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 余筝/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是只猪么?猪都做的比你强!”

“废物!真是废物!还大学生呢,我看你连猪都不如!”

“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干不好,你还有脸吃饭,妈的!”

“我告诉你,今天你必须把这些给我弄出来,就算你不吃饭不睡觉,也得把损失给我补齐喽,要不然,老子他妈弄死你!”



我听着这骂人的动静,眉头突然轻轻的蹙了蹙...

这声音,貌似我有点熟悉啊...

之前我绝对在哪里听过!

不过,到底是在哪里呢?

我开始在脑中不停的思索,我的记忆力一直都很好,就算是仅仅见过一面的人,她们的音容笑貌也会在我的大脑中保存一段时间,在一定时间内,只要我见到他们,就会立刻想起来。

当然,如果时间久了,那肯定就记不得了。

这个声音绝对是我近期听到过的,我敢肯定!

在脑海稍微检索了一下,我便立刻回忆起,这骂的特别难听的人,是孙大!

四监区的生产监区长!

她之前曾经找过我,还试图想要让我将猪场归到她的名下,想要来摘桃子,后来被我使了个小计策,才将她吓退。

她这又是干什么呢?

薛凝偏头看了我一眼,也许是看出了我眼神中的好奇,她微微一笑,凑到我的耳边,小声的对我说:“要不咱过去看看?”

她吐出的空气在我耳朵上剐蹭,让我的耳朵略微有点痒。

“走!”我看了她一眼,两人一起向前走去。

声音传来的方向是伙房,也就是四监区大部分犯人每天干活的地方。

说是伙房,其实这里除了吃饭的大堂以及做饭的后厨之外,还有很大的一片空地。

这空地上有仓库,还有以前规划出来的准备留给猪场,后来却没有用的上的荒地。

这些仓库有的是来存放伙房采购回来的各类蔬菜的,有的是用来放杂物的,当然,也有空着没有装任何东西的。

刘大的骂声,就是从这样一间空仓库传出来的。

我和薛凝慢慢的走了过去,我们两个的脚步很轻,没有被任何人发现,就这么一直走到了仓库的旁边,这边有一堆摞起来的杂物,正好将我们两个人给遮到了后面,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是不会看到我们两个的。

抬眼望去,我瞬间看清了前方的情景。

站在仓库门口的,有两个人。

其中穿着警服,脸有点圆,眼睛小小的,鼻子略塌的那个,正是刘大。

而站在她对面那穿着囚服的那个姑娘,却让我眼前一亮。

那姑娘长相说不上极美,但是却特别有特点。

她的五官很是寡淡,眼窝很浅,鼻子和嘴都小小的,看起来就是那种柔柔弱弱,又不会给人留下太深刻的长相,但她偏偏长了一对又浓又粗的眉毛,那眉毛特别粗,形状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直直的从眼睛上划过,飘逸的甩了出去。

在那寡淡的五官上陡然出现这么一条英气的眉毛,若是换了别的人,肯定会觉得很是奇怪,但是,出现在这个姑娘的身上,却不会感觉有任何违和。

因为她整个人的气质都特别冷漠,她眼睛里面一片冰冷,整个人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这跟她脸上那一对凌厉的眉毛相得益彰,给她增添了一分别样的吸引力。

虽然刘大骂的特别难听,但是她就那么面无表情的站着,任凭刘大说什么,她都没有说一句话。

“我告诉你,你必须要给我绣出三份来,要不然你这个月就别想着拿分了!购物也没你的份!知道么!”

刘大唾沫横飞的喊着,那圆圆的脸庞看起来带着些许狰狞。

薛凝看着这个女人,眼中闪过了一丝了然。

我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丝情绪,于是我压低了声音,小声问:“怎么,这个犯人你认识?”

“嗯。”薛凝点了点头,说:“她挺厉害的,搞服装设计的,听说在业内还小有名气呢。”

“她怎么进来的啊?”我眨眨眼睛,好奇的问。

“故意伤害。”薛凝轻声说。

“又是因为感情吧。”我轻声说。

“你还真猜错了。”薛凝翘了翘嘴角,接着又低低喟叹了一声,说:“这也是个可怜人啊...”

“她怎么了?”我又问道。

薛凝凑到我耳旁,声音极轻的给我讲起了她的故事。

这个长相极有性格的女人叫余筝,一个颇有几分诗情画意的名字,一个跟她的气质不太搭的名字...

她是个很有才华的姑娘,中央美院毕业,听说还申请到了一所国外的名校,在那里进修了一段时间。

如果不发生意外的话,她在名校毕业之后,就会顺势留在国外,活着回国从事设计行业,衣食无忧,整天出没在各个秀场或是大牌的发布会,活的自由自在,潇潇洒洒。

她爸爸妈妈对她都还算不错,虽然她是独生女,但是她的父母都没有重男轻女的想法,她的生活也算的上美满。

但是,她也有她的烦恼...而且,这烦恼还对她造成了很大程度上的困扰。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有一个极品的舅舅...

她的舅舅是她妈妈的哥哥,这人跟他的老婆孩子住在一栋两层楼的房子里面,有车有存款,但是...他们家的人却没有任何收入来源。

他之所以能过的上这种生活,就只靠一个字,借!

当然,是有借无还的那种借!

借款的对象,从来也只有一个,就是他的妹妹,余筝的妈妈...

余筝家的条件还算不错,她父亲开了个厂子,也算有点钱,而且,她父亲还很疼爱自己的妻子,只要妻子有要求,她父亲无论是想什么办法,都要帮她完成。

这个特点,被余筝舅舅把握住,成了他生活的资本!

余筝的妈妈耳根子特别软,只要她舅舅一开口,她妈妈就会借给他钱,而余筝的爸爸,也从来不会拒绝她妈妈的要求。

久而久之,她的舅舅变的越来越贪得无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