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9章 你孤独过么/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唔...”

正在这时,韩队发出一声呻吟...

“苏叶...我好想你...”

她口中含混的哼唧着,也不知道是喝醉的呓语,还是她在对我表明心迹...

我叹了口气,林沫还在外面等着,无论如何我得先把韩队给架出去,总让她等着也不是回事儿。

我向韩队走去,伸手扶住了她的身子。

她身上的肉特别的软,我的手差点直接陷下去...

我咬了咬牙,手上微一用力,便将韩队给架了起来。

韩队的身材属于丰满型的,加上喝醉了,所以显得有点沉。

我将她扶起来的时候,脚正好绊在了椅子腿上,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还好我及时的扶住桌子,这才稳住了身体。

可刚才这么一晃,韩队却直接仰进了我的怀里,跟我来了个亲密接触!

我刚才特意跟她保持的距离,此时随着这么一晃也完全消失不见!

她胸口直直的撞在了我的胸膛上,我只感觉两团柔软噗的挤压过来,那种滑嫩的触感让我的呼吸骤然一紧!

“唔...阿叶...”

韩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她那两条白嫩浑圆的胳膊顺势攀上了我的脑袋,从我的脖子后面将我环绕住,而韩队的脸颊也向我靠近过来,她红润的嘴唇微微张开,不停着咕哝着我的名字...

酒精混合着香水的味道,在这一瞬间变成了最好的催化剂,直接变成了一团火焰,冲上了我的脑袋!

我猛地探出头,直接向韩队的嘴唇咬去!

“唔!”

韩队嘴唇被我咬住,她的鼻子里面发出一声娇软的呻吟,那甜腻的动静让我的动作也越发的狂野起来!

很快,我就不满足于再只是亲吻,我的手也开始在韩队的身上游走起来...

韩队的呼吸越来越剧烈,滚烫的热气吹在我的脸上,让我的心跳速度也越来越快!

就在韩队的身子越来越软,扭动的也越发剧烈的时候,我却用莫大的毅力将韩队给扳开!

林沫还在车上等我,我要是在这里跟韩队发生点什么,那可太说不过去了...

韩队被我拉开之后,倒是没什么反应,她喝的确实有点多,此时仍然混混沌沌。

我硬着头皮,用意志力克制住自己的冲动,扶着韩队就往楼下走去。

韩队的身体很沉,我只能架着她,她的身体在我身上蹭啊蹭的,让我心头很是火大。

可想到林沫,我就只能压抑住心头的冲动,老老实实的一步步往下走。

“师兄...”

林沫看着我抱着韩队往这边走,连忙过来要帮忙。

“别,不用!我自己来就行!”

我连忙挥手不让她过来,现在我正澎湃着呢,我穿的裤子还有点紧,万一让林沫发现我的异状,那他妈就尴尬了...

林沫奇怪的看了看我,接着又在韩队那红扑扑的脸颊上扫过,随即她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样,脸色微晕的钻回了车里...

我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姑娘在这方面的感觉似乎都挺敏感的...

将韩队搬上了车,一阵凉风吹过来,我这才冷静了些。

我长舒了一口气,荷尔蒙的躁动实在是厉害啊...

……

今晚的月光很好,淡淡的清辉洒在路上,给这坑坑洼洼的道路都增添了几分美感。

林沫坐在我身边,红着脸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轻咳了两声,发生了刚才的事情,让我们之间的气氛似乎也有点微妙。

“那个,今天晚上吃的怎么样?”

我没话找话的闲扯淡。

“挺好吃的。”

林沫小声的说。

“呵呵,好吃的话,下次再带你来...”

“好...”



聊了几句,我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正当我抓耳挠腮的想话头的时候,林沫却突然开了口。

“师兄,你...有没有感觉孤独过。”

林沫的声音很小,还有些怯怯的感觉,让人从心底感觉到一种怜惜。

听了她的话,我微微一怔,孤独?

刚来单位的时候,应该是有的吧...

那时候我正陷入低谷,诸事不顺,又来了陌生的地方,被排挤,一个朋友也没有,就算遇到了事情,也不知道该找谁商量...

可是后来,就慢慢好起来了。

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在我身边,她们每一个都是那么可爱,就像是星星一样,让漆黑的天空也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我嘴角翘了翘,声音也变得温柔。

“怎么了,你感觉...孤独么?”我柔声问道。

“嗯...有时候有一点...”林沫小声的说:“师兄...我真佩服你,我总感觉你很坚强,好像什么都不怕的样子。我就不行了...什么都做不好,只会给人添麻烦。”

我沉默了一会儿,轻笑着说:“哪里有什么坚强的人,只不过是死撑着罢了...”

“不是呢。”林沫摇着小脑袋说:“师兄你就是比我强多了...”

我想了想,轻声说:“对了,你还记得咱们学校的安老师么?就是教国际法的那个。”

“记得啊!”林沫连连点头说:“咱们学校的女神嘛,我当然记得啊,那会儿好多男生都暗恋她呢!”

“呵呵,那你觉得她坚强么?”

“肯定啊!”林沫有些憧憬的说:“她名校毕业,那么年轻在学术方面都已经很厉害了!而且她还自己弄了一个律师事务所,整个云州都出名的!我还听说,那会儿有人看不惯她,想要找她麻烦,她的律所差点垮了,可她硬是坚持下来了,当时我在学校的时候,最崇拜她了!”

看到林沫一幅小迷妹的样子,我不由笑着摇了摇头。

“那你见过她崩溃大哭的样子么?”

“啊?”林沫微微有点发愣:“不会吧...那会儿有人整她的时候,我还上过她的课呢,她还是谈笑风生的,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来,这样的人...怎么会崩溃呢...”

我微笑着看向林沫,轻声说:“我见过。”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脑海不禁浮现出了那副画面。

一个眉眼温婉,气质干练的女人坐在那里,双手捂着自己的脸颊,泪水如决堤了一般。

而她的面前,放的是一本离婚证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