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5章 权力如毒药/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队可以说是我来监狱之后认识最久的几个人之一,而且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已经发展到某种程度,我自认足够了解她,可是没想到,她竟然还有这么一段过去。

我以前曾经听刘飞说起过,韩队貌似一直没有结婚,现在看来,连号称万事通的刘飞也有失手的时候。

“哦...”

我伸出手,将韩队搂的更紧了些。

韩队感受到我的动作,她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感动。

“你就不好奇么,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从来都不提起这件事?”

韩队眨巴着眼睛,看着我轻声说。

“呵呵。”我咧了咧嘴,说:“你要是想说,不用我问,你要是不想说,我也不会问...”

韩队眼中的感动更深,她依偎进在我的怀里,带着几分感怀的语气说:“其实那是很久的事情了...算起来,大概得有十几年了吧...”

我瞥了韩队一眼,她今天也就三十多岁,十几年...那会儿她才多大?

“你别看我现在人老珠黄了,我年轻的时候,可是很漂亮的呢...”

韩队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眼眸深邃的说。

我伸手在她的下巴上捏了捏,就她现在这韵致撩人的样子,无论怎么看都跟人老珠黄不沾边儿啊。

“那会儿追我的人能排出好几条街去...我爸妈都快挑花了眼了,我不想那么早嫁人,可是我家里面还有一个弟弟,爸妈说要给弟弟弄彩礼钱,所以...就逼我早些嫁出去,我拗不过爸妈,只能随他们了...他们算疼我,没有光看谁彩礼给的多,最后,他们在那些人里面,挑了一个他们认为最有前途的...”

“要说我爸妈的眼光还真不错,他们挑中的那个...也就是我前夫,当年已经快三十了,也就是个小领导...我爸妈说他是公务员,铁饭碗...以后肯定饿不着我,就让我跟他了...我那时候才不到二十岁,也没什么主意,就随她们去了...结果我刚嫁过去没多久,我那前夫就一路平步青云,位置蹭蹭的往上走!”

“我对他其实没什么感情,不过他对我还算不错,所以我那会儿也就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了...他这个人,怎么说呢...开始没发迹的时候,还算老实,可是后来...位置变高了以后,慢慢的官架子就出来了,不仅对我态度大变,好像在外面还有了小三儿...”

“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很少回家了...不过你也知道,当官的嘛,都要求家庭稳固,就算已经没了感情,为了做给外人看,他也不会离婚...那时候我也年轻,本身我对他就没什么感情,就这么慢慢的抻着我也无所谓,反正我们两个又没有孩子,我自己一个人每天玩乐,还乐得逍遥自在...”

韩队仿佛完全陷入了回忆里面,那目光越发的深邃起来。

“我们就这样不冷不热的抻着,他看我配合,也对我越发的放松,于是...我也知道了他很多秘密的事情...”

“他这个人啊,对外形象一直保持的很好,别人对他的印象都是谦虚又上进,就算位置升的很快,也没有常见的那种眼高于顶,所以别人也都很喜欢他...可从他最后一次调职的时候,他就变了...”

韩队的表情开始有了变化,那语气也沉重了很多。

“那次,他调职去了园林局,做市园林局的局长...我记得那会儿是在云州奥运会前几年吧,反正快要开奥运会的时候...市里不是要整顿市容么,所以给了园林局很大的权利,要搞城市美化就要用钱,市里不遗余力的支持,财政一次性拨给园林局一笔巨款!”

“那可是真正的巨款啊,以前我前夫在别的单位的时候,虽然都是平级,可那都是些清水衙门,人员也不多,最多几十个,财政一年也就给个几十万就顶天了,给到一百万都属于上了高香...可是那会儿的园林局呢,连工人带干部,一共四百多人!你知道当时园林局的账上有多少钱么?几千万啊!那可是几千万啊!”

我眉头挑了挑,几千万...这确实算是笔巨款了。

可能以现在的眼光看,几千万其实也不算个事儿,孙江甜他老爸天天组织城改,随便花花也就花出去了,不过这可是十几年前啊...

云州奥运会到现在都有十几年了,那时候钱可比现在值钱多了!

那会儿云州房价还不到一万呢,现在都特么快涨到十万了!

韩队沉默了片刻,继续开口说:“据我所了解的,那时候...我前夫随便开口说一句,都是几十万上百万的工程,他只要下笔签个名字,那就是黄金啊!”

“那会儿眼红的人可太多了,往家里面跑的人也多,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从哪里打听到的,三天两头的往我这里跑,拿过来一篮子鸡蛋,拿出来一看里面都是钱,送了两条烟,里面也都是卷成卷的现金!吓的我啊,天天连觉都睡不好...虽然我前夫都给人送回去了,不过我知道...他也不干净...”

“从他的变化就能看出来,以前他对人多平和,自从上了那个职位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走到哪里都讲排场,跟人说话的时候恨不得把脑袋给昂到天上去!再说他那个排场...哎,不说了,反正以他的收入,就算卖了他也弄不起!”

“不仅是这个,他外面的人也多了,以前也就那么一个小三,每个星期还能在家待几天,这么一弄,他一个月能回来两三天就不错了...”

“我是不怎么管他的事情,可我也不傻,他怎么当上的这个官,我还能一点也不知道?那时候多少人削尖了脑袋盯上了这个职位,整天求爷爷告奶奶的,最后这个职位落到他头上,凭什么?”

韩队越说越是激动,那身体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我用手在她光滑的后背上轻轻安抚着,我打断了她的回忆,柔声问:“那...后来呢?”

“后来?”韩队撇了撇嘴,说:“双规了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