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2章 许明明的疑惑/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哽咽声很轻,似乎发出哭声的主人正在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我的睡意瞬间逝去,整个人都变的清醒起来。

循着哭声传来的方向看去,我立刻发现了哭声的源头。

那裹成了一团的被子正在轻轻的颤动,不用说,哭声正是许明明发出来的。

她那瘦削的身体藏在被子里,一抖一抖的,看样子哭的还挺厉害。

我心中顿时有点疑惑,这怎么还哭上了...难道就因为我刚才拒绝了她?

还是...因为我刚才说那句话,触动了她心里的某个开关?

我的眉头蹙了蹙,眼神微凝,慢慢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向着床边走了过去。

走到床边后,我坐到了她的身旁,接着伸出手,轻柔的在她的身上拍了拍。

她的身体突地一抖,裹着的被子一点点的掀开,露出一张诚惶诚恐的小脸。

那粉白的脸上,还残留着几道泪痕。

她怯怯的看着我,声音微颤的说:“对...对不起,是不是吵到你睡觉了...是我没控制住...对不起...”

我看着她那略带惊惧的柔软目光,心中也不禁生出一丝怜惜。

我伸手在她的发丝上拂过,月光披洒在她乌黑的发丝上,照的她的头发仿佛是缎子一般,而那银亮的月辉,似乎也给她的头发增添了几分凉意。

“没事的...要是实在难过,就苦出来吧...”

许明明的眼眶一红,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扑到我的怀里便嘤嘤的哭了起来。

她哭的很是委屈,似乎要将心中的憋闷与难过齐齐的释放出来,其实这样也好,她许是压抑的太久,感情是最不能藏的,忧思过重,时间长了,肯定会对人造成很大的影响。

许明明似乎对我完全没有防备,她身上的衣服本来就不多,现在被她蹭了蹭,就更加少的可怜,该露的不该露的,有很多都在外面露着。

不过她却毫无所觉,依然在我身上蹭来蹭去。

幸好我今天体力消耗实在太大,再加上她哭的实在可怜,我心中也没有太多的旖念。

我伸手在她的背上缓缓的拍动着,柔声说:“喜伤心,怒伤肝,哀伤肺,忧伤脾,惧伤肾。哭出来吧,你这样偶尔的释放一下,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本来是想安慰安慰她,可是让我哭笑不得的是,许明明听了我的话,却哭的更加厉害了...

她一直哭了十几分钟,那哭声才慢慢的转为哽咽...

“叶哥...你说,我这样的人,还有资格去找自己喜欢的人么...”

她仰着头,微微哽咽的看着我问,她的眼神里面满是期待,还带着几分紧张。

我哑然失笑,微微摇头笑着看她。

那一瞬间,她的眸子顿时黯淡了下来,仿佛里面的光辉在一瞬间就全部流散,她整个人就好像被抽掉了脊梁骨一般,软软的倒在我的身上,她凄然一笑说:“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已经烂到无药可救了...像我这样的烂人,哪里还有去爱别人的权利...”

我顿时一怔,知道她是误会了我的话,我赶紧将她扶起来,微笑着看她说:“我什么时候说你没有资格了...你的未来有无限的可能性,我会给你一个自由选择你生活的机会,相信我。”

“真...真的?”

她眼睛里面再次燃起希望的小火苗。

得到了我的肯定之后,她的脸上顿时出现了灿烂的笑容,她猛地扑过来,紧紧的将我抱住。

感受到我胸口那两团绵软,我顿时老脸一红,微微有点尴尬起来...

许明明得到了我的保证后,似乎恢复了几分少女的开朗,她就这么靠在我的怀里面,跟我絮絮叨叨的说着话...

“叶哥,你说这世道...到底该不该做个好人呢...”

“我爸爸是卖菜的,他的人特别好,从我记事起,我就记得我经常在他的菜摊附近玩...他从来不给别人缺斤短两,该是多少就是多少,有时候看人家穷困,出不起钱,他还会多给别人一些...别人都骂他傻,他也甘之如饴,依旧我行我素,一点也不会因为别人的看法而影响自己的行为...他一直教育我,要与人为善,多做好事,他说...多做好事,一定会得好报的...”

“可是...真的是这样么?菜市场大家都缺斤短两,我爸爸就成了异类,大家都排挤他,说他的坏话,别人听了坏话之后就不喜欢来我爸爸这里了...他多给别人一些菜,别人竟然还说他用烂菜叶子来糊弄别人...要让他赔...”

说着说着,许明明又开始哽咽了起来,她眼眶略带湿润的说:“我爸爸后来病了...很重的病,可是妈妈却不想花钱去给他治,所以就卷钱跑了...钱都在妈妈那里,爸爸也没有钱...没办法,我就去求别人借点钱给爸爸治病...可是所有的人都不肯出钱救我爸爸...明明爸爸平时帮了他们很多很多忙...他们需要钱的时候,爸爸直接就拿钱给他们,连借条都不用他们打...他们不仅不还钱,还把我赶了出来,说根本不认识我...”

“结果我爸爸就因为没钱治病,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间,没过多长时间就死了...”

许明明抽噎了几声,她抬起头看着我,那眼中满是脆弱与疑惑:“我爸爸一辈子做好事,一辈子都在帮助别人...要是真的善恶有报,为什么我爸爸会得到这个下场...叶哥,你说...难道真的是像别人说的那样,轮回有道,修的是来世么?可是即使来世享受...又有什么用呢...”

听到她的话,我不禁微微叹了口气。

这个世界,对好人真是太残忍了啊...

至于什么修来世的说法...听多了,也就变得麻木了...

就像许明明他爸爸的事情,就算他来世大富大贵,可是这辈子给自己女儿带来的伤害却是永远也无法弥补的!

一个男人要是保护不了自己的孩子,那做这些所谓的好事,又有个屁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