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9章 给你们希望/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想想,每个月如果多一万块钱,你可以做多少事情?你可以把你儿子送到更好的学校,可以让他接受更好的教育,你父母的年纪也大了吧,如果他们将来生病,你不是还要来承担?现在的医疗费用,可不便宜啊...有了这些,你的负担是不是就要轻松些?”

我的声音很低,带着几分沙哑的磁性,仿若恶魔的低语一般,带着极强的诱惑力...

刚才说的那些话,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直接插在了程梅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她显然已经陷入了沉思,那眼睛不停的乱转,一看就是在思考着什么。

我说了几句,就不再多说,只是微笑着静静看她。

话不用说的太多,只要说到了点子上,几句就够了...

跟程梅在一个屋子里面的那个年轻的狱警也醒了过来,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她一直在旁边认真的听着。

她整个人还裹在被子里面,从她裸露在外面的肩膀能看出来,她身上的衣服估计不多,所以她也一直没有出来。

不过,从她脸上的表情,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的目光中同样充满了渴望。

这是个很现实的时代,在这个时代,绝大部分的问题都可以用钱来解决。

人民币的吸引力,对于普通人来说,远比理想什么的要来的实际的多。

“你...你说的都是真的...你真的能保证...可以赚到那么多?”

程梅紧紧的盯着我,认真的问。

我嘴角轻翘,事情基本上成了!

之前在资料里面我已经看出来,这个监区的民警,资历最老威望最高的就是程梅,只要把她说服了,那就可以解决大部分的问题。

“保证?”我声音轻飘飘的说:“这个我不能保证...”

“你耍我!”

程梅的脸上顿时生出了几分怒气!

“呵呵。”我脸上带着微笑,不紧不慢的说:“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你选择相信我,跟着我好好干,虽然可能会辛苦些,但是还有希望!而另一条,就是你继续在这个破地方沉沦,每天赚着这些比别人少的工资,绝望的熬日子,一直熬到你五六十岁,退休为止,你自己考虑吧。”

程梅再次陷入了沉默,不过这次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她很快就抬起了头,坚定的说:“好!我跟着你干!”

秦科长望了我一眼,眼神中满是钦佩。

“那你还等什么,还不赶紧去通知犯人开会!”

程梅也是个爽快人,她回头拿起衣服,直接快步往犯人的监舍里面走去...

……

十分钟之后,现在九监区在职的所有人,包括九监区的全部犯人,就都集合在了监区的大厅里面。

包括程梅在内,今天当班的一共有三名狱警,这三人站在墙边,前面是我和秦科长。

在我们的对面,是松散的犯人队伍,我随意的扫了一眼,大概有四五十人。

这可真是名副其实的小监区了,人家大监区随便找个分监区出来,就有一百多人了。

小监区也有小监区的好处,人少了,事情就少,相对来说,要好管理很多...

这些犯人的表情在麻木中还带着几分好奇,她们的视线一直集中在我的身上,那眼神中包含着种种情绪,如果是刚来监狱的我,还真有点承受不住这种压力。

不过对于此时的我来说,已经是小菜一碟了。

“咳咳。”

我轻咳了两声,顿时将这些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吧,这位...”我指了指秦科长,说:“...就是秦大,以后咱们九监区的监区长,大家先鼓掌欢迎一下。”

在我和程梅几人的带领之下,犯人们不情不愿的发出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我脸上带着笑容,目光在这些人的脸上依次扫过。

掌声持续了片刻便停止,我顿了顿,声音提高了些,在这个略显狭窄的房间里面显得异常清晰。

“把大家召集起来,也没什么其他的事情,就是秦科长交代我,来问大家几个问题...”

犯人依然没什么反应,一个个站在那里小动作不断,不过在我说道问题的时候,有些人倒是露出了几分好奇。

“我知道,你们来这里都是属于被发配过来的,在你们原本的监区,你们都属于那种神憎鬼厌的类型...你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是短刑犯,所以你们不想出工,就算出工也是磨洋工,对不对?”

犯人中间发出几声轻笑,有几名犯人脸上还露出了些许桀骜,那眼中的挑衅很是明显。

“呵呵,这些我都知道,我还知道,原本的监区是怎么对付你们的...他们不让你们打亲情电话,不让你们去购物,甚至有时候连接见都卡着你们,就算你们家里人过来看你们,都不让你们去看...更过分的,如果你们有病了,也只是随便给你们拿点药,不让你们去医院,对不对?”

犯人们脸上的桀骜消失了,变成了显眼的愤慨。

“我现在告诉你们,在秦大来了之后,这些问题,全部都不存在了!”

哗!

犯人中间顿时生出了一阵骚动,她们的目光都盯在秦科长的身上,看起来明显比刚才感兴趣多了。

“秦大来了之后,你们不仅可以按时的去购物,按时的打亲情电话,亲属来了也能顺利接见...不仅这样,如果你们表现的好,秦大还能帮你们争取到假释的资格!”

轰!

一阵比刚才大得多的音浪轰然响起!

就好像一阵波澜,在犯人的中间席卷而过,所有的犯人都激动了起来!

“真的假的?”

“不是骗我们的吧...”

“假释?怎么可能...假释的名额一年才几个...”

“名额也挺多的啊,我知道名额其实不少的!”

“屁,那还不都是让那些大监区给分了,怎么可能轮的到咱们!”

“他肯定是骗咱们呢!”



我静静地看着她们,脸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声音低沉的说:“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你们帮秦大做些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