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段位极高的柳监/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监,那个...我自作主张...”

张监摇了摇头,霸气的一挥手:“没事,留点钱是正常的,就算你把这些钱放到自己的口袋里,我也不会怪你,在我这儿,只要你有能力,能给监狱创造利润,我就不会太限制你!”

她这霸气无比的宣言真的将我震住了,听她那意思,就算我把钱给黑了,她也不会管我?

这也太牛逼了点吧...还真是彻头彻尾的结果主义者。

当然,我也不会真傻到将钱给揣自己口袋,她说是这么说,但是我要是真的对她的话深信不疑,那我也真就太傻了...

对于领导的话,向来最多只能信一半。

当然,如果话的内容跟钱有关系,能信十分之一就已经不错了。

我甚至连自己截留的数量都没告诉她。

“谢谢张监,您对我真是太好了。”

我适当的表了个忠心。

张监笑了起来,说:“我对有能力的人一向很宽容!”

话音刚落,她又出声问我:“那个...你真的赚了二十万?”

“如假包换。”我微笑着点头:“张监如果不相信的话,我下午就可以把钱入财务的账。”

“我相信,我怎么会不信你。”张监叹了口气,说:“我只是没想到啊,给了姚监那么好的条件,那么宽松的环境,她却什么成绩都做不出来。而你呢,就那么十几个人...哎,人和人真的不能比。”

张监只是感叹了一会儿,便轻轻晃了晃头,说:“行了,不说了,你再接再厉,放心,我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

从张监的办公室出来,我走到了走廊的尽头,看着窗外射进来的阳光,眯起了眼睛。

现在,看起来进行的一切顺利,但其实我并没有得到太多的好处。

监狱的方面,我只得到了张监的一个口头的保证,在这个承诺兑现之前,其实就是个屁,说没也就没了。

而在安水那边,看起来我和方少白最近风光的不行,直接搞掉了火山,大大的出了个风头,但其实我们在这件事情中真的没得到什么,甚至...这件事的坏处远比好处要大得多。

虽然我们拿到了帝皇的经营权,但是刨去交给曹老狗的额度,根本赚不了多少,真正赚钱的,还是刘冰和陈冲那边。

不仅如此,我知道,做了这件事之后,我和方少白的处境越发的危险了。

上次我做掉了大黑,这次我又做掉了火山。

但凡是威胁到我的,都被我做掉了...

我最近风头实在是太盛了...

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我不相信,曹老狗有那么大的胸襟!

就算是他有陈朝江给他背书,他也快要坐不住了...

上次我干掉大黑他已经有意识的要制衡我,这次我干掉了火山,他针对我的行动,很可能马上就会来了...

所以,我的计划必须要快点进行了...不管是狱内还是狱外。

安水的这几家卤肉店还有监狱里面的卤肉生意,我全部都是为了我在监狱中上位做准备的。我计划的重心,根本不在这上面...

还是要赶紧去莱西...那里才是重点!

在莱西做出名头,随后再往云州发展!

做大做强之后,再慢慢的发展实力,这才能够保证我和方少白的安全...才能保护我想保护的所有人...

安水这屁大点地方,实在是太小了...

而且,我们在安水也必须低调起来,绝对不能再刺激到曹老狗,要是他提前下手,我们根本就没办法抵挡,除了跑路之外,没有别的应对手段。

我叹了口气,总感觉事情太多,时间不够用啊...

现在从张监那里拿到了护身符,我也可以从监狱脱身一段时间,随便找个借口,请上一段时间假。

然后,就是带着方少白,去莱西!

……

捋清了接下来的行动思路,我转头往楼下快步走去,我想赶紧回监院里面安排安排,然后赶紧动身。

就在我经过三楼的时候,我忽然被一个声音叫住了!

“苏叶!”

那声音带着一丝被岁月浸染出来的韵味,听起来便让人觉得沁人心脾,如沐春风!

不用说,整个人监狱能有这种功力的,也只有那一个人了...

柳监!

我一回头,果然,柳监办公室的大门开着,她正仪态万千的靠在门槛上,微笑着看我。

那一瞬间,我的眼睛忍不住的缩了缩。

柳监脸上的笑容雍容华贵,虽然看着亲切,却带着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意味,可当她这么斜斜的往门框上一靠,我却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一首词。

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她那姿态,就像是古代的花魁一般,不动声色,就已经让人骨头发软。

而当这两种观感交缠在一起之后,给人带来的吸引,何止是一加一大于二。

我咬了咬嘴唇,强迫自己从这种略带痴迷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我对柳监笑了笑,说:“柳监,您找我有事?”

“怎么,没事就不能叫你了?”柳监开了个不痛不痒的小玩笑,可是在她的眼神里面却闪过了一丝落寞与忧伤。

这种眼神,简直太致命了。

如果柳监想的话,估计可以随便让任何一个男人备胎备到老啊。

“都过来了,进来坐坐吧。”柳监眼皮一撩,语气轻快,却又隐含着一丝幽怨的说:“你都已经好久没过来了。”

我低头沉吟了一瞬,随即走了过去。

进了屋子关上门,我便看到,沙发上已经放好了一杯茶。

看到这熟悉的一幕,我眼中闪过了一丝感慨。

“坐啊!”

柳监招呼我坐下,随即又将茶递给我,轻快的说:“尝尝,茶的味道怎么样。”

“呵呵。”我笑了起来,说:“你知道我的,我能喝出什么好坏来,再好的茶,给了我都是浪费。”

柳监抬头直视着我,忽然,她将杯子放下,幽幽的一叹,说:“小苏,我怎么感觉你最近在躲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