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5章 唱的哪一出/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陈山河说出这番话后,饭桌上的氛围就变得很怪异,陈冲变得谨小慎微,偶尔瞄我一眼,也会立刻将视线移开。

曹老狗的话也变得少了很多,大多的时间都是附和陈山河。

我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们也很迷茫,不知道应该用什么姿态来应对我。

按理来说,陈山河明显是在提携我,他们也没什么好想的,跟我交好就可以了。但问题是,我帮助的是陈观澜,并不是陈朝江...

而陈观澜,无疑是陈朝江的心腹大患,以他的立场,陈观澜自然是越废越好,最好一辈子庸庸碌碌,那样对他来说才是最完美的。

陈观澜越上进,他心里就越不舒服!

虽然现在坐庄的还是陈山河,可他毕竟老了,人生一世,都逃不过生老病死,他总有不在的那一天...

到了那一天,坐庄的又会变成谁呢?

如果曹老狗和陈冲现在来交好我,到了那一天,又应该怎么办?

可如果他们现在依旧针对我,他们可能就等不到一天了...

别说他们了,就算把我换到他们那个位置上,我也会不知所措...

一顿饭就在这样诡异的氛围中结束,当陈山河提议散场离开的时候,曹老狗和陈冲同时松了一口气。

我仿佛能听到他们的心声,既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我,那不如躲开算了,离的远远的,越远越好。

我刚准备站起身扶陈山河,他却摆了摆手,冲我说:“小叶,你们先出去...”

他将视线投向曹峰,眼神意味深长的说:“阿峰啊,我有点话想跟你说,你稍等一会儿。”

曹老狗怔了怔,那目光中的畏惧一闪而过,他躬着的腰又弯下去了几分,涩涩的说:“...好。”

我和陈冲走出了包厢的门,并肩走到走廊入口,一路无话。

直到出了长廊,陈冲才叹了口气。

他从兜里面掏出一包铂晶的苏烟,拿出一根递给我。

“叶哥,来一根?”

我注意到他对我称呼的变化,也没在意,低头笑了笑从他手中接过来。

“这烟十几年的时候刚出来我就爱上了,那时候我还是个小混混,给人家看赌场,跟着放放钱。”陈冲带着些感慨的说:“那时候一个外地来的冤大头带着这种烟,他给了我一根,还激我说我这样的烂仔干上一个月也买不起一条这烟,哈哈...后来他输光了钱,只能跪在地上求我借他点,你说好不好笑!”

“风水轮流转嘛,冲哥...你现在不也是大佬来的,不就是盒铂晶,你高兴的话,抽一包扔一包也可以。”

我笑眯眯的看着他,探头将烟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

烟气很足。

跟其他的苏烟比起来,要更香一点。

“风水轮流转...”陈冲的笑容变得有些苦涩,说:“是啊...干咱们这行的,变得最快,因为说不定哪天就交代了。昨天还叱咤风云,转天就进海里喂鱼...就像你啊,叶哥...短短小半年的功夫,你在莱西都混出位啦!铁拐李,啧啧...那会儿多威风来的,现在竟然都被你收购了,人啊...不服老不行啊,我这样也只能在安水混混日子,不像叶哥你,非池中之物!”

“你是不是最近武侠小说看多了,说话酸溜溜的。”我洒然笑骂。

“嘿嘿...”陈冲摸摸头笑笑,说:“可能是老了吧...叶哥你尝尝,这烟停产了好几年了,去年才刚刚重新生产,里面也是带爆珠的,如果不捏碎的话就是正常的烟草味,捏碎了之后就是川贝批把的,有点甜,润肺来的,对身体好...”

我哭笑不得的说:“干啊,抽烟润肺对身体好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不抽最好!你也少抽点吧,那么多情儿,也该稳定点,生个孩子养养老,多舒服。”

“嘿嘿,叶哥说的是...”

不知不觉,陈冲对着我的时候,说话已经矮了一头...

他是个明白人,他知道,就算他不能刻意的来讨好我,可是在莱西不声不响吞了铁拐李的我,也不是他能惹的起的了。

这年头,地位都是实力给的。

“哎呦,叶哥...我尿有点急,上个厕所...你去不去,一起啊?”

“滚吧你,两个大老爷们,上厕所还要一起?去拼刺刀么?”

“嘿嘿,那我先去。”

陈冲深吸一口,将烟蒂扔进垃圾桶里面便匆匆离开。

我看的出来,他并不是想要去卫生间,只是想离我远点,现在...即使是站在我身边跟我说话,对他来说也有一种无形的压力。

嘶...

我将爆珠捏碎,烟味果然带上了一丝甜甜的气息,这味道我有点抽不惯,随意的吸了两口便顺手扔了。

我打量着旁边的装饰,这会所跟陈冲的审美很像,充满了暴发户的气息。记得当时陈冲开之前还跟我讨论过,要不要请人来设计,现在看来,多半设计这工作,都是他自己来干的。

“唔...”

正当我百无聊赖的来回溜达着走动时,我听到旁边的房间里面,隐隐约约的传出来一声动静。

我挑了挑眉,这声音,似乎是女孩子的...我站定了脚步,全神贯注的侧耳倾听。

今天为了招待陈山河,这里是歇业的,没有客人,所以特别的安静,在如此静谧的氛围里,再细小的声音也被无限的放大!

“呜呜...”

我终于确定,的确是女孩子发出的响动,而且是被捂住了嘴发出的挣扎声音!

“呜呜...你放开我...快点放开!”

声音越来越清楚,离我很近!

“放尼玛的屁!我跟你说,老子花了钱的,你收了钱就想不认账,天底下哪儿他妈有这么好的事情,今天晚上你必须陪我,你愿意也得陪,不愿意也得陪...妈的...当个婊子还他妈跟我装贞洁烈女呢!”

我嘴角微微勾起,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