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0章 总要有人去做/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许是注意到了我的表情,孙新阳脸上又露出了几分笑意,他端着白瓷碗,搅动着粥说:“我好歹也是个市长,还是有些特权的嘛。”

听到他这仿佛自嘲一样的话,我不禁摇头失笑。

不得不说,孙新阳虽然做事情的方式有点奇怪,可还是个很有个人魅力的人。

“快吃吧,粥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我端起了面前的碗,细细的品着这碗粥。

这猪肝粥应该是南方传统的宵夜,在北方其实并不算常见,做为北方人,还是更喜欢去撸串。

可不知道是我饿了的原因,还是这粥真的很美,我吃起来竟是感觉分外的香甜。

孙新阳眯着眼睛说:“怎么样,好吃吧。”

“恩恩。”我一边唏哩呼噜的喝,一边含混不清的说:“从来没喝过这么好的粥。”

“呵呵,这粥啊,是隔壁一家小店的大姐做的...说实在的,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秘方,只有一点,就是材料一定要新鲜...”孙新阳声音平和的说:“每天猪场夜里杀猪,她都会自己上门去收新鲜猪杂,处理过之后,用来当天的贩卖...如果没有卖完,不管还剩多少,她都会处理掉,绝对不会留到下一天。”

“开始时她那里的生意并不好,后来随着口碑传开,那里生意简直火爆的不像样...”

“做人呢,就是这样...只要你有真材实料,早晚会有人来认可你。”

说到最后,孙新阳看着我,意有所指的说了这句话。

我点了点头,心中暗想,这孙新阳可能是当官当习惯了,总喜欢上纲上线。

“在官场混也是一样,虽然要靠关系,讲站位...可你没有真材实料,一样走不远的。”

这句话我倒是很赞同,或许有仅凭溜须拍马或者自身背景上去的官员,可真正爬到了顶峰的,无一不是人精。

孙新阳将粥放下,拿起筷子夹了一个虾饺给我。

他微笑着说:“不用担心,不过就是一个纨绔子弟而已,得罪了也就得罪了...赵区长他们家的确有点势力,在莱西做了些生意,可是...也就那么回事,你记着...这里是中国,商人玩不过做官的。”

“多谢孙叔叔教诲。”我由衷的道了声谢,听他口中的意思,他是准备帮我扛下这件事情,这个人情可真的不小。

孙新阳摆了摆手,说:“都跟你说了,一家人别说两家话,跟我不用这么见外。”

陪着他继续吃了会儿饭,我们简单的聊着天。

孙新阳说话很是风趣,陪他聊天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他见识也很广博,好像哪一方面都能聊上几句。

聊了一会儿下来,我们之间的那种陌生感似乎也消除了很多,仿佛彼此之间少了几分隔阂,多了一些亲近。

看着笑容平和的孙新阳,我压抑不住心中的疑惑,将今天以来一直困扰我的问题问了出来。

“孙叔叔,我想问你件事情。”

“说吧。”

我低头沉吟了片刻,斟酌着语句说:“孙叔叔,咱们都清楚老城区改造这个项目的潜力,可是...这个项目想要见到回报,是必须要等一段时间的,马上就要换届了,你为什么偏赶到这个时候要做这个项目呢?”

这个疑惑藏在我心中好久了,通过这一天的接触,我已经知道了孙新阳不是那种胸中无沟壑的蠢货,所以我才更加的不理解。

他肯定知道,做这个东西,前期一定是要背上骂名的,如果是平时,他自己不用担心,因为项目落地之后,他的名声自然也就会回转。

可现在是什么时候?他自己都说了,他现在正处在关键的时候,如果这时候他在民间的口碑不好,势必会对他造成影响!

可即使是这样,孙新阳还一力推动这个项目落地,难道仅仅是如他所说,是为了讨好万书记?

孙新阳听了我的话,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他想了想,缓缓的开口说:“有些事情,总得有人去做吧...谁都知道存老城区改造是个烫手山芋,做的急了,老百姓骂你就知道拆路修路,指不定从里面捞了多少钱。做的缓了吧,不说上面不同意,光是耽误的事情就耽误不起。可是...要是谁都躲着让着,这事情不是永远都没人做了?”

“老城区那路堵的不是一天两天了,每年这路段要出多少起交通事故,那血淋淋的数字,我看着揪心啊!”

孙新阳说这话的时候,眉头紧紧锁着,两眉之间藏着深深的刻痕。

他说的极为动情,看的出来,他的确有些真情流露。

我也颇有些动容,如果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那这孙新阳还真是个难得的官员。

在普遍以甩脱责任为第一要职的官员里面,他这种有担当的,已经是凤毛麟角了。

我由衷敬佩的说:“孙叔叔,要是现在有酒,我真想敬你一杯!”

“哈哈哈!”孙新阳大笑起来,用略带感慨的口气说:“我现在是不行喽,老啦...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跟领导一起出去喝酒,都是用大碗装着喝!”

“您还老?您一点都不老!”我挤了挤眼睛说:“没看刚才那小姑娘眼神一直都在您身上打转呢么?”

“哈哈哈!”孙新阳再次笑了起来,他用手指虚点着我,笑的很是畅快。

无论多大年纪的男人,开起玩笑来,都是差不多的。

孙新阳笑了一会儿,目光又渐渐深邃了下来,他带着几分感怀的说:“我这么重视这个项目,也有其他的原因...这里,毕竟是甜甜她妈以前心心念念的地方,我还是想让这里更好一点...”

看到他那眼神里抹不去的深情,我不禁也跟着沉默起来...

正在我们两个纷纷陷入沉默的时候,这房间的隔壁突然传来一道刺耳的声音。

“就来你们这里最好的!嘿嘿,我看看能有多少钱!”

这声音带着几分醉意,一听说话的人就喝了不少。

被这声音打断思考的孙新阳,脸上登时流露出了几分不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