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0章 亲自下场咬/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监说完了开场白,姚监就迫不及待的开始了她的发言。

在她开口说话的时候,她甚至都没有附和张监,说一些过度语,而是直接开始说起了监狱的生产情况。

从这个小细节,就能看出她现在跟张监的关系弄得有多僵!

我也看了出来,张监那握着笔的手特别紧,紧到指尖都有点泛白。

“咱们监狱上个月的生产...怎么说呢,大体上成绩喜人,相比起前一个月,是稳中有生...特别是一监区,一监区这个月的成绩很好嘛!孙大管理有方,值得鼓励!”

说到这里,她还带头鼓起掌来,整个办公室静了片刻,接着便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从这掌声的节奏,就能听出鼓掌的人并不是很甘愿。

肯定的啊,一监区的成绩为什么好,别人不知道,你姚监心里面还没点比数么?

你把利润高的订单全留给一监区,剩下的监区只能分一监区不要的,甚至有的连订单都接不到。就这样,你还有脸在这里表扬一监区?

看看孙大那脸,都笑成什么样了,平常拽的四五八万,恨不得昂上天的脸,此时乐的跟菊花似的。孙大平常做人就傲的不行,监狱里面喜欢她的真心没多少,现在又在生产例会上弄了这么一出,这些主抓生产的监区长们,心里能痛快就怪了!

姚监鼓了会儿掌,随后面色陡然一肃,刚才还和煦如春风的脸颊,瞬间变成了夹着冰碴的东北风,冷的能把人冻僵。

看到她这模样,会议室里也瞬间安静了下来...

“...虽然整体成绩不错,但是...我还是要重点说说某些监区!”

姚监的视线犹如刀子一样划过来,紧紧的盯在我和秦科长的身上。

“某些监区,为什么一点产量都没有!你们是干什么吃的...监狱养你们,就是让你们来这里混日子的?你们拿着纳税人的钱,就是这么干活的?犯人来这里是劳动改造的,不是来度假的!”

姚监的语气越来越激烈,虽然她没有提名字,可看她这模样,谁都知道她说的到底是谁。

会议室里面,不少人都看着我和秦科长,秦科长低着头,脸色通红,她的脸皮一直很薄,此时被当众这么批评,心里面不知道该有多难受。

“对于这样的监区,我在这里提出严重的批评!真以为公务员不能辞退你们,你们就这么肆无忌惮了?哼,能干就干,不能干就赶紧给人腾地方,别占着茅坑不拉屎!”

秦科长的身子都有些哆嗦了,我握住她的手,在她的耳边轻声说:“抬起头来,别担心...让她说好了,她现在说的越痛快,等下脸打的就越疼...”

秦科长侧头看了我一眼,目光中多了几分坚定,紧接着,她慢慢直起身子,鼓起勇气瞪了回去,这可爱的小模样不禁让我有点想笑。

姚监看到我们这反应,脸上明显露出了几分恚怒,她停顿了片刻,声音又高了几分。

“除此之外,我还要点名批评一个人!”

她咬着牙说:“苏叶!”

我心中一动,呦呵?准备跟我杠上了?明刀明枪的来...我没记错的话,被她点名说还是第一次吧...

之前都是由她手下的狗们出马,现在轮到她自己上场咬了?

社会社会...不愧是雷厉风行有仇必报的姚监。

我当然不是秦科长,就算她说的话再难听十倍,我也能面不变色的听完。

我脸上带着自然的微笑,平视着她,还伸了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那样子就像是选秀的导师,在跟面前的选手说,请开始你的表演...

姚监被我这动作气的不轻,那脸色瞬间黑的如同锅底。

“苏叶,你干嘛呢你,你当这里什么地方!现在是在开会,请你严肃一点!”

姚监还没说话,王主任就迫不及待的喊了起来。

“呵呵...”我轻笑了两声,说:“人家姚监在讲话,哪有你说话的份...你就这么不把姚监放在眼里?”

王主任被我这话吓的一激灵,整个监狱里面,她最怕的就是姚监。

她赶忙回头解释:“不是...姚监,我不是...”

“行了!”张监砰的拍了桌子一下:“都闭嘴,听姚监接着讲!”

我抱着手臂,轻松的看着姚监,就像是在欣赏一幕即将上演的闹剧。

姚监黑着脸,清了清嗓子说:“看见没有,就这态度...我很怀疑,这样的年轻人,是怎么走到这么重要的岗位上的!整天吊耳郎当的,像什么样子?你是主抓生产的,现在就在咱们监狱,竟然出了一个月零产量的监区!这是谁的责任,就是你的责任!你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干的工作?你跑过多少次监区,关心过多少监区的生产...你知道每个监区完成了多少单子么?知道每个监区的业绩是多少么?你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每天吃喝玩乐!”

“我听很多同志跟我反映,你平常工作极其不认真,极其不负责!很多次,在该工作的时间,你公然脱岗!就你这样的人,也能当领导干部?要我看,你连当一个普通的狱警都不合格!要我看,生产科也是时候换个领导的,要不然...咱们监区的生产早晚得完!”

姚监话音一落,她养的几只忠实的狗立刻叫唤了起来,比如孙大,还有王主任...当然,叫的最响的还是廖大姐,她扯着脖子喊的特别兴奋,声音震的旁边的人把耳朵都捂了起来!

砰!

就在整个气氛要控制不住的时候,从张监的方向又传来了一声闷响!

张监冷着脸,把杯子直接摔到了地上!

幸好这杯子是不锈钢的,要不然非得碎。

人们再次安静了下来,张监脸色已经冷的像结了冰,看起来很是令人生畏。

“看看你们,吵吵嚷嚷的像什么样子!”

她环视了一周,最后将视线放到了我身上。

“苏科长,对于刚才姚监的那些话,你有什么想说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