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7章 姗姗姐的异样/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匆匆忙忙挂断了电话,我直奔传达室而去。

到了传达室门口,我顺着玻璃向里面看了一眼,姗姗并不在里面,我估计她可能是有事出去了,我也没理会,反正传达室我也经常来,她跟我的关系很密切,我就算不打招呼进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我走到门口,不假思索的推门而入。

刚走进门,我视线往下一扫,整个人登时有点发懵...

桌子下面,有一个浑圆的屁股对着我,正在那里晃来晃去。

屁股上面包着的是秋天的制服裙子,裙摆并不短,可是一趴下来就缩水了小半,白皙的长腿露在外面,看起来有点晃眼。

可能是裙子有点薄的原因,更尴尬的是,我连裙子上面一些比较尴尬的痕迹都看得到,更不用说从下面衬衫里面露出的缝隙中看到的那些许春光...

刚才从窗子里面看过来,我并没有看到她,原本我以为她是出去办事去了,没想到她只是趴下来不知道在找什么东西...

看到这绝美的风景,我老脸不禁有点发红,这也太赶巧了点吧。听到我开门的声音,姗姗姐也赶忙快速的从桌子下面退出来,她匆忙的站起身,伸手掸了掸身上沾染的灰尘,脸色发红的看着我,小声说:“你来了啊...怎么这么快,刚才还在九监区呢...”

“哦,这不是着急过来拿快件么,刚才以为你没在呢,就直接进来了,姗姗姐不好意思啊。”

我连忙语气诚恳的道歉...

“没事没事...”姗姗姐连连摆手说:“没关系的。”

“你趴桌子下面干嘛呢,是在找东西么?”我连忙转移话题问。

“嗯,有两份文件掉下去了,正好在夹缝里面,我胳膊不够长,就只能趴下来弄了。”

“哦,我帮你来吧。”

“不用不用,我自己就可以,哎...”

她推辞的话还没说完,我就已经趴了下去,钻到桌子下面。

姗姗姐这个人我很了解,她脸皮向来很薄,跟她的长相很相似,明明三十多岁的人了,看起来还跟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似的,那张娃娃脸特别的嫩,从来不好意思麻烦别人。

不过除了脸之外,其他的地方,她倒是已经发育的很...咳咳。

我伸手探进夹缝里面,很容易就找到了那两张薄薄的文件。

姗姗姐一直在我身后没口子的道谢,还连声对我说着麻烦了之类的话。我也不知道她为啥脸皮这么薄,还这么容易害羞。

“是不是监狱局关于最近省内违禁品清查通报的文件啊?”

我在桌子下面闷闷的问。

“对对,就是这个,谢谢你啦阿叶,你快出来吧。”

“嗯。”

我一边答应着,一边趴了起来。

刚准备转过身,我的脚却突然绊在了椅子的腿上面,我刚好从地上站起来,平衡还没掌握好,登时身体一个前倾,向前栽了过去。

幸好我平衡感比较强,才让自己没有直接摔倒。

可惜姗姗姐刚才一直贴着我站,她跟我的距离特别的近,我往前栽过去那一瞬,正好贴在了她的身上!

“哎哎哎!”

姗姗姐瞪大了双眼,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任凭我扑到了她的身上,往前带了一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撞伤你吧!”

刚才我们撞到的姿势很尴尬,虽然没有太亲密的接触,可是她的小腹正好装到了我的跨间,而刚才因为进门目睹的那种风景,我的身体情况也有点反应...

姗姗姐虽然脸嫩,可也是结了婚的妇人,不是真的十几岁的小姑娘,她不可能不了解这到底是什么。

刚才那坚硬的戳到的感觉,她心里肯定跟明镜儿似得...

于是,姗姗姐的脸瞬间红的发烫...

只是稍稍的接触到,我立刻将她松开,不过仅仅那一瞬间,就已经让我很明显的感受到了她小腹的柔然,相信她也感受的很清楚,属于我的坚硬感觉。

“我太不小心了,不好意思啊姗姗姐。”

“没...没事...”她低下头,眼睛根本不敢跟我正视,这羞涩如少女般的神情,看的我心头也有几分躁动。

不过我迅速的就将这个念头打压了下去,我又不是刘飞那货,不可能完全用下面那个头来思考问题,这种缺德事儿我是肯定不能干的。

“文件我给你放桌子上啊,姗姗姐,你能不能把我的那份加急快件找给我。”

我一边跟她说着话,一边不住的打量着她,不对她真的做什么,不代表我不去欣赏这美人羞涩的风景,这样的画面,少看一眼都是对自己的不负责。

“哦,我这就去给你拿!”

姗姗姐如梦方醒的转过头,伸手往架子上面探去。

她这一动作,正好将领口下面的稍许肌肤漏了出来,我的目光登时一凝,眉毛也皱了起来!

我不是因为看到了外泄的春光,而是因为那白皙肌肤上面的其他痕迹!

在她脖颈靠下的部分,赫然有好几道紫红色的伤痕!那伤痕看起来,像是被鞭子抽打而留下的痕迹...

这什么情况?

我脑子登时闪过了一些不健康的画面,应该不会吧...

除了这个痕迹之外,还有一块青红的肿痕,这明显是被殴打出来的!

我下意识的伸出手,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

姗姗姐回过头,对上我的眼睛,她的神色很是慌乱,说话也有点结巴:“阿...阿叶,干嘛...”

“姗姗姐,你家里面...没出什么事儿吧?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尽管跟我说。”

她的脸色瞬间有了微妙的变化,像是害怕又像是希冀,这变化只存在了一瞬,就变成了慌乱。她将胳膊从我手中抽出,慌张的说:“没事...真没事,文件在这里,你拿了就赶紧忙你的去吧,我没事的...”

说话的时候,她将文件一把塞到我的手上,随后迫不及待的将我推出了办公室的门。

我站在门外,心中若有所思,她以前可从来没这样过,今天的她,也太反常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