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5章 不经意的落寞/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安水的县城里面,我待了半天的时间。

这半天,我是用来给林欢欢收拾东西,以及与过去告别的。

等从安水离开之后,她就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为了家庭卖命,整天风雨飘摇如浮萍般的少女。她会拥有一段新的人生。

“都弄好了?”我站在陈冲那家暴发户气质十足的会所门口,看着眼前的林欢欢,轻声问道。

“嗯...”林欢欢眉眼仍有些红肿,看来是刚哭过,在她身后门口处有几个穿着清凉的妹子,刚才林欢欢就是在和她们道别,估计都是她在这里的好友。

这几个妹子正在偷偷的打量我,目光中带着些许好奇和敬畏,她们时不时瞥向林欢欢的眼神里,基本上没有什么不舍,反而满是艳羡。

林欢欢穿着一身白色的亚麻裙子,无论是从剪裁还是料子来看都是地摊货那种,可被她前凸后翘的身材一衬,就多了几分高级感。

她背着一个灰扑扑的双肩包,手上拎着个磨损颇为严重的旅行袋,除此之外,就再没有任何行李了。

“就这些东西?”我顺手拎过她的旅行袋,林欢欢下意识的挣扎了下,却没有抓住:“你在安水工作有日子了吧,怎么东西这么少?”

林欢欢沉默了片刻,小声的说:“都被我扔掉了...”

“嗯。”我点了点头,露出温和的笑容,轻声说:“扔掉也好,留着还碍眼。”

说着话,我走到车旁,帮林欢欢拉开了车门:“上车吧。”

“唔,好。”林欢欢点了点头,背着那个跟她气质特别不衬的双肩包坐上了副驾驶,步子迈动间,裙摆轻扬,白皙的腿从裙摆间若隐若现。

我虚扶了她一把,看着我的动作,我注意到跟她告别的那几个妹子眼神里的艳羡更加浓郁了...

将车子发动,我顺手扭开了车载音响,一首舒缓的轻音乐响起,让气氛仿佛也轻松了很多。

“把包放下吧,还抱着干嘛?”我侧头看了林欢欢一眼,有些哭笑不得。

她正将双肩包牢牢的抱在怀里,好像那是什么了不得的宝贝似的。

“...哦。”

林欢欢应了一声,却并没有放下。

我看着前面的路,随意的说:“等到了莱西我带你安顿安顿,然后咱们去商场,给你添置点新东西。你不用担心,我会给你安排工作,你可以用自己的双手赚钱改变自己的生活。像你这么大的姑娘,正是这辈子最好的时候,对自己好一点,别太亏着自己个儿。”

“你看你这个包,跟我上学时候背的差不多。”我用调侃的口吻说:“现在还哪儿有姑娘背这个,你看你以前那些朋友,用的不是LV就是香奈儿,等到莱西了咱也换一个,把你这个换掉。”

林欢欢嘴唇蠕动了下,声音细弱的说:“我这个包...是以前上学的背的,我想留着做个纪念,用来提醒我...总有一天我要回去继续上学的。”

我沉默了下来,用余光看了她一眼。她双手揪着自己亚麻的裙摆,有点尴尬有点羞涩。

我突然有点后悔,刚才似乎不应该用这种事情来调侃她。说起来,还是我并没有太将她放在心上...我的心思大多都用在想莱西拆迁的事情,根本没有顾忌她的心事。

“对不起。”我轻声说:“是我没想到。”

林欢欢吓了一跳,她连连摆手,像是炸毛了小兔子似的。

“不是...没有...没有对不起...。我...”

看到语无伦次的她,我不禁勾了勾嘴角,展颜笑了起来。

“饿了吧,带你吃好东西去。”

……

离开安水之前,我还有个饭局。

约饭的对象,是刚从莱西回来不久的方少白。

我想交代他一些事情,毕竟我目前重心都会放在莱西,关于安水的发展事宜,都要靠他来经手。

我跟方少白约在一个特别不起眼的店面,这里是方少白发现的,听说老板是个狩猎爱好者,经常会去山上打猎,这里穷乡僻壤,森警大多睁只眼闭只眼,所以在这店里,总有新鲜的野味供应。

方少白比较好这口,我本来不喜欢吃野味,因为这种东西做不好的,总会有种腥膻的感觉,可来过两次后,我就对这东西改观了。

这家店的老板还真有两把刷子,也不知道是食材新鲜的原因还是别的什么,这店里的野味,不仅没有腥膻的骚味,还多了些原生态的异香。

这家店特别的简陋,是在老板住家的基础上改的,进门只有寥寥几张桌子,隔间也只有一个,被布帘子挡着,充满了掩耳盗铃的感觉。

至少我刚进门,就看到了布帘后面正百无聊赖的转着手里匕首的方少白。

我掀开帘子走进去,轻笑着说:“十二少好兴致啊,在这儿玩的这么欢,也不怕人家举报你私藏管制刀具,把你弄进去待几天。”

方少白看见我,脸上也露出了懒散的笑。

“有你安水叶哥在,我看谁敢举报我!”他手微微动了动,那刀芒瞬间没入他的袖口,匕首也消失不见。

“你这两天是威风了,我刚回安水就听说了,你从莱西不声不响的就把鼎爷给搬回来,把曹老狗差点吓成一条死狗!”

我慢慢的走进门,搬了把椅子,没理会方少白的调侃,对身后说:“进来吧,站在外面干嘛?”

林欢欢磨磨蹭蹭小心翼翼的走进来,抬着头不敢看方少白。

方少白目光闪了闪,看我的眼神多了些调侃。

我指着方少白对林欢欢说:“叫小白哥。”

“小白哥。”林欢欢声音软糯。

方少白点了点头,接着对我说:“行啊你,不愧是当年的校草,身边的人换的跟流水一样,我那儿可还养着一个呢,天天盼你盼的都快成望夫石了,也不见你去看看。”

林欢欢听了方少白这番话,顿时坐立难安。

“别瞎说了,人家姑娘跟我不是那个关系。”

我连忙撇清,可没想到,林欢欢怔了怔,又多了几分落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