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 无耻的门大/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门大看着我一副没把她放在心上的样子,她的眼中又闪过一丝冷意。

她声音低沉,缓缓开口,说:“你是四监区三分监区的指导员,这猪场...也是属于四监区的,你每个月的账目,怎么也要向我这里汇报一下吧!”

“好啊!”我随意的点点头,说:“门大不就是想看看账目么,我回头就给你送过来,要多详细有多详细!”

想要做个账,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虽然我不会做,但是监狱里面有人会啊!

好多贪污公款或者是挪用资金的会计,现在都在监狱里面服刑呢,我想要找个人帮我做个账,简直不要太简单...

门大显然对这件事情也是门清,她的笑容中出现了一丝恼怒,她轻轻的咬着嘴唇,说:“不光是账目,苏指导...按理说,你的资金应该是属于四监区的,就算你想要交给张监,是不是也应该通过四监区啊...就从这个月开始吧,你把收益都交上来,然后我再负责来交给监狱...当然,你的奖金肯定也不会少,我会根据你交上来的数目来确定你的奖金的!”

我看着门大那张微圆的胖脸,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丝嘲讽。

她是没在我手上吃够亏是么?竟然又想来摘桃子?

摘上瘾了么?

她的胃口也太大了点吧,这门大,也真是够不要脸的了...

这也是我一直瞒着她的主要原因,我知道,只要我卤肉的赚钱计划一经曝光,她是一定会跳出来插上一脚的!门大贪婪成性,这块肥肉,她怎么会轻易放过!

而且,姚监也不会允许她放过这块肥肉!因为这些钱,是张监来分化她的命脉,只要张监拿不出这些钱,那就是她说话不算话,这样...她在普通干警中的威信,就会瞬间一落千丈!

我早就预料到了她们会对我施压,但是我没想到,她们会做的这么赤裸裸,连一点遮羞布都不要!

竟然还有脸直接跟我说,让我把钱交给她?

我要是真交给她,那还不就是她说的算,她会足额交给监狱?别闹了...想要克扣一点钱,那还不随便找个理由出来就可以...

我心中的讥讽之意越来越浓,这门大啊...在高墙大院里面待的时间长了,眼光太短,格局实在是太过小家子气...

如果我是她,绝对不会浪费这么多时间在勾心斗角上面,想要干出政绩的方式有很多种!比如我就会利用起监狱西边的一小片荒地,让富余下来的犯人去种上新鲜蔬菜,这样不仅可以节省经费,同时还能给干警们分点,落上些好口碑。

这样做,不是比她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去讨好上面的人要好得多?

见我一直不说话,门大脸上也露出了些许不耐,她带着些威胁的意味,说:“怎么,你不同意?你可别忘了...你到底是哪里的人!我们能把你捧起来,就能把你摔下去!”

“嗤...”我终于忍不住,轻蔑的嗤了一声。

我微微抬起头,用不屑的目光看这她,撇了撇嘴,说:“抱歉...我刚才没听清...你刚才说...我是你捧起来的?”

看着我轻蔑的表情,门大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羞恼,她微微皱了皱眉,没说什么。

“我看你也不老啊,怎么就老年痴呆了呢!我是你捧起来的...啧啧,你还真有脸说!”

“苏叶,你嘴巴干净点!”门大看着我怒吼。

她的办公室没有关门,此时我们说话的内容外面应该都可以听见。

“嘁。”我讥讽的摇了摇头,说:“你还想从我这里要钱?麻烦你向窗外面看看,这大白天的,你做的哪门子的白日梦啊!对,我是隶属四监区不假,但是我不知道门大你还记不记得,当时我要你来负责猪场的时候,你跑的可是比兔子还要快,现在知道来要钱了?你知不知道,张监亲口说过,猪场的事宜,是由我全权负责的,也就是说,门大你没这个权利来要这个钱!”

门大被我这连珠炮一般的语速给堵的说不出话,她脸色全部涨红,整张脸红的跟番茄似的。

我这番话外面可是都能听到的,以门大这么要面子的性格,她估计早就气的恨不得操刀砍了我了!

“苏叶!”她尖叫了一声,恶狠狠的说:“你以为靠上了张监就平安无忧了?我告诉你,这监狱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只要我还在这里一天,我就不会让你舒服!”

“呵呵。”我站起身,懒的跟她再说,我低低的扫了她一眼,说:“来啊,我随时奉陪!”

说完,我就转身出了门!

当我跨出门的一瞬间,旁边那间大办公室立刻缩回去了几条人影,我嘴角轻轻一翘,这些人...刚才应该一直趴在门框上偷听吧...

我没有理会门大办公室传出来的,那气急败坏摔东西的声音。我直接的将大门打开,进去将犯人领出门,遍直奔猪场而去。

今天唐怡休息了,所以是我来带犯人们出工。

自从唐怡被我调到手底下之后,我就给她调换了工作时间,原来她上的是正常班,就是上五休二,按时上下班只不过时不时的经常被留下来加班那种。自从到了我这里之后,我就帮她换成了上一天休一天的班儿,这样她的休息时间还可以多些。

现在这些犯人们对猪场的工作已经是轻车熟路,一到了猪场,她们就立刻赶过去各干各的,各司其职。而我的身边,又只剩下了薛凝。

我看到她的脸色有些凝重,于是便凑过去问:“又愁眉苦脸的想什么呢?还是上次那批货么?”

薛凝看了我一眼,接着点了点头,说:“对,那批货的数量可能比我想象的还要大,我不知道这是一次偶然事件还是那帮料贩子真的走通了谁的门路...要是以后都这样的话,那想要在监狱里面买点料子...就几乎比买烟还要容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