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柳监的目的/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带柳监来到的地方又是那家私房菜,这里面的菜做的还是不错的,当然,肯定没有梅雪琴的手艺好,不过在安水的这些馆子里,已经是翘楚了。

这会儿正是饭点儿,餐厅的人比较满,我和柳监稍微等了一会儿,才等到了一个包间。

这家私房菜里面的装修好像重新弄过,比以前雅致的多了。

我随意扫了两眼,轻声说:“这老板...一看就是赚到钱了。”

柳监横了我一眼,那眼波柔媚醉人,几乎能将人演进那一湾深泉中。

走廊里面放着的是邓丽君的歌,我叫不出来歌名,只是觉得旋律略带些伤感。

柳监忽然停住了脚,认真的听了几句,随后她转过脸看着我,笑了笑,说:“清平调。”

“嗯?”我一怔。

“这首歌叫清平调。”

“哦。”我点点头。

“我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是在十六岁。”柳监轻飘飘的说。

我微笑着看她,我知道,这时候我需要做的只是认真的聆听。

“你知道么,在少年的时候听到的旋律,就像是在记忆里面下了锚,等到长大了之后,在听到这段旋律的时候,看见的都是自己年少时的身影。”

我抿了抿唇,实在是没想到,原来柳监还是个女文青。

“其实...我很不喜欢邓丽君。”我声音轻飘飘的说,当我看到柳监的神色突然一怔,我眼睛微弯了起来:“因为我妈妈很喜欢邓丽君...”

柳监的脸色又变得踟蹰,她似乎不太明白这里面的关系。

“我小的时候,妈妈总是把我抱在怀里面,听邓丽君的歌...后来,妈妈没了,就像你说的,每次听到了这段旋律,想起来的都是以前的光景。”

“对不起...”柳监连忙对我道歉:“勾起了你的伤心事。”

“没事。”我洒然一笑。

突然,我的手上生出了一丝温热,我眼睛微缩,原来...是柳监握住了我的手...

当我被柳监握住的时候,我的心中也不由生出了一丝暖意...

她温柔的笑着,接着,就这么拉着我的手一直向前走去,直到进了包间之后才放开。

我们随便点了几道清淡的菜,因为我也知道,今天来这里,并不是为了吃饭的...

看着柳监那温柔的笑容,我忽然生出了一丝烦躁。

因为我不知道,此刻我面对着的,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她...

或者说,我不知道到底哪一个她才是真正的她...

“柳监,您今天找我有事吧。”

我给她倒了杯水,索性把事情挑明了。

柳监微微愣了愣,随后,她的笑容中也多了一分异样。

“是啊。”她大方的说:“我找你出来,的确是有事情想跟你说。”

“想说什么,你直接说就行了,跟我还客气什么。”

我笑的异常灿烂,柳监的笑容也很明媚,但是我们却都知道,我们之间的距离,瞬间被拉远了很多...

“你记不记得,你答应过我,要陪我一起回家的。”柳监突然轻声说。

我的眉头蹙了蹙,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了那天的情景...

那是柳监第一次跟我们出来一起吃饭,但是韩队和刘飞她们提前回去了,而柳监跟我在一起,还跟刘冰的手下打了一架...

那会儿是我第一次和柳监深入的交流,而她那略微奇怪又非常有魅力的性格也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当时我曾经想着要帮柳监完成她的目标,跟柳监相互扶持,在这个强敌环伺的环境里面杀出一条血路。

很可惜,后来的事情似乎证明了,也许...柳监的想法跟我并不一样。

也许只有我一个人是这么想的,而柳监的想法,更多的围绕着如何能给她带来更多的利益上面。

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从教育科被赶出来。

“柳监。”我的声音突然变得深沉起来:“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好了,我这个人不太喜欢绕弯子...而且,我脑子也比较笨,有很多话我都听不明白,所以,直接一点,好么?”

柳监眼神闪了闪,说:“那我就明说了吧,你知道年末的班子变动考核,已经提前开始了吧。”

我心中一动,今天我去找张监,想问的就是这件事情,看来...这件事情恐怕真的没有那么简单...

“嗯。”我点了点头,说:“刚回来的时候,我就听说了。”

“你知道...这次的考核,需要分配的并不只是环节干部的提拔名额,还有关于副监狱长工作的变动...”

“哦?”我微微一怔,原来还有这个...

我开始还真的不知道,原来副监狱长的工作变动,都是年底来决定的...

监狱里面的部门很多,里面有实权的油水多的就那么几个,所以,这些副监狱长们也都思慕着想要变动变动...

这些也是无可厚非的,人往高处走嘛,谁也不想要好不容易混成了副监狱长,还要去分管警卫室和禁闭室这样的清水衙门。

那还不如在下面当个监区长威风呢。

“柳监,你是想...动弹动弹。”

我轻声问。

“嗯。”柳监点了点头,说:“我也不瞒你,我想要去管生产。”

“生产?”我的眉头轻轻的蹙了蹙,说:“生产现在不是姚监来分管的么?姚监会这么轻易的让出来?”

要说监狱最实权的两个地方,除了生产就是狱政和法制了,五个副监狱长,当然谁都想要,可是...明显也不够分啊...

这里面最肥的就是生产,像姚监那种性格,她怎么可能把到手的肥肉往外吐呢。

“我听说,张监已经对姚监非常不满了,她连续好几个月把生产都给搞成亏损,张监早就想换人了...她有好几次都透露出了要把姚监从生产上调走的意思。”柳监压低了声音说。

“调去哪里?”

柳监长了长嘴,刚要回答我,突然,我们包间的门却被敲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