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7章 朋友和恋人的区别/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九监区的犯人们拿到货之后,所有人都精神抖擞,那一个个的,就跟打了兴奋剂似的,仅仅一个下午,就完成了之前一天的任务量,而且这些犯人还主动要求晚上加班,据她们自己表示,是准备报答我给她们弄来了这么多东西。

这让我很是感慨,看不出来,这帮犯人倒也都挺够义气,至少比有些穿着警服人模人样,却从来不干人事儿的强多了。

程梅也高兴坏了,虽然这些东西跟她没关系,出去倒腾卖钱也不关她的事,可是犯人工作卖力气,产出来的货多了,她拿的奖金也多了啊。

我从九监区走的时候,还看她在那里念叨着,说这个月赚来的钱可以给儿子买双新鞋,再给老公添一件衣服...

说实话,我觉得程梅挺不容易的,因为在这个环境里面,夫妻关系好的,真的不是很多...

九监区的事情搞定了,我也不准备继续留在这里,昨天晚上跟沈科长疯了一夜,今天又忙乎了整整一天,我就算是铁打的身子现在也感觉到了疲倦,刚才忙的时候不觉得,现在一闲下来,立刻感觉浑身酸软,就跟被打了麻药似的。

我现在最怀念的就是我宿舍里面那张小床,虽然床垫硬了些,但此刻这张床对我的吸引力,比十个光身子的美女加一起都大。

我出了监院,就直奔宿舍楼,此时还没到下班的时间,外面的人也不是特别多,宿舍楼里面空空荡荡,基本上看不到人影。

当我走到我宿舍门口时,我刚准备掏钥匙开门,无意间侧头一看,我看到刘飞的宿舍门竟然开着条缝...

他忘锁门了?

也许是,就刘飞那大大咧咧的性格,很容易干出这样的事儿来。

虽然宿舍楼里面人不多,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门就这么开着也不是回事儿,我走到他的屋门口,就准备伸手帮他关上。

我将手放在门把手上,刚准备关时,却从缝隙里面看到,有个身影正坐在床上...

嗯?

我下意识的推开门,这才松了口气,床上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刘飞自己。

他坐在那里拿着个手机发呆,直到我开门发出声音后,他才回过神来。

“是你啊,阿叶。”

刘飞脸上挤出一丝笑意,表情奇怪的说。

“嗯,干嘛呢,班都不上了坐这里发呆。”

我顺势坐到了他的身边,揽住他的肩膀问。

“呵呵,没事...”刘飞干笑几声,又冲我挤眉弄眼起来:“昨天晚上事情怎么样了,沈科长被你搞定没?”

“嘁,说的这么难听呢...不过还是得谢谢飞哥你,要不是你帮我牵线搭桥,这事儿也没那么容易办利索。”

“嗨!”刘飞在我肩膀上拍了拍,猥琐的说:“跟我有毛关系,还不是靠你自己!我就知道兄弟你可以,哈哈,把沈科长睡服了吧!”

我跟他嬉笑了几句,刘飞的表情虽然渐渐活泛起来,可那目光里面的一缕黯然,却一直都没有散去...

我余光在他的手上扫了一眼,刘飞握着的是一个老式的手机,他这个手机以前我就见过,在这个智能机大行其道,就连老人都人手一个的时代,他这种已经能算是老古董了。

在我的印象里,这款手机流行的时间,差不多都过去十年了吧。

刘飞可不是那种会过日子知道节省的人,他向来是赚五千花一万的主儿,浑身上下全是牌子货,这样的人,却总是拿着这样一个手机,属实令人疑惑。

我一直对这件事很好奇,但从来也没开口问过,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小秘密,我不是那种喜欢探查别人隐私的人。

跟刘飞闲聊了几句,他那伪装出来的喜庆劲儿就消的差不多了,整个人越发的颓废。

我不想在这里影响他,于是就准备起身离开,回自己的屋子去休息。

可正当我要起身的时候,刘飞却突如其来的开口问:“阿叶,你比我懂的多,也比我明白事理...我想问你个问题,你说...如果身边的朋友去世了,还要不要保存着联系方式啊...”

我看了刘飞一眼,思考片刻后,说:“这事儿分怎么说,我觉得呢,要是好朋友的话,可以留着...可要是恋人,最好还是删掉吧。”

刘飞的表情登时变得有点错愕,他略显慌张的看着我问:“为...为什么这么说?”

“呼...”我叹了口气,说:“朋友的话,留着是个挂念,想起来的时候,回去看看以往的点点滴滴,除了想念和感伤之外,还会感到温暖...可如果是恋人,尤其是那种刻骨爱过的,就麻烦了...”

“怎么麻烦?”刘飞越发的急迫,他的身子侧过来,盯着我慌乱的问。

“你知道么,男人都是这样的...永远只有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那个曾经在你心里,最后却意外离开的,会永远变成你心里的那点朱砂痣,那抹白月光,无论你怎么擦都擦不掉...不瞒你说,我们学校以前也有一对,说实话,当时他们两个的感情其实不算太好,按我看,基本上处不了太长时间就得散...可是呢,后来那女孩儿因为意外离开了,结果这哥们儿就变得无比的消沉,那时候大家都用个人空间,在那女孩儿的留言板上,这哥们儿每天都去留言,足足留了几千条...”

“如果删了联系方式,可能忘的还快些,要是不删的话...”

听了我的话,刘飞彻底的沉默了,他低着头,身子微微的颤抖着。

过了半晌,他才抬起头,他的眼眶有点红,里面满是哀伤和挣扎。

“可...可要是不想忘呢...”

刘飞声音颤抖着问。

我沉默了片刻,才说:“要是不想忘的话,你也不会问我这个问题了吧。”

刘飞的手抖了抖,手机差点没握住摔到地上。

我叹了口气,在他肩膀拍了拍,随后起身离开。

关上刘飞宿舍门的一刻,我不禁有些感叹,时间真可怕,无论多么浓烈的感情都会被时间冲淡...

我的脑海中不禁又浮现出那个赤着脚坐在长椅上的女孩儿,这个身影,要过多久才能变淡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