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7章 主使者/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余筝那张清秀的脸上登时露出一丝惊愕,她似是没有料到,在这车间里面摄像头下面,这种大庭广众的情况下,这个队长竟然敢直接动手打人!

在狱政方面,监狱现在管理的颇为严格,尤其是对犯人之间的斗殴,更是如同高压线,只要一踩,那就是严惩不贷!

要是有动手的行为,给双方扣分那都是轻的,严重的话,甚至可以直接送到禁闭室去!

这个小组长我有点印象,她好像没什么太过硬的关系,这么看来,她这种嚣张的态度,就显得很是可疑了...

她抡起胳膊,脸上满是得意与兴奋,看来她很享受这种暴力的行为,可惜...也就只能到此为止了。

我一点没客气,过去一把扯住她的衣领,用力的向后一拉!

她脸上的得意还没完全露出,就已经变成了惊恐与错愕!

“哎呦!”

她惊呼一声,踉跄的退后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苏...苏大!”

余筝也看见了我,她声音颤抖的喊了起来,刚才那坚强一点不见,脸上登时露出了几分委屈,像是个被人欺负的小动物一般。

我摇头失笑,这姑娘,刚才还那么坚强,一看见能帮她做主的人来了,立马就绷不住了。

“唔,别哭了...你先在旁边等一会儿,我先把她给料理了。”

余筝立刻乖顺的点了点头,悄然退到了一边。

我一回头,却发现被我扯翻在地的小组长悄悄的站了起来,正打算要偷偷的溜走。

“干嘛去啊?”

我立刻出声叫住了她:“我让你走了么?”

她的脚步一顿,脚步定住,她转过身来,咬了咬牙,脸上生出几分狠厉,说:“你又不是我们二监区的干部,凭什么管我?”

“呦呵?”我上前直接扯住她的衣服,拉着她就往外走。

这边有个侧门,通往院子里面的。

院子里面的角落中是摄像头的死角,车间里面人多眼杂,摄像头又多,有些事情我不好问出口。

我刚一拉扯她,这小组长立刻叫唤起来:“干嘛啊你,拉拉扯扯的要干嘛,你有什么权利对我动手动脚!”

她叫唤的声音不小,不过这里本来就是车间的角落,加上车间里面机器的声音很大,所以还真没有什么人注意到。

估计是她刚才想要欺负余筝,所以才特地选了个这种地方,可是没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机关算计反误了自己。

“闭嘴!”

我皱眉呵斥。

“你管我,我就喊!”她又扯着脖子大喊起来:“快点来人啊,苏科长要非礼...”

啪!

她的话刚喊道一半,一个清脆的声音便从她的脸颊上炸响!

我的巴掌根本没有客气,直接赏了她一个!

她被我打的有点蒙,愣了两秒才回过神来。

“你...你打人!干部打人啦,快点来啊!”

啪!

又是一个比刚才更响亮的巴掌,这次我的下手已经很重了,那巴掌声如同炸雷一般!

这下是彻底把她给震住,她脸颊微微红肿,也不敢再大吵大闹。

我伸手拉开侧门,一把将她推了出去!

外面同样也是院子的角落,一层细细的铁网将周围封起,我直接把她堵到了铁丝玩的边上!

我玩味的看着她笑说:“我连孙大都敢打,更别说你了。”

小组长目光闪烁的看着我,一句话都不敢说。

余筝更在我的身后,恨恨的瞪着那小组长,她一脸解气的表情,微鼓着嘴巴看起来有种少女的娇憨。

“说吧,为什么要这么做,余筝的工种是质检么?为什么要这么难为她?”

小组长嗫嚅了几下,小声说:“我也没准备难为她,就是...就是我自己的工作,我懒得做,所以...才交给她来做的。”

“放屁!”

我脸色一厉,直接骂出了声,那小组长哆嗦了下,不敢再说下去。

“你当我是傻子么?就用这种屁话来骗我!”我瞪着她说:“你自己的工作?你什么时候成了质检了...就你这点水平,蹬个机器都没人用你!说,到底是谁指使你这么干的!”

小组长惊愕的望着我,好像看到了鬼一样,那惊慌的情绪仅仅持续了一瞬,就被她掩藏起来,她把脑袋晃的跟拨浪鼓一样,语无伦次的说:“没有...没有人指使我...是我自己,是我自己想要...”

“呵呵。”没等她说完,我就冷笑出声:“不说是吧。。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喽?”

小组长看了我一眼,复又低下了头。

我抿了抿唇,看来这也算是个硬骨头,对于这种滚刀肉来说,武力教训基本上是没什么作用的,想到这里,我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说:“你平常也总在监狱里面走动,不是消息灵通么?知不知道前几天七监区有个犯人被送到了禁闭室,那个犯人...可是姚监的亲戚!”

这话一处,小组长的面容顿时抽了抽,她眼神闪烁的看着我,似乎想问什么,却又不敢问出口。

“我也不跟你卖关子,那个犯人...就是我送进去的,就是因为她欺负了我的人!你刚才的行为,跟姚监她亲戚也差不多,要是你不说实话...那我就只好把你送进去陪她了。”

禁闭室对于每个犯人都是修罗场,没人想要进去那种地方,尤其是对于小组长这种想要减刑的,更是谈之色变!

“不可能!”她惊慌的大喊了起来:“你哪儿有这种本事!姚监的亲戚...不可能的...你现在明明已经自身都难保了!”

“呵呵。”我冷笑了两声,说:“你可以试试,看看我有没有这种本事...或者你想一想,整个监狱,除了我之外,还有谁有这个胆子因为一个犯人跟姚监过不去呢?”

这个小组长吭哧了半天,脸色终于变了...

她手足无措的看着我,想了一会儿,才仿佛下定决心般的抬头看着我,说:“是兰教...兰教交代我这么做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