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赵葳蕤/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略略发黄的墙壁,还有周围破破烂烂的环境,都让我深刻的认识到了家徒四壁这四个字...

此时那个姓赵的女孩儿正在向着中年人的手里面塞钱,而中年人则是推辞不要。

女孩儿送了好几次,中年人都不收,最后女孩想了想,说:“这也不是给你的,是给你妻子的,就算你不要,但是你的妻子现在也需要这些钱,是吧...”

中年人听了这话,才颤颤巍巍的将钱收了起来,当那一摞钱被他抓在手中后,他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激动,钱虽然薄,却压的手慢慢的颤抖了起来...

“谢谢...姑娘...你是好人啊...你真的是好人啊...”

“别说了,大哥...你快回去陪大嫂吧。”女孩儿浅笑着说。

“姑娘...你一定会有好报的...”中年人一双浑浊的眼睛中淌下了滚滚热泪,这个刚才经历了那种挫折仍然笔直站在的汉子,此时却哭的弯下了腰。

我在一旁看着,心中生出了几丝感慨。

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啊...

没想到,看着看着,那小姑娘却突然转过头,将视线投在了我的身上!

“看什么呐你!”小姑娘掐着腰叫着,声音清脆活泼:“刚才就看见你鬼鬼祟祟的一直跟在后面,从南大街那里就开始了!说,是不是打什么坏主意呢!”

我顿时一怔,我刚才还以为自己跟的挺隐秘,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既然已经被看到,我也就不再躲藏,索性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跟他们微笑的打了个招呼。

中年人脸色迷惘的看着我,而小姑娘一脸警惕,那个肖姓男警倒是跟我点了点头。

“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刚才在南大街那里看到了你们的事情,我想帮帮这位大哥,所以才一直跟着过来。”

听到了我的解释,中年人又露出感动的神色,男警的笑容也变得更加的热情,不过那个姓赵的小姑娘却仍然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我。

“你说帮忙就帮忙?我看你贼眉鼠眼的,说不定想要干什么坏事呢!”那小姑娘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我,眼中满是怀疑。

见到她这模样,我不禁有点哭笑不得。

别的不说,她这看谁都像坏人的怀疑精神,倒是真挺适合做警察的。

听到小姑娘的话,我不禁差点被气乐了,我无奈的说:“我怎么了就贼眉鼠眼了。”

我长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用这四个字来形容我...

“哼,反正一看你就不像好人,你不是说要帮这个大哥么,帮啊!”

我嘴角翘了翘,返身回到车上,从车上把我的手包拿了出来,这里面装着猪场的一些周转资金,我从里面抽出了一叠,数量大概在五六千吧,然后我走到了那个中年人的面前,塞到了他的手里。

他脸上的泪更多了,他的眼睛眨啊眨的,里面盈满了泪花儿。

“谢谢...这些太多了...我真不能要。”

我笑了笑,说:“这些都是给大姐看病的,拿去吧,实在不行,就当是我借你的...等大姐的病好了,你再还我。”

“这个...哎,好吧...”

中年人这才轻声一叹,将手里面的钱揣了起来。

在将钱收好之后,他又忙不迭问我以及那个小姑娘的姓名地址,我想了想,将方少白的地址报了过去,然后我转过头,微笑着看向那个长相十分西方化的美少女。

她花瓣的嘴唇鼓起,忿忿的说,你看什么呢,我才不会让你知道我的名字!

“哈哈。”我笑了笑,说:“那就有缘再见喽。”

说完,我便转身向外面走去。

萍水相逢,我心中也没什么想要了解她的想法,既然她不想说,那我也没必要在问。

并不是每一次的相遇和别离,都要铭记于心,欢喜过,感慨过,也就够了。

“她是交警队的,叫赵葳蕤!”

后面那个男警突然叫了起来。

“肖哥,你干嘛啊!你干嘛要把人家的名字告诉他!”

小姑娘羞恼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

那姓肖的男人嬉笑着说:“你没看到他的包里面装了多少?正宗的高富帅,我可是替你把握着呢,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天天跟我们这帮糙老爷们混在一起,你也该找个男朋友了!要是让阿姨知道了这件事情,不知道得多感谢我!”

“哼,我才不稀罕呢...”

听到他们的说话声从后方传来,我唇边的笑意更深,而心中也一片暖洋洋的。

虽然这世界到处都存在着阴影,但也在同样有着阳光。

就算有姚监、王主任这样蝇营狗苟的败类,也有赵葳蕤这样警察里面的良心。

她所释放的善意,她身上的善良,就好像是一缕温暖的阳光,照进了我的内心,驱散了笼罩于心底那不散的阴霾。

我微笑着,慢悠悠的向远处走去。

正因为有这种善良的存在,我们才会热爱这个世界,才会心甘情愿的为了让她变得更加美好而努力!

……

因为遇到了赵葳蕤的事情,让我的心情变得好了许多,一个人喝闷酒的事情,我当然不会再去做,后来,我索性直接开车回了监院,躺在床上,好好的睡了一觉。

接下来的几天,监狱中都是风平浪静。

但是,我可以明显的感觉道,隐藏在这风平浪静之下的,那不断涌动的暗流...

这几天,我好像在哪里都可以见到交头接耳的人,每个人的脸上都藏着一股子神秘,偶尔对视之间,都跟特工街头似的,恨不得上去对个暗号。

看到这种情况,我便知道,那天会议上的内容,应该已经宣扬出来了...

而眼前这种情景,就是被那天我提出的方案闹的。

我知道,有些监狱长已经坐不住,开始招兵买马了...

野心这个东西...是人人都有的,只是看有没有处在那个环境,想要随遇而安的人,大多是失去了同风而起的机会。

现在,我给了她们机会,她们自然坐不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