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8章 寻死/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注意到女孩儿的眼神,却并没有太过在意。

对我来说,这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而已,我对这样的事情看不惯,就顺手帮了她一把,至于想跟她发生些超友谊关系之类的,我根本没有想过。

……

刚出房门没两步,我就看见陈山河与曹峰从另一旁走来,曹峰落后半步微弯着腰,亦步亦趋。

看样子,陈山河应该是要回莱西了。

他之前就跟我说过,晚上要回去,按他的说法就是,人老了之后就念旧,用惯了的东西会改不了,床也是一样,睡时间长了就离不开。

我走了上去,陈山河冲我点点头也没说什么,我连忙跟在后面送行。

当我走到他身边的时候,我注意到一个细节,曹峰下意识的离我远了些,不知道陈山河到底跟他说了什么,我感觉到他似乎是在躲避我。

我们几人将陈山河送上车,目送着司机开着车平稳离开。

夜风习习,将白天的闷热潮湿驱散,带着种清凉的舒爽。

就像我现在的心情,有种说不出的轻松。

尤其是看到曹老狗与陈冲的表情,我就更加愉悦。感觉前几天在莱西豁出命办了铁拐李果然很值,危险越大,收获也就越多,这话还是有道理的。

曹峰的视线在我脸上转了转,一声不吭铁青着脸就转身离开,陈冲望着曹峰的背影苦笑两声,说:“估计曹老狗是没少被敲打,他以为他做的事情天衣无缝,其实只是鼎爷看在以前的情面上,不去跟他计较罢了。”

“事情都是自己做下的,也不能光吃肉不挨揍吧。”我撇了撇嘴说。

曹峰出货大笔大笔赚钱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一天。

估计以后的日子里,他应该会老实多了...

要是真把以前的情分耗尽了,鼎爷可也不是心慈手软的菩萨。

“叶哥,你以后可要多照顾照顾我,以前的事情有些是我做的不对,你大人有大量,就别跟我计较...”

陈冲在我旁边絮絮叨叨的说着话,我的目光却开始游移起来。

这些场面话我实在是听烦了,我正想找个理由赶紧离开的时候,我的目光突然移到了楼上的一面玻璃上!

当我透过微亮的灯光窥探到屋内的情况时,我的瞳孔骤然缩紧!

“艹!”

我暗骂一声,拔腿就往屋里面跑去!

陈冲正说的来劲,我的动作让他声音瞬间顿住,他迷糊的跟在我后面跑,不解的问:“咋了叶哥,跑什么啊?”

我没工夫理他,迈开长腿将速度又提升了几分!

几十秒的时间,我就来到了那女孩儿所在的房间,我借着前冲的势头腾空而已,一脚踹开房间的大门,刚才那门的锁已经被我踹烂,这次更夸张,木门都被我踹的裂开!

我像头猎豹一样钻进了屋子,正好看见让我目呲欲裂的一幕!

那女孩儿用床单做了个锁扣,试图将自己吊死,她现在已经挂在了上面,整个人都透着几分死气!

刚才我在楼下看见的也正是这样一幕...

我没心思再浪费时间,踩着床伸出胳膊便将她从上面抱了下来!

这一系列动作迅若闪电,那女孩儿被抱下来后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我一边轻拍着她的后背一边皱着眉,心中不禁生出几分怒意。

我刚才将她救下来,就是让她自杀的么?

陈冲此时也跟了过来,看到我抱着那女孩儿,他又关门退了出去。

“你疯了吧,有什么事情想不开非得上吊?”

我恨铁不成钢的叱骂着她。

那女孩儿意识清醒过来后就只是抽噎,她哭的很是凄惨,加上她那惹人怜爱的样貌,让人忍不住的心软。

“呜呜...你就让我死了吧...反正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她靠进我的怀里,女孩儿香软的身子让我呼吸滞了滞。

我这才注意到,刚才她的衣服就已经被撕开,此时又被我救她的动作带开了些,暴露的地方就更多了。

从那暴露出来的地方,我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内衣,还有那呼之欲出的半球。

她那凶器的规模太惊人,以至于内衣根本无法完全包裹,有大半都暴露在外面。

刚才我握她手的时候,发现她手上的皮肤并不如何细嫩,反而还有点粗糙,应该是平时劳作的痕迹。可她身上就完全没了这些痕迹,安水的姑娘皮肤大多很好,她也不例外,那白腻的皮肤同鸡蛋白似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感受一下细嫩的触感。

我有点尴尬的移开了目光,下意识的将她往外推了推。

女孩儿也感受到了我的动作,她看了眼自己被扯开的衣服,却并没有像之前一样的害羞,那原本就无神的目光中又多了几分绝望...

她的嘴角扯出一丝苦涩的笑,声音干哑的说:“...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嫌我脏...是吧...”

我眉毛皱的更紧,沉声说:“你乱想什么?我什么时候看不起你了?”

“呵呵...你不用解释了,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肯定以为...以为我是那种为了钱就可以出卖一切的女人,我可以因为三万块钱就把第一次卖了,像你这样的大人物,肯定碰我一下都嫌脏吧...”

她目光空洞,可眼眶中却慢慢的流出两道眼泪。

“...不光是你,我也觉得我自己脏,可是...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我没条件去上学读书,也不会做什么...我只是想要个能安身立命的房子,只是想脱离那个家而已!呜呜...”

她的眼泪越流越多,哭声也渐渐大了起来。

“...现在全都没了,房子也没了,什么都没了...我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她抓着我的衣服,都快将衣服扣烂:“求求你...让我死了吧,我真的活不下去了...就当我求你了!”

我看着她那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叹了口气说:“你给我讲讲,房子什么的...怎么就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