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4章 敬畏/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山河的这辆车我也认识,我听陈观澜说过,这车以前是某个落马官员的座驾,陈山河通过特殊途径走司法拍卖的流程买下来的。

车子停在门口,司机下来打开后座车门,陈山河缓缓走下来,背着手向我们走来。

曹老狗刚才就微躬着腰,当陈山河走来之后,他的腰就更弯了,我有点儿担心他那条瘸腿站不稳,直接趴到地上去。

陈山河背着手慢慢的向我们走来,我们三人连忙上去迎接。

我注意到陈冲的腿都在抖,走起路来就跟面条似的,哆哆嗦嗦的。

“冲哥,至于么?”

我压低声音问。

“怎么...怎么不至于?这可是鼎爷啊,传说来的...我以前在莱西混的时候,根本没想过,我这辈子还能见到鼎爷的面,更别说是跟鼎爷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了...”

陈冲也许是太过紧张,这一开口还絮叨上了。

我推了他一把:“人来了。”

“...哦哦。”陈冲这才回过味来,看到走到我们眼前的陈山河,他再次差点软到地上。

我们三人最前面的是曹老狗,他拖着条瘸腿,走的却飞快。

陈山河笑眯眯的看着他,看起来跟街边那些普普通通的慈祥老人没什么区别:“阿峰,好久没见你,你在安水还好吧。”

“鼎爷...”曹老狗眼睛里面涌出浑浊的泪滴,声音哽咽:“我好...很好,就是太想您老人家...”

听到曹峰的话,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我心说舔还是你会舔,我们年轻人需要多学习。

“哈哈,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容易动感情。我有什么好见的,一把老骨头,半截埋到土里...你就在安水好好待着养养身体,跟我风里雨里一辈子不容易,安心过个晚年多好。”

当陈山河说完这番话的时候,我注意到曹峰眼神一紧,我心说陈山河这明里是关心他,可实际上却是在敲打!看来对于曹峰曹老狗在安水的横行无忌,陈山河也并不是毫不知情!

说起来曹老狗也确实有点过分,据我所知他甚至想要在安水搞违禁品的买卖,要知道陈山河当初可是明着交代过不许在安水散货的!曹老狗也是掉钱眼里去了,为了赚点人民币,连陈山河的话都不放在眼里。

或许是他觉得自己靠上了陈朝江,而陈山河也老了,所以他才会如此放肆?

“鼎爷,我...”曹老狗焦急的开口,似乎想要替自己辩白,却被陈山河挥手制止。

“不用说了,先去吃饭吧。”

曹老狗眼神黯淡,还带着些惊惧和担忧。

陈山河将视线投向我,笑着说:“我这次回来也不会待太久,就是来吃个便饭,我听小叶说,这里的素斋很出名,特意来尝尝...哈哈,人老了,就喜欢吃点清淡的...”

听完陈山河的话,曹老狗和陈冲同时看向我,眼神里满是惊愕与妒忌!

陈山河说是来安水吃什么素斋,这一听就是糊弄鬼的话,他们也听出了陈山河话里的真正含义,他就是替我站台来的!

所以他们才会惊讶和妒忌,惊讶的是,鼎爷竟然会特意来替我站台,而且还堂而皇之的放话出来!妒忌的...自然也是,我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竟然也会得到鼎爷这种大佬的青眼!

这在他们看来,简直不可思议!

“呵呵,鼎爷...这里的素斋的确不错,我都安排好了,您快请进!”

我上前一步,将凝重的氛围打破,曹老狗和陈冲连忙迎着陈山河进了他的会所。

……

落座之后,就是没营养的寒暄。

有我和陈冲在,自然不会让场面冷掉。当然,大部分时间都是陈冲在扮演活跃气氛的角色,他想在陈山河面前露露脸,我自然也不会不给他机会。

晚上吃的都是素斋,这是我提前跟陈冲交待好的,师傅也是陈冲让人从别的馆子请回来的,说实话水平也就那么回事,在这小县城里面还算不错,可到了莱西就一般般了。跟梅雪琴那种大厨更是没法比,我暗自盘算等到梅雪琴出来,我也可以往莱西的餐饮界发展发展,正好顺便帮她把仇报了!

让她前夫那种人渣每天逍遥快活,想想还真挺让人心里发堵。

“嗯...这炒蟹粉做的还不错,口味清爽鲜香,一点也不油腻,跟我在海州玉佛寺吃过的有点像。小陈啊,你这地方弄的不错嘛。”

陈山河笑眯眯的称赞起来。

“哪儿能啊,鼎爷真抬举我,我这破地方哪儿能跟海州比!”

“哈哈,你们年轻人就是厉害,你不错...小叶更不错,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吧...”陈山河放下筷子,直视着曹峰说:“小叶跟观澜一起弄了个拆迁公司,把铁拐李的公司都给收购了!现在老城区不是要改造么,那里面的拆迁项目,多半就是小叶的喽!”

唰唰!

曹峰和陈冲同时看向我,惊的下巴差点掉到了地上,他们的目光中满是愕然,还带着丝丝的恐惧!

这事儿显然还没传到安水,所以才会给他们造成这么大的冲击。

他们有这反应也不奇怪,毕竟铁拐李成名了这么多年,此时却被我不声不响的吞了,他们怎么可能不就心生惊惧?

“观澜向来不成器,这次终于有了自己的事业,也去了我一块心病,我得好好谢谢小叶,来...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鼎爷您言重了,是我跟在观澜后面喝汤,公司是他的,我就是帮着出谋划策而已。”

我连忙拿起杯子低低的跟陈山河撞了一下。

“谦虚是好事,太谦虚可就不好喽!”陈山河笑说:“观澜有多少本事我还不清楚,要是没有你,想从铁拐李的嘴上抢饭吃,那儿有那么容易!”

“嘿嘿,都是运气。”

我打着哈哈附和,曹老狗和陈冲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没有片刻移开,只是刚才的惊惧已经变成了戒备和敬畏。

他们心里应该清楚的知道,从陈山河说出这番话之后,安水的天,要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