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3章 庄家是谁/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曹峰曹老狗从年轻的时候就跟在陈山河身边,所以他对陈山河的声音很熟悉,刚听到陈山河的声音,他就反应了过来。

他握住那拐杖的手青筋暴突,牙齿咬的紧紧的,恨不得将他那根造价颇为昂贵的拐杖捏断!

“呵呵...”电话那头的陈山河笑了两声,若有所思的说:“从莱西到安水也不远,你就这么心急么?”

“我这不是想着要好好安排安排...”

“不用搞什么大场面,一切从简。”陈山河交待。

“都听您的...”我从善如流的说。



当我将电话挂断之后,我看向曹老狗,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晚上跟鼎爷吃顿便饭,想让你做个陪,看你的意思...是不太想去?”

曹老狗咬紧了牙,眼神复杂的盯着我,半晌后,他深吸一口气,又缓缓了吐了出来。

“去...”曹老狗声音喑哑:“当然要去...鼎爷来安水,我就算是病的起不来床,抬也要让人把我抬过去。”

“给鼎爷作陪,你不情愿?”

我眉梢轻挑,语气平淡。

曹老狗眼皮跳了跳,手上的青筋更明显了几分。

“我...当然情愿...”曹老狗眼神中的恨意一闪而过:“你告诉我时间,晚上我提前过来。”

“行了,这儿没你的事儿了,还在这儿杵着干嘛,回去等电话吧。”

我摆了摆手,随意的说。

曹老狗拖着腿,上了车离开,我看的出来,他心中压抑的无限的恨意,如果给他机会,他恨不得活撕了我,可惜...他也只能想想而已,当听到了陈山河声音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再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我动手!

也许提前十年,那条疯狗还有这个胆气,可是现在的他,就算再疯,也已经老了...

陈山河来安水是我对他的请求,昨天晚上在他家中的时我对他说的,他也痛快,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我这件事,并且安排好时间,今天就会过来。

是实话,就算陈冲不卖我的消息,让曹老狗来找我,我也会主动去找他。

我早就已经想好,利用这件事让陈山河出面。

陈朝江想要对付我,在莱西这地界的确没有几个人敢拦,但是...他爹绝对不再这些人的范畴里。

我知道陈朝江要对付我之后,就已经想好了这条退路!

现在看来,我这条路走的还算顺利...

曹老狗走了之后,陈冲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我走到他的面前,伸手将他从地上拉起来。

他迷糊着站起身,眼神中还残留着几分震撼。

我微笑着说:“冲哥,你说赌桌上面都是庄家说的算,这点我其实很同意,可是...有一点你说错了,在安水这地界,庄家不是陈朝江,而是陈山河...”

“对对!”

我的话将陈冲从震惊中拉了回来,他连连点头,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容,比菊花还要灿烂几分。

要说他以前对我的热情还顾忌着些脸面,现在的他完全是放下身段在讨好我,对我估计比对他爹还要亲热些。

他拉着我的胳膊,微弯着腰说:“兄弟你说的都对...我早就看出来了,你不是一般人...真的!卧槽...那可是鼎爷啊,我这辈子最佩服的就是鼎爷,你能把鼎爷请来,就两个字...牛比!”

“呵呵,冲哥晚上赏个脸,一起吃个便饭?”

“兄弟你客气啥...是你赏我脸,能让我跟鼎爷坐在一个桌上吃饭,这事儿我能吹一辈子!”陈冲拉着我的手就往茶楼里面拽:“快来尝尝我新收的极品云雾,我自己都舍不得喝,来来...”

他将我拽进了门,他那姘头正好扭着屁股袅袅婷婷的从里间走出来,她看了我两眼,从鼻孔轻哼一声,不屑的将脸扭向一旁,径直要往门后的收银台走。

陈冲脸色大变,他上前两步,一巴掌抽在那姘头的脸上!

啪!

陈冲完全没留手,这巴掌抽的又急又狠,她姘头那白嫩的脸上瞬间红肿了起来。

姘头捂着自己嫩生生的脸蛋,不敢置信的看向陈冲。

陈冲气急败坏的大吼:“这他妈败家娘们儿,也分不出个眉眼高低!你脸上长那两个窟窿留着干嘛的?拉屎用的么,没看见我兄弟来了!艹...真他妈没眼力见,赶紧去把我那极品云雾拿出来!”

姘头眼神错愕的盯着我,似乎没想到,为什么仅仅出去几分钟的功夫,就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陈冲凑到我身边,讨好的笑着说:“兄弟,别跟这娘们儿一般见识,你要是不介意,我晚上让她洗干净了过去陪陪你...我跟你说,这娘们儿胸大屁股翘,别提有多...”

我哭笑不得的出声打断说:“别这样冲哥,还是喝茶吧。”

“哎哎,好...里面请!”

陈冲一马当先的走在前面,我侧头看了眼他的姘头,眼神交接时,她目光颤了颤,迅速的低下头,不敢跟我对视。

我微微摇摇头,替这女人感到几分可悲,在陈冲的眼里,她也许只是个宠物...可能连宠物都算不上,只是件货物而已...

现在她还能趁着年轻讨好陈冲,自己落下些浮财,她也许也会因为这些浮财而沾沾自喜,认为自己超过了身边的大多数人。可等她岁数再大些,她就会明白,她失去的,要远远比得到的多的多。

……

晚餐定在陈冲开的会所里面,这里面要清净很多,陈冲直接将会所关停了一天,专门来招待陈山河,我自然不会阻止他。

曹老狗也早早的赶来,他的态度比下午要谦恭了很多,看来他情绪调整的功力也很不错。

我没有叫刘冰,想跟陈山河坐在一起吃饭,他还不够格。

陈冲也只是适逢其会,原本我连他都不准备叫来着。

我们三人等在门口,远处缓缓驶来一辆A6,曹老狗瞬间紧张起来,他嘴唇蠕动,紧张的说:“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