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0章 想歪了/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风静静的吹拂,窗外树木新生出来的嫩叶被吹动的簌簌作响,风从窗纱上透进来,打在脸上仿佛都带着草木的清香。

余筝趴在我的怀里面,没有声息。

我低下头,看着她那素面朝天的脸,不禁露出几分笑意。

在外面待的时间久了,见惯了浓妆艳抹的姑娘,再回来看到这种清水芙蓉,还真有点不太习惯。

当然,这也要余筝这样天生丽质才有美感。

她正当一生中最美好的年纪,皮肤白的仿佛能发光,即使这两天被折腾的够呛,但睡了一觉起来,就恢复了几分神采。

不过我抱着她的时候,却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这姑娘小鼻子小眼,虽然五官挺精致,但看着就像妹妹一样,实在难以想到其他。

我就这么静静抱了她一会儿,她才从沉思中醒了过来。

她嘴角露出一丝凄惨的笑容,说:“我现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去纽约学设计,如果当初我在家的话,家里面肯定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爸爸...爸爸也不会死...”

我叹了口气,安慰着说:“别想那么多了,这也不是你的错。”

“怎么不是?”余筝抬起头,一脸的凄怆:“如果我在家,我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妈妈把救命的钱借给我舅舅!那是我爸爸的救命钱啊!”

余筝几乎是喊一般的叫了出来:“我爸爸急等着这笔钱做手术,她明知道的...她明知道借给我舅舅根本就要不回来,她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哎...

我心中默默叹了口气,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之前我从薛凝那里听到了她家的故事,余筝她妈是个软性子的人...余筝那个极品舅舅,每天就知道从她家里面拿钱,开始余筝父亲生意好的时候还可以,后来她家生意失败,那极品舅舅依然我行我素,偏偏余筝她妈妈是个没主意的,不管家里有多少钱,只要她舅舅要,就往外拿。

她舅舅是个烂赌鬼,不管拿了多少钱,永远都是第二天就扔到赌场里面,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改变过。

就在余筝要回国的前夕,她爸爸突然得了急病,急需要动手术,她家里面砸锅卖铁的弄出了一笔手术费,想要给她爸爸救命,结果她妈妈又把这笔钱借给了她的舅舅...她爸爸的病情被耽误了,没多久就死了。

余筝回国之后气的差点疯了,她带上一把刀就想跟她舅舅同归于尽,幸好她的准头差了点,这才没闹出人命。

本来她这个情节,如果取得了她舅舅谅解的话,最多判了两三年,有可能都不会被判。可是,她舅舅非得要钱才能选择谅解,这也就导致余筝被判了整整七年,有可能青春中最美好的那几年就都要在监狱里面度过了。

“事情都过去了。”我轻声安慰着说:“凡事要往好处想。”

“过不去...”余筝咬着牙,那张清秀的脸看起来有些狰狞:“这事儿在我这里...永远都过不去!”

“我现在每天晚上一闭上眼睛,就会看见我爸爸的脸...”余筝眼眶里面泛起了点点晶莹,轻声说:“我好像听见我爸爸在叫我...囡囡,早点睡吧,盖好被子...”

“从小就是我爸爸对我最好,不管他的生意有多忙,只要我有什么事情,他一定会第一时间来看我...我每一个人生中重要的时刻,他都会陪在我的身边...可是,可是...呜呜...”眼泪从她脸颊上滚滚而落,余筝呜咽着说:“可是...可是他在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不在他身边...”

“我好恨...我好恨我妈妈和舅舅!”余筝眼眸冰凉,嘶声说:“我只恨我当初那一刀没有捅准地方,没有要了他的命!”

我蹙了蹙眉,说:“你干嘛要这么想?你为什么要用你的人生去换他的人生呢?你还有大好的前程,你的人生充满了希望,他就是一滩烂泥,他的人生早已经腐朽了,连蛆虫都不如...你为什么要跟他同归于尽?这也太不划算了吧。”

“那我能怎么办!”余筝回过头,看着我泪流满面的吼:“那我能怎么办!我就是个弱女子,什么都不会,我还能怎么报复?”

我紧紧的看着她的眼睛,眸子亮的如同天上的星辰。

“是...除了设计,你什么都不会,可是有我在啊...”我微笑着说:“我可以帮你报复你舅舅,绝对让他得到他应有的下场!”

“真...真的?”

余筝身子颤了颤,眼睛中陡地生出了些许希望。

“你真的会帮我报仇么...”她仿佛梦呓一般的说。

“当然。”我脸上笑容不变,轻声说:“不过,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些事情...”

听到我的话,余筝眼神登时闪了闪,脸色忽地变得有些苍白。

她的眼睛躲避开,似是不敢看我...她抿着嘴,低头想了半天,才又抬起头。她的目光里面多了几分决绝,她用力的点了点头,说:“好,我答应你...只要你帮我报仇,我什么都可以做!”

“呵呵。”我轻笑起来,柔声说:“好,你...哎,你干嘛!”

我刚准备跟她说说莱西厂子的事情,可余筝的反应让我脸色大变!

她的双手伸到囚服的领口,开始一颗颗的解开扣子。

少女那奶白色的皮肤登时暴露在了我的面前,我刚说几个字的功夫,她已经解开三四粒扣子了,就连那规模不大却很是挺翘的浑圆都露出了一部分。

“喂喂!”我赶忙抓住她的手,有点紧张的说:“你这是干嘛啊你!”

不用想,余筝肯定是想歪了。她估计以为我要求她做的事情是...那方面的,所以才会有这个反应。

余筝脸色苍白的看着我,有点倔强的说:“不是你说的么,要我给你...好啊,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

我苦笑不得的看着她说:“你想哪儿去了,我只是让你帮我设计衣服而已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