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这是暗示么/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唐怡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时,我彻底的被震住了。

我的大脑一瞬间有点当机,这番话简直震的我有点怀疑人生...

如果这番话从其他任何一个人的嘴中说出来,我都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可偏偏是这个仿佛邻家妹子一样招人疼的小姑娘。

看着她那干净的眼神,微羞的笑容,耳中听着这番话,我的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丝不真实的感觉。

那种感觉就好像,上一秒大灰狼还拖着小红帽开心的往回走,准备好好吃上一顿美餐,下一秒小红帽突然将帽子一摘整个人狂化成了绿巨人,随后毫不留情的将大灰狼爆了菊。

画风转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怎么,你难道不是这么认为么?明明比你多掌握那么多的资源,却还被你玩的像个傻子一样,只能不痛不痒的给你找麻烦。表面上看起来挺精明强势,其实就是个弱智...你难道不是这么看门大的么?”唐怡红唇微张,一句句犀利的话语从她的口中流出,可她那微羞的笑容,却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我叹了口气,我算是看出来了,这姑娘虽然外表看起来纯洁无害,可谁要是真将她当成小白兔,却会被她毫不留情的一口吞掉。

当然,我也不反对收这样的当手下,用这样的人,总比用王主任那样的省心多了。

只要本身强大,就算手下再怎么厉害,也不怕她翻了天。

我的面色正常了些,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玩味的微笑,我看着她说:“你要是跟我的话,可就把姚监那一派的人都得罪了...为什么非得要选我呢?”

唐怡看了我一眼,语速不快不慢的说:“很简单,因为你有野心...”

“嗯?”我目光闪了闪。

“从你在教育科的所作所为,还有这一个月在四监区的行动,我可以看得出来,你很有野心...而且,你也有足够配上你野心的能力和手腕!”唐怡的笑容不变,可她的眼睛却渐渐明亮了起来:“不光是你一个人有野心的,我也有!”

她的声音也渐渐变的有力度,明明是软糯的仿佛糖丝儿一样的动静,可听在人耳中却偏偏极有质感,令人心情忍不住也跟着激荡:“我没钱、没背景、没有人脉...可是,我也想向上爬!我也不甘心,一辈子就做个最基层的小狱警!”

“我一直在选人...本来我看好的是二监区的竺大...可是现在...我更加看好你!”

唐怡说完,就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眼神明亮的惊人。

其实我心里已经同意了,说白了,我现在就是一个光杆指导员,手底下一个能用的人都没有,这姑娘一看就是把好刀,虽然可能会伤到自己,但我有足够的信心来掌控她!

换句话说,就算她是别人派来设计我的,有了她在身边,也比我老哥一个,干什么都要自己去强。

“你要是来我这里...能帮我什么呢?”我微笑着问。

当听到我这句话的时候,唐怡的笑容明朗了几分,她柔柔的说:“我现在不会去你那里...现在贸然跟你同一阵营,只会让别人连我一起孤立...我可以帮你打探消息,直到...你在四监区彻底站稳脚跟!”

“好!”我唇边逸出一丝轻快的笑容,唐怡的想法跟我不谋而合,现在最起码可以证明,她不是王主任和孙大那种水货,而是有几分真才实学的!

“那...合作愉快。”唐怡伸出一只白皙细嫩的小手,伸到了我面前。

我想了想,也伸出手,跟她轻轻的握了握。

唐怡俏脸闪过一丝红晕,看起来异常的娇羞。我嘴角抽了抽,谁能想到,这样一个看着如此无害的软妹子,其实竟然是个披着羊皮的小狐狸呢?

“苏指导,你要是想找个突破口的话...可以从史教下手...听说,她跟门大的关系,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和睦...”

我的眉毛挑了挑,史教是四监区的教导员,虽然名义上属于监区长的领导,但其实级别却是跟监区长平级的,都是正科。

史教我并没有见过,她好像经常在伙房待着,不经常回办公楼。

所以,我对她并不是很熟悉...

只是我听别人说,她跟门大是多少年的好朋友,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挺和谐的。

门大在监区里面放了那么多不干活光拿分的关系犯,跟史教的纵容也脱不了关系。

现在看起来,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并不如传闻中那样紧密啊...

正在我思考着应该如何利用这一点的时候,唐怡忽然离的我近了一些,顿时,一股好像棉花糖一般的香甜味道,直直的钻进了我的鼻孔,将我猛地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我不由自主的轻轻嗅了一口,这个动作被唐怡发现了,于是她的脸色也更加的红润。

她眼中带着些微的水光,那晶莹又小巧的唇珠动了动,压低声音说:“苏指导,今天晚上下班之后你最好不要走,留在办公楼里面...可能会有意外收获。”

说完,她抿了抿嘴,冲我露出一个害羞的笑容,随后转身款款离开...

看着她的背影,我的眉毛不禁一点点的皱了起来。

她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晚上留在办公楼里会有意外收获?

留在办公楼里面能有什么意外收获啊!晚上无非也就是看着犯人睡睡觉之类的。

虽然现在依然要求每天必须留一个人通宵不睡,来盯着犯人的监控,以免发生什么意外事件,但是这条规定已经名存实亡了...

现在基层的监狱民警人手严重不够,一个人通宵不睡的话,第二天肯定是没办法工作的,所以这条规定根本没有实施的可能。

我留在楼里干什么,看着干警们睡觉么?

等等...睡觉?

我的心中突地一颤,难道...这个干净如邻家女孩儿,其实心中却藏满沟壑的姑娘,在对我暗示什么不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