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5章 关于真相的推断/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有关于天气的情况,在气象局都会有记录,我只需要过去查一下资料,就可以知道具体的日期!

虽然在莱西这种地方,机关的办事效率不算太高,可是有李然和石南菲这两个大杀器在,只要随便打个招呼,我就可以顺顺利利的看到我想要看的东西。

打听清楚我想要的消息后,我兴奋的带着石南菲从村长那里离开。

石南菲此时一头雾水,满脸迷茫,刚一出门她便拉住了我,她不解的看着我,奇怪的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刚才问的那些话...我怎么听不太明白,知道韩文财是什么时候失踪的,真的有那么重要么?”

我微微一笑,眼神沉凝下来,声音平稳的说:“我猜到了一件事情,如果能够确定我的想法的话...那么,这案子所有的疑点就都解开了,我们也能找到真正的真相!”

“什么真相?”石南菲立刻来了精神,她急声问:“你快点告诉我,你到底猜到了什么?”

“呵呵。”我故作神秘的说:“容我先卖个关子,等我查到了之后,我再跟你说。”

说这话的时候,我本以为石南菲会跟以往一样,高冷的不回应我,可是我没想到,我的猜测错了...

石南菲眼眉一竖,直接神出两根手指,捏在了我的胳膊上,接着使劲一转...

“我靠!轻点轻点...”我立马惊呼了起来,看来无论什么样的女孩子,都是拥有掐人这个天赋技能的。

在石南菲的攻势下,我很快败下了阵来,也放弃了装装比这个念头。

我看着石南菲略显得意又带着几分羞涩的眼神,再次将声音平缓了下来。

“我们先来做个假设...”我这句话一出,石南菲的表情也变得认真了起来...

“我们先假设,那条短信不是韩文财发的,那么...发短信的人为什么要冒充韩文财的身份呢?”

我谆谆善诱的问。

石南菲想了想,眼神一亮的回道:“会不会...是韩文财已经死了,发短信的那个人是凶手...所以他想造成韩文财还活着的假象!”

“没错!”我赞许的看了石南菲一眼:“就是这样...如果韩文财已经死了,那么发短信的人,八成可能就是凶手!”

“可是...就算知道了发短信的人是凶手,又去哪里找这个人呢?”

石南菲再次不解的问。

我看了她一眼,说:“你设想一下,是什么人会有动机去杀韩文财呢?咱们之前曾经做过调查,韩文财虽然跟不少人有仇,但是仇恨也没有大到要杀人的地步...”

石南菲果然不愧是国外名校的高材生,经过我简单的一点拨,她立刻做出了推断!

“你的意思是...韩文财想要雇人杀的那个...”

“对!”我冲她竖起了大拇指,说:“聪明!就是他,曹跃江!”

我顿了顿,继续说:“既然韩文财想要杀曹跃江,那么曹跃江为什么不杀韩文财呢?”

“可是...就算是曹跃江杀了韩文财,那跟你问韩文财失踪的日期有什么关系?”石南菲又露出了几分疑惑。

“简单啊...你想,莱西虽然落后,但是各地监控系统也算的上完善,一个人想要无声无息的消失是很难的,想要不声不响把尸体处理掉的方式也不多,而想要不被人发现,永绝后患的方式就更少了...可是,有一个方法,却可以一劳永逸!”

“什么方法!”

石南菲粉嫩的脸蛋上满是好奇与焦急,她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直愣愣的看着我。

我抿了抿唇,声音低沉的说:“那就是把人...烧掉!”

“嘶!”

石南菲下意识的抱起双臂,倒抽了一口凉气。

“说的那么瘆人干嘛...”

“呵呵。”我笑了笑,说:“就是烧掉啊...当然,如果普通的用火烧,那样也会留下痕迹...可要是利用某种设备,比如火葬场的焚尸炉...”

石南菲的眼神一亮,她立刻开口说:“没错,曹跃江现在就经营着一家火葬场,如果他将尸体运过去烧的话,那样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聪明!”我冲她竖起了大拇指:“这样就不会担心有人发现,毕竟韩文财是本地人,被发现的话就很麻烦,不像李卓义,就算被发现了,轻易也查不出什么...现在火葬场也是有焚烧记录的,如果没有身份证明什么的,是没办法烧尸体的,所以...我们只要去查看一下相关的记录,就可以找出其中的猫腻!”

“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去啊!”

石南菲激动的蹦跶起来。

……

有了石南菲的许可,我接下来的行动就方便了许多。

她打了几个电话后,我们便直接去了气象局,查了一下去年雾天的记录。

莱西全年有雾的天气很少,所以我很快就查到了日期。

记录下了那几天的日期,我又带着石南菲赶往曹跃江经营的那家火葬场。

额,不止我和石南菲,同行的还有一个人...

就是之前似乎对石南菲有点意思,并且被我戏弄了一下的那哥们儿。

不知道他出于什么心理,他竟然还死皮赖脸的跟在我们身边。

对于他这种行为,我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我总不能出声赶他,所以就只能任其自然。

这哥们儿一改刚才嬉皮笑脸的风格,竟然开始装起了深沉来。

他一副忧郁的样子,看着窗外,好像一个落寞的诗人一样的说:“人生短短数十个寒暑,拼尽一生的努力,最终的结果也不过是被送进火葬场,化成一堆骨灰,既然这样...天道无情啊...”

我侧头瞥了他一眼,心说这哥们儿是不是觉得石南菲会对文青风格感兴趣,所以才弄成了这模样。

“谁不是活几十年,有啥大不了的,活的开心就行呗。”我嬉笑着说。

他冷淡的扫了我一下,轻哼了一声,说:“一点内涵都没有...”

哎?

我眉头微挑,这哥们儿,还来劲了是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