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奇怪的直觉/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黄铭的眼神...怎么好像有点奇怪呢。

就算是内向害羞,也不会露出这种表情吧。

“走吧。”

李然轻松的说道。

“嗯。”黄铭应了一声,他笑了一下,脸颊两侧各露出了一个浅浅的酒窝。

这孩子张的挺干净的,很容易让人对他产生好感。

此时已经是傍晚,正是下班的时候,不过在刑警队里面,可是没有下班这么一说的,案子不完,家就别想回。

有时候,案子一忙起来,甚至几天几夜都回不了家。

傍晚的夕阳从窗外洒进来,落在了石军的脸上,让他的脸色显得越发的苍白。

他的脸色不大好看,从警局出来就是如此,他的眼神时而飘忽时而呆滞...

我将头略略偏向窗外,假装在看窗外的风景,但是我的注意力,却无时无刻不集中在石军的脸上!

没过一会儿,我注意到,石军似乎一直在看黄铭...

而且,他还不敢明目张胆的看,他只是偶尔才会偷偷的向后视镜里面瞄上一眼。

我心中生出一丝怪异,他在这儿看黄铭干嘛...

难道,他们认识么?

不会吧...

我正暗暗的猜测,李然又转过头呵斥石军:“你赶紧指路啊,你不指路我们怎么知道去哪儿!”

“哦...哦!”石军好像如梦方醒一般,开始不停的指点着路途。

黄铭的车技很好,别看他年纪挺轻,可是这车开的真是又快又稳!

莱西跟安水没法比,安水从来不知道堵车是什么样子,但是莱西的下班晚高峰,路上还是挺赌的,不过黄铭开着车却像是一条游鱼,在车流之中轻盈的穿行着,来回穿插了一会儿,不知不觉的就已经从拥挤的车队中脱离而出。

我感觉没过多长时间,车子便一个停顿,停靠在了路边。

我这才惊讶的发现,我们已经到了目的地。

“是这里么?”李然没好气的问。

“对对,就是这里!”石军脸上露出了一丝哀切,两只眼睛眨巴眨巴,里面还藏着几滴泪花儿。

“下车吧。”

我们两个人押着石军下了车,刚一下车,我便环视了一圈,打量起了眼前的景象。

这里却是很偏僻,应该还属于没怎么开发的边缘地区,我们的眼前是一条河,河流比较湍急,如果石军没有撒谎的话,孟萍应该就是淹死在这条河流里面的了。

我们走过去看了两眼,这水流确实流速很快,冲击力也挺强,如果骤然落水的话,的确很容易被呛到。

在河流上面,是一座比较破旧的小桥,说破旧都是抬举这桥了,要是按我来说,这桥早就应该拆了。

桥是那种老式的简易桥,两边只有简易的护栏,而且护栏大多已经年久失修。

“阿萍...她就是从这里掉下去的...”石军指着桥上的一处,我们看了看,果然,这里的护栏已经断裂开。

我走了过去,在那附近仔细的查探了一下。

就在断裂处的旁边,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土坑。

我在心中模拟了一下,如果是天色不亮的话,的确有可能注意不到这个坑。

假设当时孟萍着急回家,车速又够快的话,她很有可能被这个坑给绊倒,接着车子倒下,而人却飞了出去!

我抬头看向一旁的护栏,撞断了护栏掉下去的话,同样也是有可能的。

“呜呜...阿萍...都怪我...都是我不好!”

石军又开始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

“行了,别他妈哭了,早干嘛去了!”李然在石军的后背上拍了一巴掌。

我回头看了他们两个一眼,接着又缓缓的走了过去。

“看的怎么样?”李然轻声问。

我点了点头,说:“的确有可能。”

李然接着一拍巴掌,笑着说:“你都说了有可能,那肯定就没问题了!应该可以结案了!”

随后,他叹了口气,说:“善恶到头终有报,举头三尺有神明啊,这孟萍跟丈夫的好友私通,又想着要谋杀丈夫,夺取财产,现在怎么样,遭报应了吧!”

石军嗫嚅着不说话,李然又在他背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怒骂:“你他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今天晚上就跟我回去,等着拘留吧,事情完结之前,你是别想着走了!”

石军那脸顿时哭丧了起来,他说:“警官...我又没犯什么罪,为什么关我啊...”

李然眼睛一竖,凶巴巴的说:“关你怎么了!”

石军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哀求,说:“警官,你就行行好,让我取保候审吧,我想...送阿萍一程,怎么着她火化的时候,也要让我去上柱香吧...”

李然又想说话,却被我伸手拦下来了。

别看他一副花美男的长相,但是脾气却是火爆的不得了。

要是石军再说几句,他没准儿就动手了!

其实石军说的很有道理,我们现在并没有任何证据来定他的罪,就算他有计划要杀林立华,但在他的犯罪行为实施之前,我们也是没办法抓他的。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这就是事实。

单凭聊天记录,想定犯罪未遂都不行。

而且,他刚才说出了取保候审...

这就说明,他对于相关的法律程序,应该是查过的...

所以,如果李然再对他做什么的话,他很有可能会对李然进行反击。

虽然以李然的背景应该不在乎这个,但总有看他不顺眼的人,最好还是不要让他给人留下把柄。

当我们回到警局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

李然似乎也明白了我的想法,他没有再为难石军,而是把他放了。

同时,他也想要开始写报告,准备结案了。

虽然案件里面又出现了一些波折,但总体还是一起意外,这样报告就不会太难写。

李然是个急性子,想要做什么就一定要做完,等他写完报告,时间已经快九点了。

我一直等着他,他带着歉意跟我说了声不好意思,随后又拉着我去喝酒。

此时的刑警队还是灯火通明,案子是办不完的,结了一件还有下一件。

当我们离开刑警队的时候,正好跟黄铭擦身而过。

在和他擦身而过的瞬间,我的心中,又生出了一丝疑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