直到门砰的一声关上了,都没说出话来,只是一直拿眼睛看着我,直到我们之间被门隔断。

我看着那轰然关闭的门,心中莫名的有点酸楚...

抬眼看了看黑漆漆的走廊,我伸手在墙上砸了一下!

妈的,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

接下来的几天日子风平浪静,过的很是安稳。

教育科的改革在有条不紊的向前推进,几乎是一天一个样。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教育科能够减刑的事情,我发现秦科长的屋子突然热闹了很多。

不知道是不是张明将我没有给她加分的事情泄露了出去,倒是没有再来直接找我的了。

但是那些人去找秦科长聊天的时候,却总是会聊起我来。

当然,这都是秦科长跟我说的。

她对于这些突然上门的人,心中也感觉很烦躁。

本来她就不太喜欢交际,她喜欢的生活,就是像以前那样,每天早上来上班,顺手泡上一杯茶,再随便翻翻报纸,等着我过去陪她聊一会儿天。

她还跟我说,这些人实在是太烦了,天天泡在这里不走,说话还总是拐弯抹角的,有话也不直说,还让她费心思猜,最关键的是,她还猜不着。

当她跟我说这个的时候,着实让我笑了好一会儿。

我越来越觉得,秦科长实在是太可爱了。

本来以为她是一个冰山女强人,结果却是个傻白甜,这差距实在是太大,有一种与众不同的反差萌。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她装作不经意说出的一句话,她说,这些人占据了我跟她独处的时间...

这让我的心忽地跳了一下。

她说这话的时候,看着虽然漫不经心,但是她的视线其实一直放在我的身上...

不过,我依然没给她回应...

因为我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她。

这几天除了秦科长之外,就要数柳监最春风得意了。

因为教育科是她主管的,教育科的地位一下子变高了,她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

这两天她脸上的笑容都明显变多了,就连眼角,仿佛都生出了几条笑纹。

不过,地位变化最明显,还是我...

不知怎么地,我被提成了指导员的事情,突然就传遍了整个监狱!

按理说指导员就是监狱最底层的干部,也就比普通的基层小狱警强了那么一点儿。

不过,我这个指导员在别人的眼中,含金量可就太不一样了。

现在整个监狱都在传,教育科做主的,不是秦科长,甚至不是柳监,而是我...

就连刘飞,有一次当面甚至开玩笑的叫我苏科长。

我已经听到了好几次,有人在背后议论我,说我是整个监狱权利最大的指导员...

别人当指导员,能要个劳动积极分子就已经是顶天的权利了,而我,想要给谁加分就给谁加分。

现在我走在监院里面,再也不是像以前那样,默默无闻,一般的人看见我都会点点头,或是上来打个招呼。

虽然我他妈基本上一个都不认识。

别人的重视却并没有让我变得沾沾自喜,相反,我这两天心中一直不太舒服...

因为这种手段,我太熟悉了...

这就是捧杀啊!再明显不过了...

说我是教育科的实际掌管人,那将秦科长置于何地,将柳监置于何地?

虽然我很有信心,秦科长不会因为这个而对我心生嫌隙,但是对于柳监...我的信心却不是那么大...

柳监这个人...我一直都看不透她。

其实我知道,这些东西都是谁搞出来的。

姚监、张明。

除了她们,也没有其他人了...

先把我高高的捧起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她们打的一定是这个念头,现在已经将我捧了起来,那么接下来的,应该就是落下来的刀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