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3章 用心良苦/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队可有日子没过来了,是不是最近工作忙啊,您可要注意身体啊...”

店老板弯着腰跟在李然的身边,笑的异常的谄媚,那脸上的皱纹都挤在一起,深的几乎能夹死蚊子。

我轻轻摇了摇头,将视线从他的脸上移开。

从他那略显不自然的笑容中,我可以看的出来,他并不是习惯作出这种姿态的人。

再回想起我们前几次来的时候,老板也没有作出这种姿态...

这么看来,他这样做的原因已经很明显了。

无非就是想提醒他的女儿,她跟李然不是一个阶层的人,就像上次我们离开的时候,他对女儿说的那样,天上的龙虽然也会在水中的遨游,可是龙最终的归属还是天上,断不会跟水里的鱼有半点交集...

为了不让他女儿陷的太深,这店老板还真是用心良苦。

他女儿一直站在那里,眼神已经变得有些空洞。

那张清纯又不施粉黛的脸上,写满了哀伤与无奈。

“老刘,你...”李然脸色复杂,声音低沉的开了口,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店老板打断。

“小青,你还在那里傻杵着干嘛,还不赶紧过来招呼贵客。”

她女儿身子颤了颤,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当她点头的一瞬间,她眼神中的最后一点光亮也随风消散。

“哎...”李然叹了口气,他摆摆手,轻声说:“不用了,我们自己来就行,反正我爱吃的也就那几样,你看着弄吧。”

“得嘞得嘞。”老刘不断的点着头,陪着笑脸往里屋走去,在走的时候,还没忘记把小青也给拉走。

小青一路走进屋子,都没有回头看李然一眼,于是李然本就阴云密布的脸色更加黑沉,就像是锅底一样。

我们在外面找了个空桌坐下,别说,老刘他们家的生意是真的好,外面这么多位置,几乎全部都坐满了。

李然跟我坐在靠边缘的地方,周围的人都吃的火热,也没人注意到我们,只有门口那几个客人时不时好奇的张望两眼,也许是被老刘的态度吓到了,觉得我们是什么大人物吧。

李然还真没什么架子,他自己一个人轻车熟路的跑到屋子里面搬出一桶扎啤来,顺便还弄来了两个大号的酒杯。

杯子是冰镇过的,上面还带着白色的霜。

金黄色的酒液浇在带着霜花的透明杯子里,白色的酒沫泛开,再配上嗤啦嗤啦的气泡声,在这个初夏的夜里,让人看起来就觉得过瘾。

现在的天气已经转热,晚上还算凉快些,被这微带凉意的风吹拂着,再喝上一口冰凉沁心的扎啤,真是件难得的爽快事!

李然狠狠的灌了一大口,瞬间半杯酒就消失不见。

我看他这郁闷的样子,不由有些好笑,难道他找我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想到这里,我不禁出声调侃。

“你看看这家店铺,生意有多好,外面摆了几十张空位,愣是几乎全都爆满,这还没到烧烤的黄金时间吧,等到再晚两个小时过来,估计咱们已经没地方坐了...别看这店面看起来不太起眼,利润估计吓死人!烧烤本来就暴利,这一个月能赚多少?我算算啊...刨去人工店面,一个月最少不得赚个十几万!这一年下来,轻轻松松就是百多万啊...哎,你爸账面上的工资福利都算上,一年有一百万没?”

李然那略显狭长的桃花眼斜过来,狠狠的给了我一个白眼。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肯定没有。”我眯着眼睛笑说:“要么说咱们这是官本位的社会呢,要论账面收入,十个你都赶不上人家一个,你看看刚才人家对你那态度,就差给你跪下了,要不我说还是得当公务员吧,这爬上去了的感觉就是爽,对不对?”

“你能不能少说两句?没看我这烦着呢?”

李然恶狠狠的瞪着我,声音很凶的说。

我忍不住又笑了起来,别看他现在样子凶,可那眼神里面的阴霾,却散了几分。

“我他妈真是瞎了眼,怎么就交上你这种朋友了呢!”李然端起杯,又喝了一大口。

我跟他碰了一下,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你就因为这事儿烦?”我故作不屑的说:“这可不像我认识的你啊,你不是一向号称花丛圣手么,我记得上大学的时候,你可是有句名言,当时的你号称,只要是有关女人的问题,在你这里就不是问题,是不是?”

听我旧事重提,李然难得的露出几分羞赧,他低声说:“提这事儿干嘛,谁他妈还没有个年少轻狂的时候!再说,自从我在柳心诺身上碰钉子了之后,不就再也没提过这句话了么!”

“就是啊!”我在桌子上拍了一巴掌,说:“李然李大少在女人的问题上,向来都是潇洒不羁,怎么今天变成这样了?”

“不是...谁跟你说我是因为这件事情烦?”李然没好气的说。

“唔?”我愣了愣神,原来不是因为这个...

好么,搞了半天,我刚才白说了一大堆。

“那你因为什么啊?”

李然低下头,再次叹了口气,声音低沉了下来。

“还不是咱们上次没办完的事情!”

听他说到这个,我的心头也不禁突地一跳!

还真的被我料中了!

我压低了声音,说:“上次那个...胁迫未成年少女卖淫的案子?”

“嗯。”李然点了点头。

我眉头皱的更紧,轻声问:“怎么,你们之前的活动不顺利?”

“不是...”李然顿了顿,阴着脸说:“活动倒是挺顺利,只是...”

李然还没说完,那笔直的剑眉就微微的皱了起来。

隔壁桌传来的声音,实在是太吵了...

我们刚来的时候,那桌还是空着的,这会儿却已经坐了一圈男人。

他们正在叽叽喳喳的大声吵闹着,那声音极度高亢,简直要把上面支着的帐篷掀翻似的。

不仅是我和李然,旁边的几桌客人也都面露怨色,可是...却没有人去找他们理论...

因为,这一桌的人,一看就不太好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