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你知道什么是狠么/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过了一会儿,我估算着时间差不多了,于是我便拉了李青荇一把,将她从墙边旁拉开。

此时,墙另一边张师傅与那小青年的言论已经耳不忍闻,种种关于李青荇的污言秽语让李青荇的俏脸一片惨白。

我在她柔软的手上轻轻捏了捏,轻声说:“跟我来。”

李青荇跟在我身后,顺从的点了点头。

我拉开门,左转一步就跨到了他们包间的门口,接着我也没犹豫,一把就将门板拉开。

屋里面那喧闹声顿时一滞,张师傅脸色不满的转过头来。

那年轻人骂骂咧咧的说:“什么他妈的服务员,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进来...”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看到了站在门口笑吟吟的我。

而张师傅的脸色在看到我的那一瞬,就已经阴沉了下来。

我的目光在他们的脸上扫过,他们应该是没少喝酒,桌子上空着的啤酒瓶摆了六七个,他们的脸上带着些许红润,年轻人的酒量可能要差一些,此时已经有点迷离了。

而张师傅却还保持着足够的清醒,他看着我们,一言不发。

“呵呵。”我温和的笑了笑,目光在他们的脸上停滞了一瞬,说:“怎么不聊了,刚才不是聊的挺开心的么,我都听了半天了,接着说啊!”

“哼!”张师傅冷哼了一声,说:“偷听别认说话,是犯法的吧!还有,我们现在正在吃饭,这里不欢迎你们,你们赶紧出去,要不然的话我叫保安了!”

“嘁!”我撇了撇嘴,看着他说:“你有那个脸面做这样的事,还怕别人听?我刚才可是听到不少东西呢,卖主求荣...说的就是你这样的人吧...”

“你说什么呢!狗血喷人,你有证据么!”

张师傅兀自在嘴硬!

我当然没有给他出示什么证据的想法,那些靠录音留证据威胁人的手段,是对付窃居高位有头有脸的那些人用的,眼前这人,根本不会惧怕什么所谓的证据。

当然,想要对付他...根本用不着这么麻烦!

“呵呵,证据?”我眯着眼睛笑了笑,又回头看了一眼李青荇,说:“这人管咱们要证据,不过咱没有,你说怎么办?”

李青荇只是咬着牙,眼中仿佛要喷出火来!

她死死的盯着张师傅,冷声说:“张师傅,我自问我对你不薄吧,自从你到厂子以来,我都是按照最高标准给你发薪水,从来没有拖欠过你一分钱,就算厂子都快破产倒闭了,我也是足额给你们发工资,说好的待遇我全部应承给你了,但是你呢...你是怎么对我的?”

世界上最令人难受的事情恐怕就是自己的满腔热血,换来的却是别人的背后一刀。

很显然,此时的李青荇,遭遇到的就是这样的事情。

而且这一刀对她来说,插的还不浅啊...

张师傅的脸上根本没有半点羞愧,他冷笑了一声,说:“李老板,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以成败论英雄的,你也别太天真了,人吃人的社会,想要不被吃,就要狠一点嘛,你说对不对?”

他的样子极其淡然,脸上的笑容异常的嚣张放肆。

在说完这些话后,他和那个年轻人两人同时仰头笑了起来,脸上的表情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啪啪啪...

看着他们的笑脸,我举起双手,轻轻的拍了起来。

拍了一会儿,这两人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眼睛紧紧的盯着我。

我面带笑意的看着他们说:“说的好,说的真好...人不狠站不稳,张师傅你这想法虽然有点朴素,不过还真挺有道理...”

“哼。”张师傅冷哼了一声。

我的脚在后面轻轻一勾,将门给勾上,同时将外面路过人群的窥探目光也隔住。

随后,我的视线移到了张师傅的脸上:“不过...你知不知道...什么才叫狠?”

话音刚落,我的身子蓦地动了!

我的手如同虬龙一般探了出去,蛟龙出海一般,迅速的缠上了他的脖子!

接着,我瞬间用力向下一压!

我胳膊上的肌肉一瞬间贲起,将衣服都鼓出了一条条紧绷流畅的线条!如同雕刻出的花岗岩一般,充满了力与美!

张师傅一个常年在厂子里面蹬机器的,哪能抗的了这个!

他连反应都没有,身子猛然向下弯折,几乎弯成了九十度!

砰!

一声爆响!

他的头颅被我直接按在了桌子上!

啪嚓!

这是脑袋跟碗碟撞在一起的声音!

我的力道异常的大,这么用力的一撞,竟是直接将玻璃桌面给撞出了一道裂纹!

菜肴的汤水淋漓的洒落,挂满了他的脸颊!

从他面上喷出来的鲜血混合进了汤水,沿着他的脸一起滑落,给他的脸上更加增添了几分血腥与狼狈!

张师傅被我磕的有点发晕,可能是酒精的作用,让他的神经有几分麻木,他先是愣怔了几秒钟,接着才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

我嘴角轻轻一勾,手指屈伸,抓着他的头发一把将他从桌上拎起,接着又猛地向下按去!

砰!

这次的响动比刚才还要打,暗红色的鲜血像是蜿蜒着的小溪一样沿着桌面汩汩留下,估计是他的鼻子被我给磕碎了。

这会儿,刚才那个小年轻也反应了过来。

他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手抓起个啤酒瓶,高声大叫:“艹,你他妈的敢打人!”

说完,他抡起啤酒瓶就像是我的脑袋上砸了过来!

这哥们的年龄绝对不超过二十,看起来还很年轻,跟我和方少白精挑细选出来的打手不一样,同样都是年轻人,那些打手的胳膊估计能赶上这小子的大腿处,这小子的手腕细的跟芦苇杆似的,我都怀疑他能不能捏住这个酒瓶!

我没有一点犹疑,顺势以左脚撑住整个身体,右腿大腿猛地发力,带动小腿像是鞭子一样甩了出去!

呼!

我这段时间早晚不间断的练习有了成果,这一记鞭腿比我在学校的时候足足要凌厉出三成!挥在空中的时候,愣是带出了那种撕裂般的风声!

腿在空中划出一道淡淡的黑影,直直的抽在了这哥们的脸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