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4章 竹篮打水/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兄弟,别那么大火气嘛,要不你过来喝杯茶,去去火气?”

我微笑看着他,声音温和的说。

“哼!”他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声音低低的说:“两个软蛋...”

接着,他转过头跟小月说:“你看,我根本没吵到他们吧,我就算再大点声,他们也根本不敢多说一个字!”

“妈的!”

小七眼睛都气红了,眼看着就要站起来,却被我一直按住。

不是我不想收拾收拾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只是我想磨磨小七的脾气,他这火爆的性子,很难独当一面。我以后是打算让小七也负责一部分买卖的,要是他一直这脾气,以后肯定会惹出乱子。

有些事情我能帮他平,可万一他惹到了惹不起的人,那就麻烦了。

我们现在远没有强大到能在莱西横着走的地步,就算是在安水,我们依然强敌在侧,战战兢兢。

“叶哥,你别拦着我,我他妈的今天非得剥了他的皮!”

“再看看...想要收拾别人,也不是只有动用武力一条路。”

我压低了声音说。

那鹦鹉脑袋注意力全放在了小月的身上,没有注意到我们的情况,他还在滔滔不绝的劝小月跟着他去闹。

“...这就相当于天上掉下来的钱,白捡你都不去么?我跟你说,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要是你不把握住这个机会,猴年马月能赚出这些钱来,就靠你这家破茶楼?你干到下辈子都不可能!”

“我乐意!”小月冷淡的翻了翻眼皮。

“你...”

就在鹦鹉脑袋张口结舌说不出话的时候,我忽然伸手鼓起了掌。

“啪啪啪!”

“说的好。”我稍微提高了些音调,笑着说:“老板你很聪明嘛,你要是真去闹了,甭说多拿些钱,可能连原有的价格都保不住,不过你安安分分的等拆迁的话,说不定还真能多赚点。”

说着话,我站起身,走到柜台旁边,从钱包里面掏出钱放到小月面前,轻声说:“这是茶钱,看在你泡的茶那么好喝的份上,我给你个忠告,安生的等着拆,肯定不会让你吃亏。”

“你他妈说什么呢!”鹦鹉脑袋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语气不屑的说:“你以为你是市委领导啊,就你这德性,装什么比呢,赶紧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别在这儿瞎他妈嘚瑟!”

今天我出来的匆忙,衣服穿的很随意,在这个人靠衣装的时代,的确很容易被人轻视。

“呵呵。”我并没有在意他的不客气,依旧温和的说:“你看...告诉你实话你还不信,我也劝你一句,别折腾的太过,小心竹篮打水一场空。”

说完,我对着小七招了招手,说:“走吧。”

小七跟在我身边,忿忿的说:“叶哥,咱就这么走了,我实在气不过...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佛系了啊!”

我一咧嘴,说:“行啊,小七你现在都会甩词儿了,我现在正在修身养性...”

我的话还没说完,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叫喊。

“艹,我折腾你妈!”

伴随着这叫喊,一阵风声袭来,不用说,肯定是那鹦鹉脑袋挥拳冲我抡了过来。

我眼中寒芒闪过,修身养性让我脾气收敛了不少,可也没到被人指着鼻子骂也不反应的程度!

我左脚撑地,身子猛然甩起,在空中右脚侧踢而出,漂亮的回旋踢!

右脚精准的如同手术刀,笔直的抽在了鹦鹉脑袋的脸上,我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脸一点点的变形,从他咧开的大嘴中,飞出了两颗带血的牙齿...

“唔...”

他整个人被我直接抽翻在地上,捂着嘴痛苦的直哼哼。

这变故来的如此突然,把小月和小七都看的愣住。

小月瞪着眼睛迷蒙的看着我,估计没想到刚才还如同小白兔一样的我,转眼就变成了吃人的老虎。

而小七更是有趣,他愣了两秒后,随后便捧腹大笑起来。

“哈哈哈,叶哥...修身养性...我还以为你真修身养性了...你就是这么修身养性的么...”

“别乐了,赶紧走!”我皱着眉说:“别耽误了我正事儿。”

“好嘞!”

小七一个立正,临走之前,他凑到鹦鹉脑袋的身边,狠狠的补了两脚。

我看着那依旧迷蒙的小月,摆了摆手说:“不好意思啊,给你添麻烦了,你记着我跟你说的话,该拆就拆,肯定有好处给你。”

说完,我便拉着小七出了茶馆的门。

小七跟在我身边一直挤眉弄眼,他哈哈笑着说:“叶哥,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这脾气跟我一样...就别修身养性了,你就算是出家当了和尚,估计也是个斗战胜佛...”

“就他妈你话多,厂子没你的事儿了,滚会安水看洗脚房去吧!”

小七顿时哀嚎起来:“别啊叶哥,我知道错了!”

……

我把小七和负责打听消息的几个兄弟弄到一起,找了家上档次的馆子好好安排了他们一餐。随便吃了几口,又说了些场面话之后,我就让他们自己慢慢吃,而我则是快速离开,直奔市委。

孙新阳还在等我的消息,我再怎么托大,也不好让他等太久。

轻车熟路的来到大院门口,我简单的登了个记,再电话确认过之后,我进了大院的门。

孙新阳应该是交代过,打电话的依然是上次的那个刘秘书,之前已经探清楚,这小子是孙新阳身边的卧底,不过他的心机跟孙新阳比起来就像是幼儿园的孩子,被孙新阳玩弄于股掌之中还不自知。

上次我把他好好的戏耍了一番,不过他就算是心里面再恨我,也只能打落了牙齿往肚子里吞。

之前来过孙新阳这里几次,我对这儿也算是熟悉,一路走到他办公室的门口,我却惊讶的发现,他办公室的门开着条缝隙,并没有关死。

从开着的缝隙里面,正传出来孙新阳那儒雅却不失威严的声音。

他的语气不是很客气,似乎正在训斥着什么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