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出手的时机/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满脸凄苦的看着我,眼神里面满是委屈。

我看着她那越发圆润的胖脸,不由有点想笑。

这姐们儿估计最近吃的不错,本来就圆润的脸更加的圆了,此时这溜圆的大脸,看着跟喜剧演员贾铃似的。

“怎么了啊兰教,我看你最近挺不错的啊,上个月不是刚拿了二等奖么,你们二监区的人也不算多,三万块平均分分怎么着一个人也得小一千吧。”

“嗨,苏大,你就别提这事儿了...”她拉着我的胳膊,就把我往旁边的办公室里面拖,一边拖一边念叨:“你是不知道啊...哎一言难尽,你跟我去办公室,我慢慢跟你说。”

在生产车间的一个小角落里面,有一个玻璃围成的小办公室,这里是狱警们平时休息的地方,里面摆着一张桌子,还有几把椅子。

这里可以直接看到外面犯人的景象,而且说什么悄悄话也不怕被犯人听见。

拉着我进了屋,兰教转身就把玻璃门跟关上,又顺手把玻璃上的合页给拉了下来,将外面的视线阻挡住。

“兰教,咱这孤男寡女的,你把这玩意儿挡上了,容易让犯人产生联想吧,是不是不太好?”我轻笑着调侃。

兰教苦着脸说:“苏大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咱们这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女人。就我这样儿的,别说就拉了窗帘,咱俩就算把衣服脱了犯人都不能想歪...”

“呵呵。”我嘴角的笑意更深了,自从我当了警卫队的副大之后,我发现我在监狱的地位有了明显的变化,最显著的就是...我跟这些人说话的时候,彼此之间的距离感小了很多,而她们也原意跟我开一些玩笑。

要是换以前,我在教育科当干事的时候,兰大怎么可能会跟我这么说话!就算是我弄图书馆帮她完成任务那会儿,她对我说话的时候也有种淡淡的优越感。

“苏大,咱们还是说正事儿吧。”兰教拉着我坐了下来。

“到底什么事儿啊,把兰教你给愁成这样?”

我心中跟明镜儿似的,不过依然在揣着明白装糊涂。

“嗨,还不是生产任务么!你是不知道啊...姚监她们简直太过分了,我听一监区的人透露,她们马上就会接到一个大单子!你说都是一个单位的,大家都是自己人,她们的单子就不能分我们点儿?就非得她们每天累死累活,让我们干看着!”

兰教义愤填膺的说着。

“你去找张监反映一下呗。”

兰教叹了口气,说:“找张监?找她有什么用,她现在估计也是焦头烂额呢!她不说什么还好,要是她在发表一下意见的话,估计一监区的单子都接不到了!”

我拿起来她桌子上的烟灰缸,信手把玩着,皱着眉没有说话。

“哎...”

兰教又深深的叹了口气,她从兜里面抽出了一包烟,我扫了一眼,她抽的是爱喜,韩国牌子。

这兰教也真是挺有意思,双标的可以,一边骂着犯人不让在生产车间抽烟,结果她自己在办公室却抽开了。

“你要不要...哦,我估计你抽不习惯。”兰教递到一半,又把手收了回去。

“不了,谢谢,我不抽烟。”

“不抽烟好啊...呵呵,不抽烟对男人好。”兰教笑的带着几分猥琐。

“咳咳。”我轻咳了两声,说:“兰教,一监区接单子就接去呗,你们拿不到单子不也挺好,还清闲,不就是那些奖金么,你现在工资这么高,也不差这点吧。”

“哪儿是因为钱啊!”兰教苦着脸,说:“你以为我是一监区的孙大呢,都钻钱眼里了!还不是我们那个监区长!”

“嗯?她怎么了?”我好奇的问。

“哼!”兰教的脸上突然生出了一丝忿忿,她咬牙切齿的说:“你说她马上退休的人了,安心等着退休不就得了?她偏不,每天不管事儿不说吧,还非要干点成绩出来,按她的话说就是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要做一个好收尾!哎...不瞒你说,等她退了,我想研究研究她那个位置,她的评价对我来说还是挺重要的...现在她非逼着我要干点成绩!说是拿不了第一,怎么着也要保证前三!哎...你说她是不是有病!”

“呵呵,她对你要求还挺严嘛。”我轻声说。

“苏大你就别取笑我了...你看...我现在是实在没办法了,你能不能帮帮我...”

我心中暗暗一笑,可是面上却露出为难的表情。

“我怎么帮你啊...”

兰教吸了口烟,慢慢的吐出一口灰白色的烟雾,她期待的看着我说:“我现在只能靠你了,苏大,你看...你还能不能帮我弄来上个月的那种单子...不用太多,够让我进前三名就可以!”

我心中冷笑了一声,其实我这次来就是准备找她合作的,不过...我却没准备就这么轻易的答应她...

虽然她看起来挺诚恳,其实心里面并没有太把我当回事儿,就算是我真的帮了她,她最多口头说说感谢,过后也就忘记了。

看她上次的表现就知道了,要不是她去传播,我帮她拉来了订单的事情怎么会弄的整个监狱都知道?

她明知道公务员是不能兼职的,也不可以经商,就算大家都没有把这个规定当回事儿,但说出去也不太好听。在这种情况下,她还到处去宣扬,她的心思也就可想而知了。

轻易的来的总是不会去珍惜的,感情是这样,恩惠也是这样。

她现在还远远没有到绝境,所以她永远不知道感恩。

“兰教...”我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说:“上次我帮你拉订单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就传的整个监狱都知道了...领导还找我谈过话,批评教育了我一顿,我也知错了,那些单子我早就不弄了...现在你想要,我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啊...”

“啊?”兰教顿时愣了,手里的烟都轻轻的抖了一下,她长着嘴看着我,眼睛里面是深深的悔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